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Haif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Haifei

博文

说说足球与科研 精选

已有 7180 次阅读 2018-7-5 12:37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说说足球与科研

鲍海飞 2018-7-5

 又逢四年一届的2018年俄罗斯足球世界杯来临了,且正在酣战之中,让无数球迷大饱眼福的盛宴,这甚至比每年一次的诺奖都更加吸引人。足球,这更是一件大众瞩目的事情。今年在俄罗斯举办的这次世界杯,无疑更加引人注目。足球,四年一度的大考,考察的是球队的集体和个人,考验的是球员和教练,考验的是球员的耐心和毅力,考验的是球员的拼搏和球队的后劲,乃至作风。你死我活激烈争夺的赛场,让人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勇敢的斗士,一个又一个球队的风格,还有一场又一场让人吃惊的赛事和比赛结局。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比如,昔日的一直被人们看好的德国战车却早早的出局了。话说回来,足球与科研在许多方面还是有很多相似性的。不妨说一说。

 足球有‘三进’。

 第一便是进球。没有飞奔的抢夺,没有临门一脚的劲射,就不是足球。没有凌波微步的世界波,没有神来之笔飘逸的倒钩,没有精准的传递细致的配合,没有飘忽不定轨迹的香蕉球,这样的比赛是让人感到遗憾的;而一边倒的、实力悬殊的足球,也是让人觉得乏味的;假球、不作为的踢球则让人觉得无聊无趣,乃至厌倦。只有旗鼓相当,只有你来我往,这样的比赛才最精彩。法国43 胜阿根廷就是一场绝妙好球。足球本身就是一场竞技,就是一场勇敢者的战争,进球取胜是唯一目的,胜利是追求的结果。因此,进球的意义不言而喻。

 第二是进攻。这似乎是一句废话,但一点都不废。不进攻哪里会有进球,这个道理太简单了。但是我们会进攻吗?因此,作为教练就要研究战局,就要分析每一个对手的特点,就要布局谋篇,就要研究阵型,就要研究球员的打法和技术,做到知彼知己,胸有成竹。作为队员,就要训练,每天都要强化训练,就要把自己锻炼成金刚铁骨,带球传球,临门一脚,技术精纯。心中时刻想着足球,如何传递、如何奔跑、如何配合,如何进攻,如何射门。野蛮对抗绝不是高明之举,还需要的是娴熟的技术,奔跑速度,精准传递,把握绝妙时机,抢夺优势位置,创造机遇,要能够像下围棋象棋一样,抢夺先手,欲叛球的走势,球员之间更要心有灵犀。足球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讲究的是集体的配合。但个人的攻防能力和魅力决不容忽视,见血封喉进球的球员就是千里马。足球毕竟是十一个人的团队,前锋有前锋的作用,后卫有后卫的技巧,应有所侧重,但不应偏废。没有助攻的一脚,哪里有前锋的一进!如何刚柔相济,如何你攻我守,此进彼退,错落有序,应下足功夫研究。进攻能够鼓舞队员的士气,进球能够激发民族的热情。墨西哥击败德国的那场比赛,快速防守反击,真是让人印象太深刻了。或者是突然间排山倒海的回击,或者是奇袭,进球的一刻,让人目瞪口呆又回味无穷。

 第三是进取心。要进球,就要进攻,要进攻,就要有一颗十足的进取心、好胜心。不只是好战好斗,不只是拼体力耐力,更要拼进取心。在拼体力的同时,足球更拼的是能否把握机遇、创造机遇的智慧。面对强手,要想办法,不能胆怯,要大胆突破。‘越战越败,越败越战。’这没有关系,关键是我们要研究,要知耻而后勇。我们吃了很多亏,贵在要汲取经验教训。没有进取心,没有一刻渴望进球胜利的心,就无法去踢球,就无法和人一比高下,就无法站在世界体育赛场之林。
   

 足球就先说这些,再说科研。科学研究之路也有‘三’,这个‘三’就是要有‘三真’。

 第一是真理。许多人说,科研第一目标是要发表,于是便有了那句名言‘不发表,便死亡’(Publish, or Perish),这固然有道理。在世界科学这个大舞台上,竞争更是激烈,当然需要发表。但科学研究的真谛是探求自然世界的真理。因此,科学研究的第一要义是探求真理,发现问题,寻求答案,去追寻和创造。因此,也就有人十年磨一剑,甚至倾注于毕生心血去研究。追求真理,让一个人不去务虚,更不会让一个人只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执意,从而迷失自我。许多著名人士,更是深居简出,苦思冥想,思考自然中的本源问题,即使得到了结果,也不是急于发表。我们为什么会看到那么多经典著作流传于世,比如《物种起源》,比如《时间简史》,是因为每一部杰作的背后,都凝聚了著者一生潜心研究的结果。这是他们追求真理的结果。

