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转载]咸鱼公爵:关于“缸中之脑”的一篇小说

已有 1404 次阅读 2019-11-15 21:08 |个人分类:沙里淘金|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下文节选自《霜寒之翼》(作者:咸鱼公爵)。主人公白河先是穿越成了白龙,然后不知怎么的又被三体人抓住了(刘慈欣的《三体》)。我没有看小说,只是在知乎上看到了一部分节选。这篇脑洞文章其实讨论的是“缸中之脑”,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http://www.yishengchuancheng.com/i5881/ 

10 你是什么星人?

11 有关征服地球的讨论

12 糊你一脸bug

13 一条出路

14 非人的思考者

15 混乱

16 新方向

 

《三体》中哪个情节最打动你?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5642599/answer/512613183 

 

 

白河有种日了狗的冲动。

还以为是三体人用什么黑科技从他的脑子里直接挖出来的,原来是不打自招。

我的这个嘴啊,怎么做梦的时候都这么贱呢?

白河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我说了什么梦话?”

他语气平静地问。

“您在梦里提到了霜巨人、二哈,呃,我希望他们会是什么重要的信息,但是抱歉,在我们掌握的有关地球文明的情报里,前者属于神话,而后者似乎是一种宠物。”

只有这么多?

真的还是假的?

白河暗暗皱眉(虽然龙有没有这个功能值得商榷)。

三体人的思维和语言系统直接联系,无法在对话中隐瞒自己的想法,因此对于谎言的抵抗力极弱,这是原著中地球得以用面壁计划对抗三体人的一个关键因素。

然而他不懂得三体人的语言,自然也没法利用原著中三体人的弱点。

——如果三体人利用这一点,也可以对自己说谎。

双方的信息是双方面的不对称,白河发现自己能够依靠知道剧情占一点便宜,然而这点便宜却不足以在现在这种对话中取得优势。

自己在梦话中暴露了什么?

白河暗自有些急躁,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和他说话的三体人看起来很直率,然而谈话的节奏却一直被他把握在手里。

如果是为了不被牵着鼻子走,装傻充愣也好,胡搅蛮缠也好,此刻必须打破这场对话的平衡。

白河脑海中飞快地将所知的三体剧情过了一遍,思路渐渐有了些头绪。

三体人并没有等白河搭话,继续问说:“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知道,你究竟是什么物种,又是从哪里来的,又怎样知道地球的语言的呢?”

直截了当?

很符合三体人的风格。

白河给出了早想好了答案:“我是安培拉星人,是宇宙中的流浪者,我的飞船曾经经过地球,我在那里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一段考察,最近来到这里,结果因为这里的三恒星系统出了意外,飞船在空中爆炸,只有我落在了这颗星球上面。”

聚集在一起的三体人顿时出嗡嗡嗡的对话声,他们的身躯闪烁着,显然在飞地彼此交流,不过几秒钟,同声翻译器传来了似乎带着些情绪的汉语:

你在说谎。

“哦?我说的都是真话。”白河不动声色:“你要找到我说谎的证据。”

“这个证据非常明显,我们有专门的人员研究地球的文化,你说你是安培拉星人?黑暗四大天王应该不是你的部下;关于这些我们只需要在资料库检索一下就能知道结果。此外,您可能不知道,上个恒纪元我们射的观测卫星仍然在运转,因此你所说的飞船说并不能够成立。”三体人直白地揭开白河的谎言:“我们对你很诚实,你也应该对我们诚实一些。”

“那好吧。”白河叹了口气:“我刚才有关安培拉星人的话的确是谎话,不过我确实是是宇宙人——你要相信只有文明生物才会有我种智力,至于中文,这是机缘巧合下懂得的。至于你们的卫星,他监测不到我的飞船,他是隐形的。”

“听起来无懈可击,模式上像是有所保留的实话,但实际上不是。”三体人道:“有一个现象我应该通知你:经过刚才我们对你语言模式的搜集,包括你刚才的谎言,我们得出了一个研究结果,你说谎时候心率与脑波的变化曲线与地球人类有很高的相似性——当然,由于你与地球人生理结构的差异,这也可能只是个假说,需要更多观察验证,不过我们经过讨论,已经决定暂时采纳这个假说,以此论证你这一部分言论可信等级为低,这作为证据足够了么?”

