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从三类人物看科学和文学的联姻 精选

已有 5103 次阅读 2007-6-23 06:41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从三类人物看科学和文学的联姻
武夷山

(发表于《科普研究》2002年第5期)





我不知道“科学文学”的定义是什么,但我知道,科学家来撰写科学含量较高的文艺作品,优秀作家来描写科学家,都是很好的事。前者的典型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化学教授卡尔.德杰拉西(CARL DJERASSI),后者的典型是中国作家徐迟。我还知道,科学家用通俗优美的文笔来写作,无论写出的东西算不算文艺作品,但只要写得好,吸引读者,就功德无量。这方面的典型可以举美国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

第一类联姻方式:科学家写文艺作品

德杰拉西是优秀的科学家,生于1923年。他1951年合成了世界上第一种类固醇口服避孕药,为此而于1973年获得国家科学奖章,1991年获得国家技术奖章,1999年获得奥地利艺术与科学一级十字勋章,他获得的其他各种奖项不计其数。

近年来,他的研究重点不再是实验研究,而集中于两个主题:一是人类生育控制领域的政策研究。二是通过一类特殊的小说来考察科学家的文化与行为。这类小说的性质是“虚构作品中的科学”(SCIENCE-IN-FICTION),而不是科学幻想(SCIENCE FICTION)。他已发表的几本小说是:康托尔的难题(CANTOR’S DILEMMA),布尔巴基弃卒法(THE BOURBAKI GAMBIT),逝去的马克思(MARX,DECEASED),迈纳肯的种子(MENACHEM’S SEED),一氧化氮(NO)。通过这些作品,他探讨了一系列问题,例如,科研领域的师徒关系,科研领域固有的“共同掌权”现象和伴生的竞争关系,科研人员对诚信的需要以及偶尔违背诚信原则的情形,在男性居支配地位的学科中女性的角色,科学家对诺贝尔奖的狂热追求,等等。他的目的,是让广大公众透过小说来了解科学家的“部落文化”,这对于公众是完全陌生的。同时,这些小说也帮助初出道的科研人员把握科学文化的微妙之处,因为在理科正规课程中是很少讲授科学文化的。他还开了一门课程,叫“通过虚构作品中的科学开展伦理对话”。[1]

90年代后期,他又开始写剧本,其性质属于“戏剧中的科学”。他写的第一个剧本是“清净受胎”(AN IMMACULATE MISCONCEPTION),讨论细胞质内精子注射法(ICSI)的伦理影响。这种方法是直接向卵子注射一个精子,而不是像一般的受孕过程那样亿万个精子包围一个卵子。1992年以来,世界上已有1万例ICSI法产生的婴儿。[2] 他还与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ROALD HOFFMAN合写了另一个剧本,《氧气》,2001年4月在美国圣迭戈举行的美国化学学会的一次会议上,演出了这个剧目,很受好评。他本人坦言,想利用戏剧的形式将科学内容“走私偷运”进普通公众的视野。他希望观众离开剧场时不仅获得了娱乐,还获得了知识。[3]

第二类联姻方式:作家写科学家

徐迟的《歌德巴赫猜想》和黄钢的《亚洲大陆的新崛起》是中国报告文学史上两篇有影响的作品,在中国的科学文学(不管怎么定义)史上肯定也是可以大书一笔的。要想鼓励更多的中国作家去与科学家交朋友,去写科学家,就应该好好研究这二位作家的选题和写作历程,其中的甘苦,值得记取的教训,等等。

英国著名戏剧家MICHAEL FRAYN生于1933年,从小就表现出了音乐和诗歌才能。他的第一部戏很不成功,甚至有不满的观众在街上对他吐吐沫。他不屈不挠地继续写下去,后来的剧本连连获奖。1998年他写了《哥本哈根》,描写了量子力学两大先驱人物海森堡与玻尔在1941年的会见。该剧获1998年“晚场标准奖”中的最佳话剧奖。[4]

