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推荐《失败的逻辑----事物因何出错,世间有无妙策》

已有 1363 次阅读 2019-2-25 10:50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推荐《失败的逻辑----事物因何出错,世间有无妙策》

武夷山

 

    刚刚浏览完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18年7月出版的《失败的逻辑----事物因何出错,世间有无妙策》(中译本初版于2010年,2018年版是《哲人石丛书》珍藏版中的一部,共8部),觉得这本书不错,对于软科学研究人员尤其有帮助。没有时间写书评,从豆瓣网上转载“行者无畏”的以下文章供大家参考。

 

行者无畏  

失败必定有原因——《失败的逻辑》读书笔记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01737/


科学家写的书,严谨有趣。作者Dorner是马普研究所人类认知学主任,著述颇丰。第七章,《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是整本书的总结和精华,对解决方案的总体探讨。

本章的开始,用很长的篇幅描述人类思维的特征,失败的第一个原因是:人类思维过程缓慢,特别是对于未知现实所需要的思维活动太慢,不能同时处理许多不同信息。于是,有限的资源下,“节约”时间和精力,成为思维过程中许多失败的基础。这和芒格研究的人类思维善于“走捷径”异曲同工。节省脑力资源大多数时候对我们是优势,但这种思维定势特征,有时候会成为错误来源而浑然不知。“不考虑副作用和长期影响的规划,比事先分析那些可能性,也要经济的多”。“总之,在我们处理复杂系统时,节省的倾向似乎起着主要作用,促使我们省略思维过程的某些步骤或尽量将其简化”。或许是德国人特有的严谨在被国人翻译的时候给“捣糨糊”了,这部分原本最重要的章节读起来很别扭,我怀疑或许译者忽略了一些关键词、转折词,要么就是见树木不见森林。大段大段的文字,没怎么弄明白层次结构到底要说明什么。

第二个原因,来自认知过程领域之外。也就是心理学上的“可控制感”,自我保护的成就感。“如果我们提出一个简化假设而且认为一切都依赖于一个中心变量,那么不仅把事情都变得容易了,而且还得到了一种安慰,感到事情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没有这种简化,我们可能发现自己飘浮在一个由数据和很不容易分析的相互关系构成的海洋之上,而浮在海上不是一种愉快的感觉。形成简单假设并限制搜寻信息,可以缩短思维过程并允许我们有一种能力感”。是否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控制。另一方面,无限的从事制定计划、收集信息和构造过程的倾向,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与现实的脱离使我们没有机会知道是措施不起作用还是完全错了。

第三个原因,人类记忆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容量,但是它的“流入容量”较小。吸收新材料的速度慢。接收信息的衰落现象,其原因在于“通过屏蔽多余信息对我们的干扰,它可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抽象方案。但它确实有自己的缺陷。人类面对时间结构系统所碰到的困难是一个重要例子”。所谓时间结构系统,作者在前面的几章分别用图表详细举例,很有意思。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指数变化,很多人没法直观理解随着时间推进微小变化会最终及其陡峭。另一个例子,关于恒温箱调节实验的。简单的说,如果要干预一个刻度不准的恒温箱,使之实际温度恒定达到某个预期温度,结果很可能会让温度变化幅度更大,记录的实际温度变化轨迹和调节方案也错的离谱。呵呵,听起来是不很像股市?有预期,有实际情况,有对实际情况的认知。不是基本面决定股价(实际温度),而是我们对基本面的预期(预期温度)及其认知与现实之间的偏差(认知)决定股价变化(实际温度)。这是Soros的核心思想。言归正传,波动性增大的原因,作者认为是“不能考虑较早发生的每一件事,只是因为那种信息已不再存在于他们的记忆之中了。”

第四种原因:我们不考虑不存在的问题,我们是当前的俘虏。

原因分析完了,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有效率的对待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找到恰当的策略”——即,在恰当的时候应用恰当的规则。作者同意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

训练对解决复杂问题有用吗?未必,言语智能和运用智能之间的差距,也就是“谈论某些事物的能力,不一定反应现实中处理事物的能力”。指导不能替代经验,是不是也很像股市和股市参与者?

作者最后总结,需要某种平衡:

必须把目标讲清楚,都知道应该如此,却很少能够做到。

不能一次实现所有目标,不同的目标可能彼此相互矛盾,要采取折中方案。

必须设定工作的优先级,但有时候需要改变优先顺序。

当对待一个已知结构时,应该形成系统的模型,必须预测副作用和长远影响。

收集信息不过分详细,也不草草了事。学到何时继续收集信息而何时停止。

是不很难?我觉得是,但有价值继续讨论。

“重要的不是发展异乎寻常的精神能力,不是充分使用被忽略的右半脑,不是解放某些神秘的创造性潜能,也不是动员潜在的90%智力。实际上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这就是开发我们的判断力。”系统思维是一大堆能力,其核心是在给定环境条件下,运用我们正常的思维过程,运用我们的判断力的能力。环境永远是不相同的!一会儿A是决定性的,一会儿B是决定性的。但我们可以学会处理给我们提出不同要求的不同情况。我们也可以传授这种技能:将人们置于一种情况,然后又置于另一种情况,与他们讨论他们的行为,更为重要的是讨论他们的错误。现实世界不给我们提供这样做的任何机会。

或许你和我一样想到了这个:游戏!是的,这个认知学领域的科学家最后总结,角色扮演一直是训练我们处理实际问题能力的一种重要途径。我们应该以集中的方法使用这种方法。我们现在有了这方面比过去好得多的方法,应该利用它们的优越性。

“做游戏要一本正经吗?以为做游戏就是做游戏,一本正经就是一本正经,说明他对两者都没有开窍。”

为游戏正名!不知道自己有无机会从游戏中训练某些技能:诸如面对复杂性、不确定性,如何作出决策,下注多少。据说日本人把围棋和麻将列为小学生必备科目,围棋培养其细致和坚韧,麻将训练其果断决策。如此说来,巴菲特是桥牌大师,绝非偶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64086.html

上一篇:日记摘抄811(时在初一)
下一篇:美国科学院出版社新报告:面向6-12年级的科学与工程教育

5 刘炜 杨正瓴 宁利中 张忆文 陈楷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6 1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