“这么说来,你们果然有方法分辨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我必须提醒你,如果我们多次无法从你的言论中提取出一定程度的真实性,可能会有强迫手段使用在你的身上。”三体人郑重其事地警告道。

“好,我说真话。

我是异世界的地球人,因为某种无法理解的力量变成了这个样子。到达三体星是时空穿越的缘故,其中原理似乎过了科技的范围,我也一无所知,这就是我之所以出现在你面前的真相。”

看着短暂沉默之后对着一大堆仪器嗡嗡作响疯狂闪光的三体人白河暗暗冷笑,你们想要听真话那我就说真话,但真相你们能够接受得了的吗?

白河看着三体人进行着他完全听不懂的激烈讨论,有些无趣地闭上眼睛。

这谈话至此应是告一段落,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

当白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居住环境变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白河直觉感觉到如今所处的房间比上一个要更深一些,培养槽的透明玻璃外面罩上了一层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细,很显然,他的待遇有了变更。

问话的三体人来了又走,不停地翻来覆去地问他问题,似乎这些三体人真的接受了白河最后的真话,不停地询问着白河穿越之前之后的事情,包括白河在地球上的生活,包括大冰川,种种曲折离奇的故事自己听了都有点不信,然而这些都是实话。

与其说些编不好的谎言,不如实话直说。

白河当然也有所隐瞒,包括命运骰子和三体的剧情,至今他仍然心地不吐露任何有关这两个方面的事情,对三体人讲出他个人的经历并无大碍——因为这些事情和三体文明正在干的事没有任何关系,三体人能够从白河经历中提取出的可利用信息出奇地少,然而如果暴露了这两者,命运骰子会让白河被切片研究的机率大大提高,原著剧情如果随意抛出,后果则不可预测,但十有身体会让白河的运气向坏的方向展。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隐瞒是否瞒过了三体人,或者说三体人仍旧在判断他的这些‘经历’的真假而暂时没有精力追究他所隐瞒的东西,至少一段时间里来找他问问题的三体人口中,白河都没有觉这两点隐瞒暴露的迹象。

真话永远比谎言更有力量,他静静等待着这些实话在三体人中会散什么样的力量,实际上这种力量已经显现了出来——每一次来问他问题的三体人都不一样——虽然仍旧认不出具体谁是谁,但白河已经能够分辨出三体人的一些细微差别了。

让白河感到糟糕的是他的生活质量越差了,自从关进了这个黑屋,方便猪方便鱼方便鼠统统地没有,只有培养液可以供他裹腹。

莫非自己的定位从‘可能的陌生外星生物’降格成‘奇怪的地球人’之后,待遇也随之下降成了‘敌国待遇?’?

白河曾试图抗议,然而他发现自从上一次三体人过来问话之后,又是很长时间里并没有新的人靠近这个房间,工作的三体人似乎没有与他交流的想法,任他如何行动也不理会他一下,让白河有些郁闷。

整理一下这些天来搜集到了信息,白河对于应付三体人也有了个章程。

不过以三体人政体的效率,对于自己的处理决定应该不会太慢吧。

白河这么想着,就现有一个三体人站到了培养槽前,再次开启了同声翻译系统。

三体人没有急着开口说话,而是先看了白河一阵。

虽然仍读不懂三体人特有的表情系统,白河仍直觉感到这个三体人情绪有些古怪。

“你看起来不认识我了。 ”

这是这个三体人说出的第一句话。

白河凝视了这个三体人半晌,摇了摇头:“抱歉,在我眼里你们都长得差不多,我知道你们之间可以用身体的色调分辨彼此,但我目前还并没有这种分辨力,只记得这些天你似乎没来过。”

“真是个令三体人无法辩驳的说法,不过我们看地球人也是一样,没有辅助信息系统,我们也很难把辨识度具体到某个地球人身上。”三体人道:“也许我们该再认识一下,我是三体星上第一个与你对话的三体人,同时也是生态研究部门的负责人。”

“原来是安培拉星人。”

白河恍然,想起了那天对话的内容,

“是的,我们谈论过这个话题。”三体人说。

“我有点奇怪,根据我这些天接触的这些三体人来看,我应该已经被转移出你所属的部门了才对。”

“你似乎不知道你为我们政府带来了多大的乱子。”实时翻译系统很拟人化地出一声来自三体人叹气声:“这些天对你进行询问的人里面,接近四分之三已经被判有罪了。”

“有罪?”

“是的,按照我们三体人的法律,这些人在脱水之后会被放在广场上烧掉。”

“恕我直言,有点题大做。为什么?”

