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吴建中:图书馆学教育的反思

已有 813 次阅读 2019-11-15 09:43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吴建中, 图书馆学教育, 图书馆事业

摘编自:吴建中.图书馆学教育的反思[J].大学图书情报学刊,2019,37(02):3-6.

    《大学图书情报学刊》2019年第2期刊发了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吴建中先生《图书馆学教育的反思》一文。针对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发展与图书馆学教育存在不同步现象,探讨分析了图书馆学与情报学、档案学之间的关系,图书馆学与技术发展的关系,图书馆学教育的反思等几个方面,进而给出若干建议,以期图书馆事业与图书馆学的发展可以相辅相成、互相促进。

    世纪之交,包括我国在内的全球图书馆事业经历了一段痛苦的转型期,如今事业发展的新业态正逐渐形成,新趋势正逐渐明朗,图书馆开始步入健康成长轨道。所谓新业态强调的是以书为主体转向以数字为主体,新趋势反映的是图书馆服务于社会、服务于读者的能量正在集聚并散发。一些好的图书馆经历了转型和超越,不仅能力提升、功能扩展,而且还将其他功能的机构和服务包含进来,成为新时代图书馆的领头羊。我国也不例外,一些发展势头好的图书馆已经在全球崭露头角,不少项目还获得国际赞誉。图书馆事业的发展需要理论和教育的支撑。在转型发展的进程中,图书馆迫切需要理论和教育界的指导,虽然图书馆学教育界出现了一些领军人物,对图书馆事业发展起到了引领和导向的作用。但相对而言图书馆学教育领域在整体上没有与图书馆事业繁荣发展同步,相反由于图书馆学与情报学的分化,造成图书馆学教育相对滞后的局面,这确实是我近年来一直担忧的问题。

    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与图书馆学教育不同步现象。图书馆学建立初期是以图书馆为对象的,其实践性大于学术性。图书馆学教育与图书馆事业发展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从总体来看,全球尤其是欧美各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得益于图书馆学理论和教育的支撑。从全球来看,图书馆与其他相关机构的关系不仅越来越紧密,而且出现了图书馆合并档案馆、图书馆在区域复合型文化中心中占主导等可喜现象。然而,国内图书馆学教育却出现了另一幅景象,图书馆学和情报学、档案学的关系逐渐疏远。本来图书馆学就比较传统和封闭,学科交叉和融合比起其他学科来说要少,由此出现了图书馆学“孤岛化”的现象: 与情报学和档案学的关系疏远,与图书馆一线的距离拉开。这与我国近年来图书馆事业的辉煌形成鲜明的对照。

    图书馆学与情报学、档案学之间的关系。图书馆学是主要围绕图书馆的一门学问,其信息利用、阅 读、通讯及信息载体的生产与普及以及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等的研究不断与各学科之间产生关联,尤其是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更为突出,为此两者结合形成了图书情报学(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图书馆学与情报学虽然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两者结合是国际趋势。欧美等国图书馆事业之所以能在转型中不断进步,其原因之一是职业资格制度的坚守,确保了图书馆与图情学院之间的密切联系。在我国,图书馆与图情学院的关系与以前相比确实疏远了,相当一部分图情学院毕业的人没有把图书馆看作是他们就业的第一选择,而实际就业状况也反映了这一点。不是说我国图情学院没有发展,而是说图情学院与图书馆发展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脱节状况,这是很值得注意的。

    图书馆学与技术发展的关系。常常听人说技术改变和颠覆了图书馆,我觉得说对了一半。可以说图书馆受技术的影响和推动在所有服务型职业中是比较突出的。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甚至要颠覆图书馆的存在,图书馆好几次差点被逼到濒临消亡的边缘。技术在改变图书馆,但没有颠覆图书馆,技术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不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关系,技术与图书馆可以良性互动。技术是一把双刃剑,不少图书馆之所以在经历转型后出现良性发展的局面,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技术的推动,这是好的一面,但由于对技术的顶礼膜拜,也造成图书馆应有职能的弱化,导致“图书馆消亡论”的抬头。如何看待和运用技术,是当今图书馆发展的一门重要课题。

    图书馆的生存价值取决于图书馆员的社会贡献,而图书馆员的社会贡献将通过丰富多样的个性化服务体现出来。就目前而言,不是要打破当前的学科分类体系,而是在重视图书馆学理论和教育的基础上如何考虑图书馆学和情报学之间的融合,改变图书馆学和情报学两张皮现象,让图情学理论和教育更好地为图书馆事业服务,为一线图书馆工作者提供指导和参考。

    图书馆学该回到自己应有的轨道了。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加强图书馆学教育工作者和图书馆工作者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图书馆界更有不少富有创新精神的图书馆管理者,他们为图书馆事业的转型和创新做了很大努力,创造了许多成功的经验和故事。两方面应相互沟通,切磋交流,图情学院可以通过组建校外导师团等方式吸引那些有经验的图书馆管理者演讲和交流,图书馆也可以为图情学院提供实验场地或共建实验室。第二,推进图情学的教材建设。国内已经有不少质量较高的图书馆学、情报学教材,这些教材编撰者应加强交流,共同推出对图书馆学和情报学有指导和参考意义的通用教材,如图书馆学概论或图情学概论。第三,开展图书馆学、情报学和档案学的前瞻性研究。我国有图情学科回顾的成功案例,如范并思教授曾多年在《图书馆杂志》上对上一年度的学科进展撰写评论报告,影响较大,反响较好。今后可以尝试由学协会或图情研究工作者共同对未来发展提出类似指南和建议的报告。建议下一届中图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可以考虑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从学科整体或专题的角度编制前瞻性报告,以指导和推动图书馆事业向纵深发展。

    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有赖于图书馆学的引领,图书馆学的发展有利于图书馆事业的创新。两者相辅相成,图书馆事业发展了,图书馆学才能更有作为; 图书馆学发展了,图书馆事业才能更有活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06245.html

上一篇:一句话的事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288期 20191115)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5 2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