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高校图书馆员该干什么?

已有 1455 次阅读 2019-3-6 09:47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高校图书馆, 图书馆员, 职业能力

    近期,图谋与数位高校图书馆员同行交流,颇为感慨。高校图书馆这些年图书馆员的工作重心在:阅读推广、科技查新、学科服务。馆藏建设严重弱化,因为纸本的采选、加工等不同程度外包,数字资源买商业化的数据库。当前不少图书馆员当工人用。平均下来,人均负责纸质馆藏数万册,倒库、整架这类活,多依靠图书馆员自身。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图书馆员的工作内容没有边界,有关方面认为体力活也是图书馆员该干的。从薪酬角度来说,一个图书馆员可能抵好几个工人,实际是并不合算的。美国同行告诉我:“馆藏建设方面,主要是图书馆员起主要作用,尽量满足大家都需要”“几乎从来不做体力活的,因为不是工作内容。房间也是专门学校的雇员打扫,不是外包的。”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淡淡的忧伤之后是疑惑:高校图书馆员该干什么?

    2017年中国高校图书馆所填报数据继续验证了前几年分析数据所得出的结论“高校图书馆的文献资源收藏总量与馆舍面积持续增长,但在编工作人员的馆均人数却持续下降,这表明各高校图书馆的事业编制总人数处在持续缩减状态,已有在编工作人员的任务逐年加重,图书馆需要聘用更多的编制外合同工或临时工,需要购置更多的智能化设施将图书馆员从日常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最典型的便是自助借还书机、自动导航系统、一站式搜索系统等。”(见:吴汉华,王波,朱强.2017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基本统计数据分析[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8,36(06):37-43.)

    图谋就上述结论进行数字化“拓展”,使其更直观。依据《2017年江苏省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简化与量化,江苏高校本科院校:在编馆员人均服务429名读者(其中教职员工读者45名,学生读者384名);人均馆舍建筑面积为635平方米;人均纸质文献馆藏总量2.98万册(注:52所本科院校馆纸质文献馆藏总量9,055万册)。“如果把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总量放在欧美大学图书馆排行榜中,其排名约在100位左右。按照教育部办学要求核算,中山大学图书馆离生均150册藏书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仍然要进一步加强馆藏建设。”(见:程焕文.浅谈高校图书馆发展趋势[J].图书馆论坛,2018,38(07):58-61.)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山大学图书馆纸质馆藏总量达685.14万册(件),其中古籍35万余册。依据中山大学基本数据(截至2018年9月30日),全日制学生为 52168人(“折合在校生数”为65175人,依照教育部关于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指标(试行)》的通知,达到651万册为“合格“)。中山大学情况“简化”为:在编馆员人均服务215名学生;人均馆舍建筑面积为453平方米;人均纸质文献馆藏总量2.82万册。

    关于高校图书馆工作人员“定编定岗”,真是“难得糊涂”。1987年版《规程》的第24条提到:“各校应在上级核定的编制人数内,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参照下述比例自行研究确定本校图书馆专业人员的编制:(一)以学生1000人、藏书5万册配备15名专业人员为基数;(二)在此基础上,每增加100名学生、50名研究生各增加1名专业人员;每增加5万册藏书增加1名专业人员;年平均进书量1万册配备3名专业人员。图书馆内的党政干部、研究和应用现代化技术手段(计算机、缩微、复制等)的技术人员、从事设备维修或装订等的技术工人、公勤人员,应根据实际需要另列编制。”而2002年修订版《规程》的第28 条指出:“高等学校应根据读者人数、资源数量、服务项目与时间、设备设施维护的要求、馆舍分布等因素,配备相应的图书馆工作人员。”教育部2016年1月4日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第11条:“ 高等学校应根据发展目标、师生规模和图书馆的工作任务,确定图书馆工作人员编制。图书馆馆员包括专业馆员和辅助馆员,专业馆员的数量应不低于馆员总数50%。专业馆员一般应具有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层次学历或高级专业技术职务,并经过图书馆学专业教育或系统培训。辅助馆员一般应具有专科及以上层次学历,具体聘用条件根据工作岗位的要求和学校的人事管理制度确定。”图谋由此得到的印象是:大约30年光景,早期有参考标准提供指导,随后模糊了,当前有点迷糊了(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状况是堪忧的,当前的人力资源状况已不足以胜任图书馆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之需,亟需引起高校图书馆及其利益相关者的重视并采取措施,以便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图书馆人力资源是图书馆开展服务、正常运转的基本条件,也是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再好的馆舍、再多的经费,再丰富的馆藏,都需要有人落实,有人执行,有人为广大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虽然技术正在改变用户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但用户的本质是人性化,用户更喜欢与人打交道。

    当前繁荣的图情学术研究,大多是“弃暗投明”(指远离图情学科本身)或者“隔靴搔痒”(指空洞的出谋划策)。偶尔有点有用的,也很快被稀释掉了,或者根本就无人关心无人问。高校图书馆员该干什么?这属于“元问题”,或许值得进一步关注与思考。


延伸阅读:

1 王启云.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状况及其思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62644.html

2 邱葵:美国高校图书馆的人力资源管理.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22339.html

 摘编自:邱葵. 从美国学术图书馆协会年度工资调查统计看美国高校图书馆的人力资源管理[J]. 图书馆论坛,2018 (7):134-143.

3 当前图书馆人力资源存在的问题及其应对措施.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060048.html

摘编自:李松妹.现代图书馆管理概论[M].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6:230-23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65975.html

上一篇:民国时期的女图书馆员
下一篇:美国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招聘需求对人才培养的启示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5 14: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