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一路向南之二:千年等一回,企鹅凯文传奇 精选

已有 2100 次阅读 2018-2-5 01:1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南极, 企鹅

如果你问去南极的人,你最想见到的是谁?答案一定是:企鹅!

十分幸运的是我们从蓬塔飞去乔治王岛的航班只推迟了两个小时就出发了,降落在那个十字路铺就的简易机场的时候我们全体鼓掌,全副武装的我们难以掩饰兴奋的心情:南极,南极,梦中的“雪乡”我们终于来了!当我们排成一队走到海边准备上船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蹒跚可爱的南极生命:企鹅!

那一群黑白相间的企鹅在海边戏耍,像是专门在那里欢迎大家一样,张开翅膀向小孩子蹒跚学步一样向你走来,真的是好可爱!

可惜,我们不能亲近这个可爱的小生命,这是南极游客的的铁律:距离所有野生动物必须在五米以上!

之后我们在南极半岛的七天行程中,每天都会登陆到不同的岛屿,当然每天都会看到企鹅,记得第一次看到企鹅聚集地的时候,真的是好意外:远远望去那些山上的小黑点,原来都是企鹅,满山遍野的企鹅!正好是企鹅的孵蛋季节,到处可以看到企鹅在石头巢里孵化自己的下一代,那些刚刚孵化出来的小企鹅,灰灰的羽毛,等着妈妈喂食,企鹅爸爸和妈妈轮流到海里觅食回来给孩子们喂食(每个成年企鹅一天的捕食量在3公斤左右),当然必须有一个在巢里看着孩子,因为它们的天敌贼鸥就在附近徘徊,每个几分钟就会俯冲过来一次叼走小企鹅或者企鹅蛋!当然企鹅妈妈也会凶凶地轰走贼鸥,妈妈的天性暴露无遗!

和谐的大自然是南极的财富也是南极保护的骄傲,这一次在南极的行程中,仅仅是企鹅我们就看到了4种(南极一共有7种):金图企鹅,帽带企鹅,阿德利企鹅和Kevin!每一种企鹅都有很明显的特征和非常非常明确的种群习性:

金图企鹅像是带着白墨镜的小天使,它们性情温和、叫声不是很响,但是很整齐;

帽带企鹅像是带着帽子的帅气军官,威武神气,更有活力,明显比金图企鹅活跃和厉害;

阿德利企鹅是发现它的法国探险家以妻子的名字命名的,当然可以想象它长得很独特很漂亮,那一圈白白的眼圈,真的像是大熊猫一样可爱和珍惜;

不同种的企鹅聚集在不同的岛上,基本不跟其他种群混杂,这几种都是一夫一妻制的特点,据说越往南极圈走,那里的企鹅因为生活环境太严苛,也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而是会根据具体情况换伙伴以保持种群的生存。但是,不管怎样,不同企鹅种群之间是坚决不通婚的!Kevin就是这一现象的现实证据!

我们遇到Kevin是最后一次登陆的半月岛上,那天非常冷,下着雪,这个岩石上长着很漂亮的苔藓和石花(不要小看这些的微小的植物,这可是南极极其少见的为数很少的几种植物之一)的石头岛是帽带企鹅夏天的栖息地,高高低低的山上住着数千对企鹅家庭,企鹅爸爸妈妈每天跋山涉水去海里觅食,最远会走几公里的路,看着企鹅们顶着风雪排队在高低不平的“企鹅高速路”上跳上跳下,真的是让人感慨生命的奇迹。过了几个小山丘,绕行那个横躺着三只海豹的海滩,眼前峰回路转,我们看到探险队的元老Johnathon在山顶上向我们挥手,于是爬上去,老先生指着前方:你们看,前方那个岩石旁边就是我的Kevin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面朝大海的悬崖边上,一块黑黑的岩石旁,在数百只黑白相见的军官一般的帽带企鹅群里,一只头戴金黄色王冠的企鹅赫然独立!

Johnathon说:这就是整个半岛上唯一的一只马克洛尼企鹅!它的名字叫Kevin,我们发现它在这里已经6年了,每年夏天它都会回到这同一个地方做窝等待它的梦中情人出现,可是这里是帽带企鹅的聚集地,一直没有其他马克洛尼企鹅出现,而周围成千上万只的帽带企鹅是不会跟它交配的,就这样,Kevin每年就整整一个夏天孤独地站在这里面朝大海,没有同伴,也不跟其他企鹅交流,据科考队员说他们只听到一次Kevin的叫声,而且是其他企鹅都不叫的时候,孤独的kevin开始仰天长啸!

Kevin,一个脱离了种群的企鹅,6年了就这样孤独地坚守着,站在悬崖上演绎着千年等一回的悲壮和痴情。

为什么Kevin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据科考队员说:科学家们说它应该是在这里出生的,后来马克洛尼企鹅大部队迁徙到其他地方去了,而掉队的Kevin只记住了这里,所以它每年夏天都会回到这里!只是据说而已,没有证据,但是,Kevin孤独地在群鹅之中独立生存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不同种群的企鹅是不通婚的!

看到Kevin真的是感慨神奇的大自然,你到底赋予了它怎样的生命密码?让kevin每年回到这同一个地方?让Kevin区别它和它周围的同类?它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它和其他的企鹅出了长相其他都这样像,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找不到对象?我们的Kevin到底在等什么?是什么决定着不同种类企鹅之间绝对不互相通婚交配(不仅仅是kevin)?……神奇的大自然、神秘的生命密码,我们的理解太有限,需要探索的太多太多。

我们离开小岛回到船上,听科考队员说,他们最后看到了另外一直马克洛尼企鹅刚刚登岛,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是公是母(企鹅凭外形是看不出公母的),算是一个安慰吧,孤独的Kevin,终于有了伙伴,期待下一次来南极,看到半月岛上多几只马克洛尼企鹅,让Kevin神奇的生命得以延续。

致敬Kevin,致敬南极冰天雪地里顽强的生命,致敬神奇的大自然。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097968.html

上一篇:一路向南之一:奇迹的起点--智利蓬塔
下一篇:一路向南之三:探险的基因—Jonathan的家族传奇

10 黄永义 王从彦 强涛 张海权 李学宽 吕洪波 高建国 黄仁勇 刘钢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07: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