对于三体的‘有罪’概念白河是明白的,他只是震惊于三体人的执行力度。

仅仅是和向自己问话,就问出一堆有罪的,难怪最近那一批来问话的家伙一个比一个紧张。

如果不是看过原著,知道三体星奇葩的政治体制,白河恐怕会更加震惊。

“你并不了解情况,这些天询问你的人主要是谎言鉴别部门,我们三体人的交流方式决定了我们在交流时候无法说谎,然而因为我们的一些计划,其他智慧种族的谎言能力成为了我们的重点研究对象;这几个纪元以来,我们对于谎言尤其是人类的谎言能力有了一定的研究。

你的那些言论听起来非常荒谬,于是元决定让这些专业人士来戳破你的谎言……”三体人再次叹了口气:“结果他们就有罪了。”

“哈哈。”白河笑了起来:“你们的元似乎并不相信我说的话。”

“它们太过荒谬,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不信。”

“现在呢?”

“半信半疑,不过如果你说的话是假的,那么你的造假能力显然过三体星现在的技术研鉴定范围,我想地球人还不完全具备这种能力。尽管如此……我仍然很难相信你。”三体人道。

“可以理解。”

“元非常之不满意,他认为这个部门连如此荒谬的谎言都无法戳破,那么一定是有人在其中犯罪。”

“于是这个部门大部分的人都犯罪了?”

“是的。”三体人叹了口气,敲了敲他面前的同声翻译装置:“其实他们大多数都不该死,这个东西的明,他们是做了重要工作的,你知道我们接触到谎言这个概念之后,这件东西第一次应用是来做什么的吗?”

“我猜猜……”白河看了看三体人:“假设两个三体人通过这件仪器交谈,都各自将说话的空间封闭起来的情况下,你们就拥有说谎的能力了吧。”

“不错,这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许多问题。”三体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谎言鉴定部门这些纪元以来,对付的大部分人其实是我们三体人自己。”

“听起来真讽刺。”

“是很讽刺,在接触到外界文明之后,我们当其冲受到了不可逆的污染,自从说谎这种事情在我们这里变成技术性可行之后,用各种方式欺骗的人越来越多了。”三体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新的谎言鉴定部门还在重组之中,重组未完成之前,我申请上司允许我来完成之前未完成的研究工作。”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项辛苦的工作啊。”白河菊花一紧道。

“是的,我希望你暂时忍耐,文明的记录是一个很严肃的过程。”三体人道:“在我们征服地球之后,你也许会获得自由。”

“征服地球,这些天我很多次听你们谈过这个征服地球的事情,介意我了解一下其中的事情吗?”白河问。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保密计划,甚至连地球人都知道我们在对付他们,我们利用智子停滞了地球的科技,嗯,你可以把智子理解成为一种压缩到粒子尺度的智能机器人;而我们的舰队四百年之后就会到达,以地球人现在的技术水准,面对我们的征服不可能具有反抗之力。”

白河恰到好处地露出疑惑的神情,三体人似乎也希望通过说话解闷,不厌其烦地向白河解释一些名词。白河也不断问,将自己从原著剧情中得知的一些概念从三体人这里变成‘我从你嘴里听到的’。

他知道这可能是三体政府换了个方式从自己这里套取情报,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

“但他们还在反抗?”

“是的,他们在反抗。”三体人叹了口气:“徒劳的反抗,他们自己的政府就是一团糟,还有一部分地球人还在暗中支持我们。”

是啊,一团糟的民粹政府加脑残的邪教带路党。

“征服之后,三体人准备怎么做呢?”

“诱导他们自相残杀,使用基因武器,终结地球人的繁衍能力。”

“真残酷。”白河咂了咂嘴,从真人嘴里听到这句话的确比在书本上看到的要震撼一点儿。

“这个宇宙本就是如此的残酷,地球人的傲慢太过分了。”三体人开始摆弄机械,从白河身上取下血液和鳞片,工作的同时并没有关闭翻译装置,而是冷酷地吐起了嘈:“他们奢侈地坐拥着安全的宇宙环境,用极其低微的成本就能自由地生息繁衍?而三体人每个乱纪元都要在死亡线上挣扎,好的时候脱水等待着运气降临,坏的时候就要举族灭亡,只有藏在地下的少数可怜虫碰运气才能活过那种灾难?宇宙将这样的环境赐给我们,却让地球人享受那样完美的星球。当我们在随时灭亡的危险之下一点一滴地生产资源,研究技术,只是为了在下一次乱纪元时候增加那么百分之几的种族幸存的可能性,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地球人在做什么?无节制地互相屠杀吗?建立无效率的可笑政府相互扯皮?完成近距离太空探测后就将研究部门关闭?目的仅仅是为了打倒政治路线上的对手?

