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漫画与科学传播 精选

已有 4406 次阅读 2019-1-12 06:52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漫画与科学传播


(发表于《科技日报》2019年1月11日)

漫画《神经突触森林》

科学史话


武夷山


    漫画在美国的早期遭遇很惨,美国参议院少年犯罪分委员会曾多次召开听证会,讨论漫画对青少年的毒害作用。在政府压力下,美国漫画杂志协会1954年成立了漫画审议局,加强对漫画内容的自我管制。那时,只有个别有识之士认识到了漫画这种媒介的教育潜力。例如,匹兹堡大学教育学教授W. W. D. Sones曾在《教育社会学杂志》1944年第4期发表题为“漫画与教学法”的论文,提倡将漫画引入课堂。但这样的声音并不是主流,多数成年人如果不对漫画嗤之以鼻而持容忍态度就算不错的了。

    甚至那时漫画中如果出现科学家的形象,不是超级恶棍,就是疯狂助手。只有通用电气公司出版的“电气探险”漫画系列等少数作品中的科学家形象是正面的。漫画的繁荣,迄今也不过20年左右。尤以科技人员转行的漫画家所创作的漫画书为盛,如原为程序员的Randall Monroe创作的xkcd,拥有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的华裔漫画家Jorge Cham创作的《博士漫画》,博物学家Rosemary Mosco的《小鸟与月亮》等等,这些漫画作品不仅吸引住了原本对科学不感兴趣的读者,也使科技人员们逐渐熟悉了漫画这种形式。

    慢慢地,漫画的地位就非同寻常了。欧洲研究理事会曾拿出经费支持一系列的线上漫画,著名科学杂志《科学》和《自然》在2015年都试验性地发表了科学漫画作品,甚至一些严肃的学术出版社也开始出版科学题材的漫画书。

    为什么漫画能成为科学传播的有力工具呢?

    首先,视觉化的作用。插图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漫画不仅是些图画,也不仅是文字加图画。漫画首先是一种“顺序艺术”,漫画框格的形状、尺寸及其相互关系所能传递的信息量不亚于文本。因此,有些漫画学者认为,漫画的布局同图画、文字的质量同等重要。简言之,漫画的真实威力不在于阐明,而在于赋予我们的思想以结构,将信息分解为可理解消化的小框格,然后再将其组装成大的图景。

    其次,叙事的作用。叙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传播手段。也许我们永远搞不清,叙事是如何突现的,但叙事能攫取我们的注意力则是毫无疑义的。所有学科的多数学者有一点共识:叙事需要人物或拟人角色。因此,新闻记者喜欢报道与人们接触较多的领域,如医学、心理学、生物学,而惧怕写那些较抽象、较遥远的主题,如基本粒子、海洋酸化等。为解决这个问题,漫画的拿手好戏是引入虚构人物或虚构角色,例如,从外星人科学家的视角来看地球生命的演化,以鱼的口气讲述珊瑚礁的故事。

    第三,隐喻的作用。漫画善于采用隐喻。当然,隐喻不是漫画所独有的,语言叙述中隐喻多得是,科学新闻也不乏隐喻。漫画隐喻的独特之处在于:漫画语言是以视觉隐喻为基础的。漫画发展出了一整套的符号语汇,比如用一个气球里的文字来反映某人的心理活动,用几滴汗表示某人紧张,用星星表示某人的疼痛,等等。免疫细胞可表现为与病菌作战的警察,大脑可表现为由神经元组成的大森林,诸如此类的隐喻可使外行受众更容易把握抽象的科学概念。另外,研究表明,隐喻不仅影响到人们的理解,还影响人们的态度,甚至影响到行为。例如,南加州大学心理学系教授Norbert Schwartz及其同事在发表于2015年的一项成果中告诉大家,“与癌症作战”的隐喻对于激发癌症患者的斗志也许有用,但并不利于动员健康人采取预防措施。

    漫画书读起来轻松,创作优秀的漫画书可不容易,需要投入的时间和技能不亚于拍摄一部高质量纪录片。因此,我们也需要培养新一代的科学漫画家,既要理解科学内容,又要善于将科学内容转化为独特的视觉语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56597.html

上一篇:[转载]江苏省产研院:闯出一条科技到产业的新路
下一篇:能控制住看电影的欲望----日记摘抄795(时在初一)

22 范振英 文克玲 赵克勤 郑永军 杨正瓴 许培扬 冯大诚 张晓良 曾玉亮 刘钢 杨金波 晏成和 刘立 黄永义 黄秀清 周健 黄永义 强涛 程少堂 蒋迅 李学宽 汪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1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