第三类联姻方式:第三种文化

JOHN BROCKMAN于1991年提出了“第三种文化”的概念。他希望用第三种文化来弥合文学圈知识分子和科学家之间的鸿沟。他认为,第三种文化的思想家的特点是,力图避开中介者,而要努力直接将自己的最深刻的思想以易懂的方式传达给具有一定知识水准的读者。弗里曼.戴森就属于有代表性的第三种文化思想家之列。[5] 属于该阵营的其他思想家还有:保罗.戴维斯, 理查德.道金斯, DANIEL C. DENNETT(美国塔夫茨大学艺术与科学杰出教授、哲学教授、认知研究中心主任,著有《达尔文的危险想法》等书), NILES ELDREDGE(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脊椎部主任,著有《平衡中的生命:人类和生物多样性危机》等书), J. DOYNE FARMER(美国圣菲研究所教授), 马雷.盖尔曼, 布里恩.古德温(英国舒马赫学院理论生物学教授), 斯蒂芬.杰.古尔德, ALAN GUTH(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教授), W. DANIEL HILLS(美国应用思维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技术官), 尼古拉斯.汉弗雷(英国伦敦经济学院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哲学研究中心教授, 著有《如何解决心身问题》等多部著作), STEVE JONES(美国伊利诺大学传播系主任, 著有《虚拟文化》等多部书), 斯图亚特. 考夫曼(圣菲研究所教授,著有《在宇宙中安身立命:寻找自组织和复杂性的规律》等多部书), CHRISTOPHER LANGTON(《人工生命》杂志主编), 林恩.马古利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有《何为性?》等多部著作),马文.明斯基, 罗杰.彭罗斯, STEVEN PINKER(麻省理工学院大脑与神经科学系教授,著有《语言本能》等书), MARTIN REES(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著有《我们的宇宙居所》等多部书), ROGER SCHANK(美国西北大学学习性科学研究所所长,有《动态记忆:关于计算机和人的学习的理论》等多部书), LEE SMOLIN(哈佛大学物理教授,著有《宇宙之生命》等书), FRANSISCO VARELA(出生于智利,在法国国家科研中心任研究主任,2001年去世,著有《生命之身:为什么头部不是思维的居所》等多部书), GEORGE C. WILLIAMS(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著有《自然选择:范畴、层次与挑战》等多部书)。

弗里曼.戴森的几乎每一本书都好看,且不说他思考的深度,单是他的典雅文字就充满了魅力。他的《宇宙波澜》、《全方位的无限》、《太阳、基因组与互联网》、《想象中的世界》已有中文译本。此外,他还写了《从爱罗斯到盖娅》、《生命起源》、《武器与希望》,等等。[6] 他和许多博学的作家一样,有在书的每章最前面引用一段与本章主题有关的名人名言的本事。如果没有“读书破万卷“的功力,就做不到“引用如有神”,想掉书袋也掉不成。

想象力是他的著作的一个突出特点。当他有一次接收记者采访时谈到了科幻作品,他评论说BOB FORWARD属于老派的硬科幻作者,写得不错,但想象力不够。他比较喜欢的科幻作者是CHARLES SHEFFIELD和PAUL PREUSS。



综观以上三类人的知识背景和职业经历,可以看出,科学与文学联姻的主要责任落在科学家身上。通过良好的教育,使未来的科学家具有深厚的文学根底是相对容易的事情,而期望文学家对科学问题有准确深刻的理解要困难得多,当然并不是不可能。因此,我们要从教育改革抓起,培养未来的科学文学一肩挑人才。



参考文献

[1] http:// www.stanford.edu/dept/chemistry/faculty/djerassi/

[2] Carl Djerassi, Sex in an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Science, July2, 1999

[3] Phillip Ball, Dramatizing Science, Nature, May 3, 2001 issue

[4] http://www.imagi-nation.com/moonstruck/clsc74.html

[5] http://www.edge.org/3rd_culture/index.html

[6] http://www.a-ten.com/alz/dyson.htm 这是德杰拉西的照片Carl Djerassi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3642.html

上一篇:知识的极限
下一篇:打油诗:谈核心期刊和期刊网络化

1 肖重发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2 0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