这个宇宙间竟然存在这种不公平的事情!

三体人要改变这一切,把地球从浪费宇宙恩赐的堕落人类手里面拯救过来!这难道不是宇宙赋予我们的正义吗?”

我穷我要抢,我有理,富人浪费东西,我抢得对,我是正义的。

以提炼中心思想的方式,白河在心底把三体人的长篇大论尽可能简单地用自己的语言总结了一遍,然后对照了一下原文,嗯,没毛病。

“你认为人类是堕落的?”

他等待着三体人从有些激动的情绪中平静下来才开口:“不过这里我就有一个问题,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三体人和地球人换了角色,你认为三体人就不会像地球人那样堕落吗?”

这个问题引发了三体人的沉默,附近的三体人体表炫动的光辉也一瞬间凝固下来,这些三体人的科技精英们在沉默后似乎短暂地交流了一番,最终白河听到一声叹息:

“……会,甚至恐怕我们的长相与生理特征都会完全交换过来,现在的情况也一定是生活在三体星的地球人去征服居住在地球上的堕落的我们。”三体人再叹了口气:“你说得对,舒适的环境导致堕落,这似乎一种真理,不过即使如此,由更勤劳、更加迫切地要改变命运的三体人占领地球,又有哪里不符合宇宙之中的道理的呢?又有谁能够说明,宇宙的道理究竟是什么呢?除了数学公式和物理规则,又有什么道理能够自大到为宇宙的真理代言呢?大概是我们的态度也开始变得狂妄了。”

“也许有一天,征服了地球的我们的后辈,也会变得和地球人一般骄傲自大、奢侈堕落吧;或许他们也会开始相信自己的道理与正义能够为宇宙代言,或许他们会同情被他们祖先毁灭殆尽的地球人,甚至其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所谓的好三体人,对自己祖先们的罪行进行所谓的忏悔和批判吧。”

翻译器里传出三体星人干瘪的笑声:“想像一下实在令人难过,不过我倒是期待那一天早些到来,虽然我注定等不到那一天了。”

“征服是为了堕落吗?”

“不,这是为了生存!

为了逃离随时直面灭亡的日子,哪怕带来堕落这种副产品,也是值得的。”三体人憧憬道。

“这么说,你们愿意为了生存背负堕落,如果……我是说如果,”白河斟酌着说道:“如果有其他种类的方式,同样可以得到生存,但你们也许会付出其他的代价,你们会接受么?”

“你在说什么?”房间里的三体人在白河说完的一刻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三体人陷入了奇怪的沉默好一阵,他才略带迟疑地反问,气氛骤然凝固了下来。

———————————————————————————————————————— “当然,我只是探讨一种可能性,因为在我看来,你们的征服地球计划看上去非常愚蠢。”白河叹了口气道。

“愚蠢?我们的计划经过千锤百炼,对任何可能出生的预案都有所防备,地球人根本阻挡不了我们。”

“或许吧,不过听了你们现在和所谓的面壁者的交锋,我怎么感觉像是小孩子在玩游戏?”

“你说什么?”三体人楞了一下:“我们采用的对策有什么问题吗?”

其他的三体人也停了下来。

“很明显的一种疏漏,你们怎么会认为思维会是透明的呢?地球人犯傻信了不要紧,问题是你们在技术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还会犯这种在科学上想当然的谬误,真是让人惊奇!”

三体人默然,他看了白河一阵,挥手示意身后,一个三体人在一套录入设备之前,滴滴答答地开始记录起来。

“……请您说得清楚一点儿。”

“我会说的稍微多一点儿,第一个问题,你们研发的智子拥有完整的高等智能,它和人类的大脑比起来,哪一个结构更复杂呢?”。

“……这无法比较。”顺着白河的思路,三体语人气更加困惑:“智子阵列内置的计算系统比地球上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还要强大若干个世代,智能更是达到了完全自主,如此才能够在复杂的宇宙空间中完成能量转化的计算,不过怎么和人脑去比较呢?”

“当然可以比较,地球人类的大脑除了控制生理问题的后台程序,有关思维记忆的内容换算成字节平均大概是10万GB左右,人类一生活动能利用到的就更少,而一台超级计算机可以处理的数据能够达到1000万GB,人脑的运算频率只有不到一千赫兹,而地球的超级计算机早在几十个地球年以前就达到了一亿,虽然人脑传递信息的信息素不像0和1那么简单,但神经递质加上调质总共也不过十几种而已!

