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博文

城里的月光

已有 2740 次阅读 2019-3-21 05: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同学会, 小学, 城里的月光, 城市, 农村

城里的月光
贾伟


      最近参加了一个小学同学的聚会。
      四十年没有见过面的小学同学相聚,内心很有些震撼。
      小时候我随父母下放到江苏盐城,在响水县黄圩(纪圩村)读了当地的小学和初中,在苏北农村度过了我的整个童年时光。
      饭桌上同学聊天,话题总让人忍俊不禁,因为彼此的记忆都定格在四十年前,也就是我们十一、二岁的时候。他们说我那个时候穿一件蓝色土布上衣,板寸头,头顶有个(发)旋,额头还有一个旋,很醒目。我笑着指指前额说旋还在的,头发长了盖住了。
      女同学们谈起班上那些调皮男生,都是清一色的流着鼻涕歪瓜裂枣的坏模样。我下意识地摸一摸鼻子,使劲儿回忆当年有没有拖着鼻涕干过啥坏事儿,要知道我老人家现在弟子众多,千万不能爆出一些有损于我光辉形象的糗事啊。
      跟城里孩子玩的不一样,我们虽然也踢毽子,滚铁环,但还要割草,插秧,在地里帮着忙些农活。席间我说起小时候玩一种叫打瓦片的游戏,有一次我手里的瓦片直接飞向一个(叫顾宝的)同学的脑袋,然后就看到鲜血从他额头往下流,那一刻我吓得魂飞魄散。同学们七手八脚把顾宝送到村里一个姓罗的医生家里,处理了伤口并包扎好了。农村人朴实,医生没收钱(当然我也莫得钱),同学也没告诉老师和家长,第二天顾宝头上顶着个纱布包照常上课。当年的小顾宝现在和我是同行,在响水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当我还在餐桌上念叨着那个善良的罗医生时,坐在我对面的同学刘洪芹打断了我的话说:别客气啊,贾伟,罗先生现在是我公公,我们一家人!
      同学接通了远在响水县黄圩村的小学班主任胡老师,让我跟她视频。
      接过电话时,我心里一阵颤栗。借口屋内声音太吵,独自跑到阳台上去,我怕跟老师讲话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
      电话那头,老师已年近八旬,但像个孩子般的开心的笑着。她说为了今天要跟我通话,她昨晚都没睡好。我跟着老师一起笑,我告诉她,昨晚也没睡好。
      老师说:你全家从江南来的,你上学时六岁都没满,小孩子啊。她又说,你们家后来回城里了,后来你的很多同学毕业后也从农村陆续去城里发展了,城里机会好啊!
      我一想,还真是的,同学中现在有不少生活在南京、无锡、苏州、还有上海的。现在时代不同了,乡村也发展起来了,城市和乡村来去自由了,但也仅仅是交通上的概念,我们早已经因为各自工作和生活圈子的不同而天各一方了。
      胡老师说:你们现在都住得那么远,有机会回来看看吧,我想念你们呀。
      我笑不出来了。同学中可能数我跑得更远一些,几十年都没回来过。
      我对老师说我一定会去看她的。
      当年的离别是无奈的,劳燕分飞终有时。一别几十年,也把那么多美好澄澈的少年往事都在记忆中留存下来,让我们永恒地回味……
      李商隐形容相见之难,用了两句很“家常”的话,直透人心 -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我想月光应该也是有分别的,乡村的月色暖融融的,像老师那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们儿时的脸庞;而城里的月光,是一种冷色调。在月光的映照下,我们从乡村走到城里,从苏州、无锡走到大上海,再从上海走到香港、东京、纽约…….
      走着走着,我们迷路了。我们不知道下一个城市在哪里?我们发觉,自己很难再回到儿时的地方了。
      有一首老歌,歌名就叫《城里的月光》,开头是这么唱的: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这是一首在静静的夜晚听了能够让你流下眼泪的歌。
      有人说,你开始参加同学聚会,说明你老了。这话没错,我们的确是在变老。
      不论来自农村还是城市,我们的人生轨迹都是在各座城市之间穿梭。不论最后定居在哪里,儿时的生活在我们生理(生物学上叫肠道宏基因组)以及我们的精神家园留下了无可磨灭的烙印。
      喜欢跟旧时的朋友相聚,是一种怀旧。我们怀念从前,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已回不到从前了。
      换一个角度来看,跟儿时的玩伴们坐在一起,就是在跟儿时的自己相逢。
      每一次谈话,就像在跟从前的生活相遇,跟从前的自己谈心。如果对方表现出来的童真和淳朴依然让你喜欢,那么,你还是从前的你。
      电话里,胡老师的一句话让我笑了。她说:现在交通方便了,你们同学可以经常在一起玩儿了。
      这个“玩”字是小学生的专用词汇啊。这么多年,我们居然还可以像从前那样“玩”到一起来。同学中有几个人一早从老家坐四个小时的车过来,就为了彼此见上一面,开心地在一起“玩”上半天。
      用哲学世界的话来表达: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寻找自己,都在寻找回家的路。能够穿越四十年,重新回到孩提时代,是一种幸福。而突然发现自己还能清晰地认出自己的童年,还没有迷路,还愿意跟儿时的玩伴一起“玩”,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惊喜!
      分别的时候,我看到有的同学泪眼婆娑。
      本来是不应该这样的,几十年没有联系,彼此陌生了。但这是跟儿时的玩伴、跟童年的自己相逢一场后的离别,自然就难舍难分了。
      所以,即便是泪流满面也正常,真情流露,无须遮掩。
      这一刻,应该有音乐响起,还是《城里的月光》: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温暖他(她)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
      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请守护它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5898-1168697.html

上一篇:华山论剑-2 朋友圈

35 丛远新 韩玉芬 黄仁勇 王晓明 鲍海飞 张丽娜 徐晓 季丹 吕秀齐 杨正瓴 刘利 董全 王春艳 李学宽 张忆文 戎可 王善勇 张艺琼 汤茂林 武夷山 李士成 徐耀 李东风 冯大诚 魏焱明 孙颉 田丰 欧阳瑶 袁建业 文端智 郭勇 邝宏达 吕泰省 陆泽橼 朱新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4 04: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