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xintie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xintie1

博文

[转载]宋文淼教授谈他的仰慕转化为信仰。

已有 1851 次阅读 2015-1-2 10:3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信仰| 信仰

新年好!

现在这里是2015年的新年的第六个小时。在过去的一年里,你给我写了很多信。特别是有一封信中,你所表达的在德国作访问学者时,对于那里的信教的教友们的仰慕之情,更是令我感动。其实我更本质的也只是一个信仰的仰慕者,只是由仰慕而渐渐地转向追求。


我所追求的“信仰”,实际上我也说不大清楚:因为那里不仅有西方的《圣经》,还有我们祖先的《易经》,也应该还有全世界一切国家的“神的话语”中没有被“人间的伟人”所篡改过的共同的内涵。我们祖先的《易经》是用象形文字所写的,写的时候和当时的文字和现在的文字是不同的,像是一幅一幅的图画。就像你在德国时可以在科隆教堂所见到的,整个“圣经”都画成了彩色玻璃上的许许多多的“图画”。谁能够不看文字把那么多的图画从新变成“文字”的书呢?实际上那些图画,也变不成原来的“经文”。对于德国人来说,并没有德国人的原来的“经文”。谁也不能告诉你,原来的“经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以色列人的旧约也是用不同文字写出来的,据说只有最前的“五经”是用古希伯莱文字写的。我也不知道古希伯莱文和今天的在美国的以色列会堂中所教的“希伯莱”文有多少差别。后来的旧约实际上是“膏了王以后”的以色列人所写的。神并不赞同“膏王”,但也不反对,他自己不给以色列人“膏王”,只是由先知代他去。

在创世记上写的主要是神分两步造出两类不同思维方法的人群,或者说给于人类以两种不同的思维方法。并且一再告诫人,那种属于神的样式的“人间思维”,既是区别于所有其他动物的人的根本的能力,但又是人间罪恶的根源。吃了那样的“智慧树上的果子,人就得死”。

所以,信仰是要人们用心去“追求”的。我们中国的《易经》实际上是比以色列的《圣经》更古老的“神的话语”:祂是用象形文字写下来的。也像科隆教堂上的关于圣经的画一样,那些像图画那样的文字早已谁也不能完全看懂了,各人凭着自己的画图的本事,画成了不同的、只有自己能够明白的自己的形象文字的书,成了诸子百家的经典。到秦始皇统一文字的时候,他想把所有不同的像图画的“书”,都成为按着他的“大能和大智”来画的全国人共同信仰的“经典”。这个方法并不成功,实际上他的“大智大能”依然是有限的,在公众的心里所保留的“易经”的话语,并没有被“焚书坑儒”所灭绝,那些“易经”中的最基本的内涵却是实实在在地通过诸子百家的文字,依然深深地根植在中华古人的心底。这就是林语堂先生在“信仰之旅”的书签中所写的“人力穷而天心见,径路绝而风云通”。我们中华大地的大众,心中也有“神”,只是这个“神”不叫“耶和华”,叫“天”。就像古希腊的“神”有很多很多,那个“哲学和科学”的神,叫“逻戈斯”,与就是“逻辑”。

“神的话语”总要有人的话语去表达出来,不同国家、不同的时代,人间都有不同的语言,特别是文字。所以“神的话语”总是和人间话语相联系,“神的智慧”和“人间智慧”互动着。这一点我看1996年所写的中文本的“圣经启到本”上有一句话:“旧约为新约之钥,能开启新约真理的宝库;正如新约为旧约之钥,可窥见神在历代启示的奥秘”。一个是开启、一个是窥见,这就是神的智慧和神的智慧的关系。

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什么是科学”?其实科学应该和哲学一样,也和信仰一样,是无边广阔的。人类先有了“哲学”这个“词”,是指以发展形式思维下的推理的“人”的智慧。后来才有了“科学”这个“词”。是指以发展形象思维下获得实践观察中的直觉知识的人的。实际上也没有那个先和那个后的问题。在某些西方人看来是哲学产生了科学,而在某些东方人看来是科学带动了哲学。但是不论东方和西方都还有另一类人,总是把两者“合一”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和信仰。那些无限复杂的话题,不在新年伊始多谈了。

   我只想告诉你,科学的道路是无限广阔的。哲学的领域里也是熙熙攘攘的,只要有人信着神的话语。神的话语确实是像罗素所说的,超越古希腊的理性和逻辑的,但是祂绝不是不实在的。它是属于“神话时代”的,是哲学和科学的根,因为神话时代才是人类历史的“无限”,比人间民族国家的历史,长远得像“无限”那样的恒久。科学和哲学都是属于有限论域的,只要努力去把握那个有限论域的,科学都是有用处的。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宋文淼



我很感激宋先生来信!

是他在我探讨l流体力学电磁场及相对论这一切理论关系的时候支持了我,并告诉黄志洵教授他的意见,黄教授也支持我进行探索,转眼十几年了,我出活慢,发表很少,辜负他们寄托的希望

转载宋老师的信,也算是一种感谢,他信中关于神的叙述来自于我的一封信说,在国外找雷锋,找优秀共产党员,那你就找信耶和华的圣徒。

在1990年,国务院侨委派团到德国慰问,就是汤若望德中友协的朋友们怀着对中国热爱来倾力协助接待的,他们都是基督信徒, 对中国的帮助情谊深感难忘。尽管我是无神论和唯物论者,不妨碍我对宋老师的尊敬。不妨碍我对耶和华信徒尊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54893-855817.html

上一篇:[转载]宋文淼先生谈相对论和在流体力学
下一篇:飞机俯仰力矩的抬头非线性是由于飞机主翼尾迹气流扫到平尾所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2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