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六)

已有 2354 次阅读 2019-6-9 06:31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六)

武夷山

 

出处:https://is.muni.cz/el/1431/podzim2014/ZX120/Research_Ethics_Timeline-1.pdf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六)

 (1932年至2012年)  

编制者David B. Resnik,法学博士、哲学博士

      Resnik先生先后获得哲学专业的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1990),又获得法学博士学位(2003)。19852004年,他在多所大学任教,担任医学人文学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生命伦理学中心副主任等职务。2004年至今,以生命伦理学家身份在国立卫生研究生院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工作,并担任北卡州立大学哲学和宗教兼职教授。他已发表了250篇论文和9部著作,这些论著主要涉及哲学和生命伦理学主题。他是Accountability in Research(科研问责)杂志的副主编,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伦理审查委员会主席,是拥有专业资格证书的伦理审查专业人员。2017年他获得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称号。

 

2002,贝尔实验室确定,工作于凝聚态物理和纳米技术领域的后起之秀Jan Hendrick Schön有科研不端行为,他在很短的时段内在著名期刊上发表了几十篇论文。迄今为止,有他署名的28篇论文已被撤稿。

 

2002,总统生命伦理委员会建议,美国禁止生殖性克隆并暂停研究性克隆。  

 

2002,历史学者Stephen Ambrose被指控抄袭。

 

2002,由独立调查者组成的专家组发现,贝尔实验室的物理学家Jan Hendrick Schön 在发表于Science、Nature和《物理评论通讯》的17篇论文中伪造或篡改了数据。

 

2002,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报告Integrity in Scientific Research(科研中的诚信),建议大学安排关于“负责任地开展科研”的教育计划,制定处理科研伦理问题的政策与程序。

 

2002,朝鲜承认自己有秘密核武器计划,并警告说它还拥有其他“更强大的”武器。

 

2002,科学家在著名期刊上发表了几篇对于生物恐怖主义者有启发意义的论文。发表于《病毒学杂志》的一篇文章描述了一种生产鼠痘病毒的基因工程方法,这样产生的病毒比自然界产生的毒株更致命。发表于Science的一篇文章说明了如何通过邮购来的材料制造脊髓灰质炎病毒。2003年,美国微生物学会、国家科学院和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三家单位一起开会,讨论如何对具有安全风险的生物学研究成果进行审查。有关期刊同意,就是否发表某些研究成果进行自我把关。

 

2003,美国入侵伊拉克,宣称其目的是消除伊拉克的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和核武器计划。到目前为止,美国发现了伊拉克实施此类武器计划的迹象,但并未发现任何此类武器。

 

2004,美国环境保护局(EPA)暂停了其CHEERS(综合卫生经济评价报告标准)研究,因为一些游说组织和国会议员批评说,该研究故意让孩子接触杀虫剂。国会通过了一项强制规定,欲加强对儿童、孕妇或哺乳期妇女的保护,于是EPA修改了涉及人类受试者的研究的相关管理制度。

 

2004,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其他机构采纳了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给出的不端行为定义。

 

2004,Ronald Reagan,Jr.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支持联邦政府资助胚胎干细胞研究。干细胞研究(和治疗性克隆) 成为2004年总统选举中的热门话题。

 

2005,为应对国会的批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修改了其内部研究的利益冲突规定。新规定要求,NIH的研究人员不可持有药物公司或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不可对这些公司(以及其他相关实体)开展有偿咨询。

 

2005,首尔大学的研究人员黄禹锡承认在发表于Science的两篇论文中伪造了数据。在文章中,他宣称通过体细胞核移植获得了人胚胎干细胞。

 

2005,美国佛蒙特大学的研究人员Eric Poehlman承认,在15项基金申请书和17篇论文中伪造和篡改了数据。

 

2009,有人入侵了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所的电子邮件服务器,并将该校气候变化研究人员与世界各地研究人员之间的几千封电子邮件公布在网上。这些邮件表明,气候变化研究人员拒绝与气候变化的怀疑者们分享数据与计算机程序代码,气候变化怀疑者们称此事为“气候门”。

 

相关阅读

科研伦理大事年表(五),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83322.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83878.html

上一篇:中学母校一位班主任的高考前赠言
下一篇:接待外宾需要“预习”----日记摘抄848(时在初一暑假)

6 杨正瓴 郑永军 黄永义 高峡 程少堂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