如果我拥有智子的信息搜集能力与计算能力,根本就不需要像你们这样煞费周章地搜集信息或控制邪教傀儡!只需要将人脑的递质机理观测记录下来,地球上几十亿个样本,难道还不足以统计出神经运动和思维的关系吗?以你们的科技条件,达到阅读思想的效果难道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吗?你们凭什么会认为地球人这种刚刚脱离了猿猴种族不到几百万年的生物的思想是透明的、是不可观测的呢?”

白河嘿嘿笑了起来:“看着你们掌握着这么强大的技术能力,还煞费周章的和一群原始人用原始的方式斗智斗勇,真是令人感到有趣呢。”

死一般的沉默控制了实验室,似乎有艰涩的声音时不时地随着一两点三体人身上的亮光出现,渐渐地,三体人彼此交谈起来,似乎陷入了激烈地讨论,渐渐地,更多地三体人走进实验室,一直讨论到了白河打起了呵欠。

……

“真奇怪,你竟然会把这些认知告诉我们。我们以前都没有意识到。”

一直到时间又过去了许久,三体人才重新回到白河之前。

你们当然意识不到,这是作者不让你们知道。

白河心道。

作为一个拥有着强烈人文情怀的科幻作者,三体作者敢于在他的作品中表达一些思想,并且成功地表达出来,无疑难能可贵。

不过无论如何科幻小说基于幻想而非真实的科学,专业知识的不足造就了《三体》中的重重bug,而作者本身的一些属性,又将这些bug放大了。

文艺青年经常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习惯性地将思想和灵魂神圣化,于是在作者的并不十分认真地推敲中,人类的思维就成为了‘透明、不可监视’的东西,并十分多余地为三体人设定了‘并不习惯人类的思维方式,并对人类的心理活动感到难以理解’的属性,以至于第二集面对三体人的强大压力,地球人竟然派出了几个面壁者,就利用黑暗森林将三体人解决掉了。

似乎有点滑稽。

思维的本质也好,灵魂的本质也罢,从不是什么神圣不可解释的东西,更不可能是透明的。

现代的心理学和人类行为学研究自不必说,单就自然科学的手段难道就做不到么?

人脑的思维机能,简单地说是脑细胞之间的突触通过递质传递信息,这信息的总量大不过10万GB,只是100块家用电脑硬盘的大小,处理速度也不超过1000赫兹,只是现代CPU性能的三十分之一。

人类不能大面积解剖监控活人的大脑来建设思维与大脑活动的关系模型,难道三体人也做不到?

在三体的设定里智子可以穿透一切,还拥有能同时中断地球所有加速器研究的变态多线程能力,进入人脑采集信息很难么?

当面壁计划出现时,三体人竟然没考虑到用技术方式暴力破解人类的大脑,而是利用傀儡和地球人玩原始人的游戏,而明明设定成不可测,后面却出现了钢印这种自相矛盾的东西,地球人能做到,而技术水准更高三体人却做不到,让白河无论如何也觉得无法自圆其说。

白河很想看看把这些bug放到三体人的面前,他们的反应究竟如何。

“哦?看你们的讨论,似乎我的说法有些道理。”

“不是有些道理,而是很有可行性。”三体人叹气道:“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让智子着手进行这项工作,大概一两个恒纪元就会有些结果,地球的面壁者已经不再是问题了。谎言鉴定中心的预算也因此被砍掉了三分之一,他们现在一定会对你有一些负面的看法吧。”

“是么?”白河耸了耸眉,表示无奈的情绪。

三体认真地看了白河大概一分钟左右,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只要新的数据库建立起来,地球人再也不可能利用思想反抗我们的征服了,不过我有一点很困惑,你作为一名人类,难道不知道把这个理论告诉我们,会给地球人带来多么巨大的灾祸吗?”

“这个世界的地球人跟我并没有关系。”

白河嗤之以鼻,他哪来的闲情对着小说世界里的npc发情。

“那你如果是人类,也一定是个冷酷无情没有同情心的人。”三体人叹了口气:“刚刚的理论仅仅是为了体现你在智能方面的优越和我们三体人的愚蠢吗?”

白河皱了皱眉,三体人的叹息让他确实十分不舒服,因为事实的确如此,他变成白龙之后,的确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生命的怜悯渐行渐远。

不过物质决定意识,对于一个掠食者来说,这真的值得在意么?