 第二便是真干。毋庸置疑,追求真理是一个求真的过程。这是一个艰苦的探寻之路,需要反复求索,不仅会有肉体的苦难磨砺,更有心灵的波折煎熬,因此,需要真干。因为磨砺了,因为苦其心志了,所以就有了‘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则冲天;此鸟不鸣则已,一鸣则惊人。’的事例。文章发表是一种宣示,更是一种展示,然而更重要的是,文章的发表是人类对自然深入认识的结果,并为人类理解自然贡献了一个重要的篇章,包含了人类的感悟、见解、研究历程和方法,乃至应用等,发表是为了深刻地揭示自然的内在本质问题。文章发表更饱含了作者的探寻和心路历程。我们固然看到有一些人为了发表,为了名利,他们是如何巧取豪夺,甚至是编造数据等,或把他人的研究成果据为己有的。但科学研究从来都是需要真干实干,需要一个人安下心来静静地、默默地干。而不是为了单纯的发表而发表,成为‘寻章摘句老雕虫’。

 第三是真诚心。科学研究需要一个人发自内心的热爱和追求,否则他不会有什么真干实干的劲头,也就很难取得什么成果,更难有什么深刻的见解和认识,更不用提对科学共同体的实质贡献等。因而,一个发自内心的研究者,他不愿去作沽名钓誉的事情,他也‘不畏浮云遮望眼’。他会为真理而辩,为真理而牺牲。浮躁是科学研究的大敌,玩玩的心态也不值得提倡。只有真心实干了,用心深入了,才会有可能有所发现,否则,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无论是足球,还是科研,还有‘三观’值得品味。

 第一是胜负观,也就包含和提现了成就感。无论是队员还是研究人员,都希望能够进球或者有成果以及文章发表。胜利了、发表了就有了成就感,这很正常。‘不想进球的球员,决不是好球员’,同样‘不想研究和发表的研究人员,也决不是好研究员’。其实胜败本兵家常事,但没有审慎地考量、估计和分析形势局势,彼此的优劣和现状等,让许多人心中容不下失败。失败是丢脸面的事;胜者王侯,败者寇;一荣俱荣等思想要不得。因此,我们应该正视现实,正视差距,更要正视胜负。

第二,价值观。体育的本意是大众健体,科研是益智。没有好的身体,如何去工作和学习;没有好的大脑,又如何去研究和创造。无论从事科研还是竞技体育,都需要好的体力和脑力,以及一颗坚持持久有韧性的心,这样,才能有机会走向成功之路。因此,德智体是教育之本。对于胜负,我们还要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对于体育,我们还是要看其根本,大众的健康,大众的强身健体,才是立国之本。同样,大众的科研和教育的普及,也是我们的治国根本。民之强,则国强,民之心坚,则国坚。

第三,发展观。毕竟我们国家底子薄,一些地区发展不均衡等,造成了现在的一些局面,比如,许多运动难以普及,许多居民区没有场地,居民很难从事稍微复杂的体育运动和活动等,如何改变这种状况,需要下大力气和长久考虑。人才的培养又非一朝一夕和一时的热情就能做到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还需要在许多方面下功夫,从点滴做起,从小就需要锻炼、教育、发现和培养,培养我们的根基和底蕴。我们需要平心静气,需要磨练,需要修炼。‘面壁十年图破壁’就是这个道理。不是说要卧薪尝胆,而是要深入人心地做事,做具体的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也是说从长远的观念来看事物的发展。这才是我们的机会和希望。

 

 足球不是11个人在战斗,还有替补,还有全国人民在背后。

        足球与科研最大的不同是,一个是靠血肉之躯的搏杀,是人的直接对抗,一个是靠智慧大脑的思考,面对的是自然或物体。一个是有组织、有目标的集体活动,另一个往往是单枪匹马、单打独斗的行为。还有,一场球赛也就是上下场90分钟,表面上看是个短时间行为,似乎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其实,背后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训练,摸排滚带的结果,相比较,科研行为似乎是个漫长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个几十年如一日甚至是传帮带的继承和发扬的结果。此外,一个是明里面的事情,奔跑在开放和阳光下的操场上,一个是暗地里面的事情,需要平心静气的在实验室里工作。足球是一件摆在表面的事情,你练没练功,你在场上如何奔跑,如何踢球,如何配合,如何冲锋陷阵,如何进球,如何英勇,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科研却是与此相反,是一件暗地里下功夫的事情,不是你喊就有的,不是你说说就行的。无论二者如何,都需要真刀实枪的干、拼,才会赢,都需要强大的内心、干劲和斗志来支撑。

 世界杯足球赛,足球牵动着无数球迷,让我们看到足球的魅力。足球最大的魅力在于,在于它的对抗性,更在于它的未知性。双方人数相等,真正较量的时候,孰强孰弱?孰胜孰败?

 足球为什么吸引人?还是那句话或许最有道理:足球是圆的。这句话意味着,它的公平,它的透明。科研呢?是因为其中所隐藏的物理和数学规律。

         只要你拼搏了,只要你探寻了,谁败犹荣。还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905-1122379.html

上一篇:科技创新所面临的四个问题
下一篇:吾心何求---写作是一种冲动

23 周健 武夷山 朱晓刚 王从彦 李东风 强涛 覃伟 陈莹 陈波 吕振超 侯明明 李燕祥 吴廷增 丁克强 张士宏 钟炳 秦逸人 黄永义 宁利中 李颖业 徐令予 郭景涛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