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华山论剑 精选

已有 7219 次阅读 2010-5-10 05:12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企业, 高校, 世界一流大学, 竞争力

      最近关于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讨论依然如火如荼,我上次的博文“我们到底算几流”后面依然有网友追问为何不说明咱们的排名到底在哪里呢?只怕就像刘道玉先生说的那样,关于一流大学,没哪个国家比在我国谈论得更多,但又被人们理解得那么少的了。不仅仅是高等学府,我国的其他领域和地方政府也在近年突然加速,毅然决然地向世界一流挺进。小到县城、村镇一级的政府也都不惜化巨资提升影响力,兴建一系列民俗文化村、主题公园、豪华办公楼、“山寨”中国馆等等,你要是华夏最大,我就世界第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总而言之,人心浮躁,物欲横流只怕是我们当代社会响彻每个角落的一种旋律!

      记得04-05年前后上海启动过一项称为“科教兴市重大产业科技攻关”的战略。当时的思路是由市府拿出一笔钱重点扶持一批具有科技创新能力的企业和领先技术,以项目的形式对它们进行资助,每个项目资助力度在5000万元左右,支持对象是沪“籍”企业,科研院校可以与企业合作申报。这样的支持旨在对研究成熟的新产品进行市场化的“引导”,对已上市的产品给予助推,将其“逼”上一层楼,所以整个行动内部叫法为“引逼工程”,口号是“要走通科教兴市的华山天险一条路”。这件事情在轰轰烈烈运行了两年后不了了之,主要原因应该和上海市委的领导调整有关。我想在这里说一个当时的印象,第一年市府准备了20亿元用于“引逼工程”的经费,但当年实际投放下去的只有2亿出头,也就是说这么大的投资力度、全市范围的动员下,各个行业及郊县申报上来的有创新性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项目竟然寥寥无几。偌大一个挂满了 “创新”、“一流”标语的现代大都市,到“亮剑”的时候,一干企业竟然发现剑袋空空、囊中羞涩了!上海如此,全国其他省市曾经是什么样一个科技竞争力,我们就不必多评价了。

      科学网有几个名博曾善意地提醒过我们高校人才队伍的现状,有的说中国本来就没有多少真正有特色且高水平的实验室,当然更极端的说法是我们绝大多数(百分之九十九)的教授是不合格的。如果我们认为他们的说法没有根据,不妨在咱们的科教系统再搞一个小型工程,可以叫“亮剑工程”,让每个冲世界一流的高校跟目前国际上公认的任何一所一流高校在相同或相近的研究方向直接比较一下自己的教授和实验室的水平,现在网络发达,应该不会费太大功夫。假如我们每个大学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师资跟国际一流大学不相上下的话,那也就无可厚非了,这个“一流”争一下也无妨。如果我们学校跟人家水平相当的师资不足百分之几的话,那么我们的相关领导们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去鼓噪这些令人血脉贲张的近期目标,埋下头来为我们高校的长远发展做点实事?

      以前爱看武侠小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曾两次描写过“华山论剑”。第一次,黄药师(东邪)、欧阳锋(西毒)、段智兴(南帝)、洪七公(北丐)、王重阳(中神通)五人在华山顶上斗了七天七夜,最终王重阳击败四人获胜。第二次华山论剑,王重阳已逝,二十岁的郭靖接他岳父黄药师和师父洪七公三百招不败,两位长辈便默认郭靖天下第一。而一般读者不太注意的一个地方是《神雕侠侣》末尾又出现过一次“华山论剑”。黄药师、郭靖和杨过等三代高手重上华山,不期遇到几十个陌生人在华山顶上热烈地聚会,在讨论要按照“华山论剑”的规则比武推选“武功天下第一”。当时这几个“大师”级的人物都吓了一跳,以为江湖人才辈出,自己已经被历史的步伐抛在后面了。直到那些热情的与会者一亮剑,才被看出原来也就是一批不入流的江湖混混在瞎闹。很多年前我读到这一段时捧腹大笑,以为金庸先生在此笔锋一转,编个笑话在跌宕起伏的长篇小说收尾时增添一份幽默出来。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不能这么看了。这哪是幽默啊,前两段华山论剑是虚构的,而这一段才是最真实、最精彩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5898-322119.html

上一篇:来自中国的 King George III
下一篇:文化、经济和GDP的随想

35 邓旭坤 谭香 郭勇 张鹰 武夷山 王晓明 艾云灿 陈儒军 陈绥阳 石磊 朱金颖 梁建华 杨秀海 赵美娣 李宁 吉宗祥 任国鹏 杨正瓴 盖鑫磊 金小伟 苏红 吕乃基 苗元华 柳东阳 孔晓飞 魏玉保 侯成亚 张旭 鲍海飞 田仁飞 唐常杰 左正伟 叶剑 刘广明 jjpz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9: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