他并没来得及回复三体人的话,就见到旁边几个担任守卫工作的三体人夹住了和白河谈话的这位,他们拖着这个三体人走了出去,过了好一阵子这三体人才重新出现,看上去有些狼狈。

白河现在能够分辨出三体人的情绪了:身体暗淡表示低落,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三体人希望不被注意,身体发出刺眼的光表示愤怒,是为了威慑激怒他的人,身体明亮表示高兴,希望让更多人接受他的情绪。

这个三体人的情绪就很低落,站在白河的培养槽之前,似乎还有些郁闷。

“介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白河问。

“也并不是机密。”翻译器里三体人叹了口气:“元首的监察部门认为刚才我的一些言论可能导致你放弃与我们继续交流,元首警告我,如果交流因此中断,我有很高的可能性被判有罪。”

“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啊。”白河有些惊奇:“不过我倒是很惊讶你们三体人对我如此重视。”

“你的奇特来历暂且不去谈他;仅仅是刚才的交谈,元首已经将你的重要性提高到了第二级别。”三体人又补充一句:“第一级别是地球征服计划,你似乎有能力为这个计划做出贡献,你说我们的计划很愚蠢,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并没有恰当地利用技术优势去应对面壁者计划?”

“这当然不是最愚蠢的。”白河道:“诚然你们的地球征服计划在我看来有一些漏洞,但单就这个计划自身而言,倒也称不上是多么极端地愚蠢。

我所说的愚蠢,是你们用这个计划意图拯救三体人,本来就是个愚蠢的选择。”

———————————————————————————————————————— “为什么?难道还有别的办法解救我们三体人吗?”三体人语气变得稍稍有些急促。

话题短暂结束又开始,现在的实验室里,所有的三体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培养槽前的全息翻译机上,只有录入的三体人,还在滴滴答答地继续着他的工作。

就连监察部门的三体人,也将注意力放在了白龙的身上。

“在讨论这个话题前,我想以刚才的话题作为切入点,希望你们不会觉得我啰嗦。”

“我们很有耐心,你可以尽可能详细地解说你的想法,无论可不可行都无所谓。”三体人认真地说。

“哈!我相信你们能分辨我的说法究竟可行与否,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刚才问过一个问题,人脑和智子拥有的计算系统,哪个复杂一些?你们刚才的回答是无法比较,现在呢?”

“毫无疑问是后者。”三体人肯定地说道:“地球人根本无法理解我们三体人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研发出如此伟大的技术,我们刚才的回答,是建立在人类思维是‘透明的’、‘不可观测’的上面,现在既然证明这个说法为假,这个问题自然就有清晰的答案了。”

“那么假设一下,如果你们成功弄懂了人脑运动的机制,是不是可以比制造一枚智子更容易地制造一枚拥有人脑各种功能的人工大脑呢?”

“完全可以。”三体人肯定地说:“只要数据库建立成功,这种技术难不住我们,我们甚至可以用数据来模拟突触间信息素的交换!并且完全以假乱真!”

“那么让我们来想象一下一个场景,假设你们模拟了人脑传递信息的机理,成功地制造了一颗用机械制造的人工脑,假设有一种方法可以将这颗人工脑连接在一颗真的人脑上面,在人工脑不引起排异反应的情况下,这个人的思维是不是就可以应用上两颗大脑了?”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如果信息素的连接真的能够处理得好的话。”

“有没有可能处理好呢?”

“大概需要一个中介的翻译系统吧。”三体人讨论了一番后说:“可以接受人脑传来的信息素,转换成其他信号输入到人工脑。”

“那么现在让我们进行下一步,有一个高明的手术者,在这种连接成立的情况下,将活人脑分管身体各个部位的地方依次切除,而将这些部分的连接神经连接到人工脑上,让人工脑取代这些部分的功能。最后,最关键的部分来了,渐渐减少原人脑的养料供应让原人脑慢性坏死,这样到最后,你们制造的人工脑就成功取代了这个人原来大脑的功能。”

“……技术上不难实现,这有什么意义么?”

“当然有意义,人的记忆和思维本质是信息素的流动,那么当信号在两颗大脑之间流动的时候,人的思维就会渐渐转移到人工脑里面,在旧脑渐渐死亡的过程中,这种转移会进一步加快,直到所有思维记忆活动都转移到人工脑中,这实质上是不是一种灵魂转移呢?

如果我们这时候将这颗人工脑取出来,为他装上一个机器人的身体……”

“等一下。”三体人忽然喝止,他意识到了什么,翻译器中传出他的声音颤抖着:“你究竟想说什么?”

“三体人为什么不抛弃生物形态,将文明转移到别的更容易在宇宙中生存的载体里呢?比如机器人。”白河诡异地笑了笑:“你看,这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完全不难做到啊……如果你们的身体如同机器人一般,可以在上到沸点下到冰点的环境中生存,又何必一到乱纪元就脱水赌命?

即使要逃离三体星这种地狱的环境,机器身体对空气没有需求,对食物没有需求,需要的只有能量与材料,完全可以在太空中生存。即使需要建立基地,也只需要一个拥有矿物资源的星球就足够了,完全不需要考虑自然环境与大气圈,三体星系周围合适的星球如此之多,需要你们跑到几光年外与地球人争夺生存空间吗?

嗡~

短暂的沉默后,实验室瞬间传出好像爆炸一样的声音。

五颜六色的光芒不断从实验室里的三体人身上绽放,不断有三体人在发光的同时发出声音,实验室内原本井然的秩序轰然爆炸了开来,似乎就连监察部门也放弃了对秩序的控制,陷入了歇斯底里的争辩。

“不!你这个疯子!这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你这是在灭绝三体人!”一个三体人冲到同声翻译器前,激动地对白河大声道。

“冷静。”白河笑得更为诡异:“三体人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自然条件过于恶劣以至于无法生存。那么相比起去寻找苛刻的自然环境,改造自己去适应环境难道不同样是一种思路?至少按照我所说的做法,你们完全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摆脱这三颗母星的威胁,并且不用担心新家园的问题,难道不是这样?”

“但是失去了身体的三体人,还是三体人吗?”另一个科学家模样的三体人挤开了前面的人,他的语气十分冷静。

“在面对这个问题之前,首先你应该自己问问自己,你对你自己的认知是什么?是你的意识呢?还是仅仅是你的身体?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体死去但是灵魂存在了下来,你认为你自己的状态是生存还是死亡呢?

“不,两者缺一都不算是完整的我!”

“这是你的想法,不过我个人倒是觉得,活着的概念倾向于意识的存在而非身体,毕竟失去身体存在意识,我仍有思考与自我认知的能力,而失去意识而仅存在身体,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白河笑了起来,他看着争论不休的三体人,又看着通讯器前的三体人:“我敢肯定这间屋子里很多人和你的想法不一样。我很遗憾我看不懂,不过你可以看看他们在想什么?”

“要解决生存危机,只需要征服地球就够了!”三体人大声说。

“哦?是么?地球人的确没有多少抵抗你们的力量,”白河直视着这个三体人的眼睛:“但你们真的不怕黑暗森林法则?只要你们对人类的控制力稍有松懈,只需要一条漏网之鱼就会让你们的一切努力毁于一旦!你们真的如此有自信吗?”

“等等!黑暗森林法则?你从哪里听到的!?我们没人跟你说过!”

白河没有搭理三体人的质问,继续连珠炮一样说道:

“想想看吧,即使三体人最终胜利了,胜利的也只是未来到达地球的那些征服者而已,而你们自己又将得到什么?组建一支宇宙舰队需要多少资源?你们要多少个恒纪元的生产才能够凑足下次航行的船票?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还能在一次次的乱纪元里活下来吗?如果是四星连珠这种程度的灾难呢?上一次他把这颗行星撕成了一大一小两半,下一次呢?

你们需要多少年的发展才能再一次谈论所谓的文明?你们就觉得你们有那么好的运气,在征服地球之前没有被恒星吞没?

而如果照我的计划做,你们将得到什么?!解决生存危机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灵魂脱离身体束缚,你们首先将获得的就是科技带来的近乎永恒的无限时间!不是那种冰冻仓库中所谓的‘活着’!只要能量和维护到位,一个三体人的意识几乎可以无限长地存在下去!直到宇宙的尽头!而你们失去的仅仅是‘生命’这种意识载体而已!

这身体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它脆弱不堪!你们小心翼翼辛辛苦苦地保护着他,仍然不能保证自己活过每一次乱纪元!即使运气好活到了恒纪元,你们也要付出所有的劳动,去为下一次乱纪元的生存而劳累不堪!

这副身体赐予你们的只有挣扎求存的劳累与痛苦、时刻面对死亡的恐惧与绝望,而他理应给你们的好处你们却没有享受过多少!

他确实孕育了三体人的文明,但三体文明却不一定必须依赖这脆弱的身体才能够存在!他只是个危险、痛苦而不稳定的摇篮,为了自由和生存,抛弃了有什么不可以呢?

何况你们就那样肯定,改变了存在形式和载体的三体文明,就一定是你们无法接受的吗?哦~你们好像出了点问题。”

在白河演讲声中,实验室里突然出现了剧变。

刺耳的警笛声突然响了起来,原本坐在录入器前的三体人突然狂奔着冲向大门,一个守卫从后面用模样怪异的武器对他连续射击,那三体人动作不停,很快就彻底消失。

“快追!他泄露了机密!”研究室就在一瞬间陷入平静,所有的人都冲了出去,只余下一个守卫留在了实验室中。

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河思考过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身体从人类换成了龙类之后,自己究竟还是不是自己。

结论是自己仍然是自己,因为或许由于大脑构造和激素分泌的原因,他的思维方式很可能出现了变化,但一个最基本的东西没有变,那就是‘我’这个继承了白河过往经历并依旧独立思考的意识主体没有变化。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我’。

但另一个很明确的结论则是:

自己虽然还是自己,但从生物的角度来看,自己已经不是人类了。

这让白河开始思考几个随之引出的问题:

那就是哲学上的‘我’的这个概念究竟是指‘我’的身体,还是‘我’的意识?尤其是将这个问题放在更换身体的基础上思考的时候。

第二个问题则是‘人类’这种生命形态,对于‘我’这个概念来说,究竟是不是不可或缺的?

其答案显而易见。

白河不得不承认,只要意识能够继续存在,身体是不是人类对他来说并不是十分的重要。

或许穿越到蜘蛛蚂蚁身上他的想法会有所不同,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一只有智慧的蚂蚁面临穿越到龙身上或穿越到人类身上这种选择时,又会选择什么呢?

进一步想开去:对于人类文明这个总体而言,人类身体这种生命形态,很可能远没有人类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换言之,大多数人类并没有意识到,对于自己而言,人类这个身体最重要的功能其实是支撑意识的存在,而不是反过来。

原始人类增长智慧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满足生存发展的本能需要,其模式是意识服务于身体。

但文明发展到现代人的阶段,意识和身体的主从关系早就在无形中发生了转换。

就连古代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古代的西方有炼金术和长生不老药,东方的道教更是提出了尸解成仙的概念,而作为共同点,东方西方都提出了一个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那就是灵魂不死!

白河还记得穿越前的某歌公司曾经发布过一条消息,他们认为人类已经站在长生之门的门口,未来的人类可以将自己大脑中的内容导引入机械容器之中,达到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不死,虽然普遍被认为是某歌公司的哗众取宠,然而能够看得到的是:除了认为技术上的不可能之外,很多的反对者认为‘如果失去了身体,人类还是人类吗?

毫无疑问,这些反对者在无意识中看出一个事实:如果某歌公司的说法成立,未来的‘人类’很可能演化成一种半机械甚至全机械的‘生物’。

这种人类的半机械化或者机械化其实很早就开始了,1958年,美国人厄尔·巴克发明了随身心脏起搏器,从某种中二的意义上来讲,这一刻起人类这个物种就不再是一种可以纯粹视作生物的存在了。

反对者们对这种可能的未来的深刻的排斥与恐惧在于,这种‘进化’会毁灭一切当前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并习以为常的道德秩序:

机械不会繁衍,不需要亲情,不需要各种依赖于感情的社会关系,机械不需要肉欲,不需要感性,也不需要感性衍生的美,对于社会和文明都是一种毁灭。

不过白河认为这种恐惧和历代生产力大发展时社会秩序变化的恐惧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从原始的血缘氏族解体到近代的乡党宗族崩溃,建立在亲缘关系上的社会结构崩溃历史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焉知这种崩溃发生之后,不会有新的秩序重组呢?

至于感性和身体问题,白河认为这是杞人忧天,如果技术发展到连思维都可以完美模拟的地步,制造一些刺激来满足感性思维有什么难度呢?而人类的各种身体建立在人类的生存需要之上,比如进食和繁衍,那么当智能不需要这些的时候,它们的存在又有什么价值呢?仅仅是满足精神上的刺激吗?谁又知道这种转换完成之后不会有更高等的感性出现呢?

而牺牲了这一切换来的机械形态,优势则是明显的:

理论上无限的寿命。

更高的生存能力,不需要挑剔的食物,不需要苛刻的自然环境。

更加强大的生产力。

有了这样的基础,人类完全可以抛开生存这种马斯洛眼中的低等需求,而转而去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享受并参与文明的发展,更深入地探索宇宙的奥秘。

动辄以光年为单位计算路程的宇宙旅行对于寿命不过几十年的人类来说如同天堑,复杂的宇宙环境更会对脆弱的人类身体造成严苛的考验,而对于机械文明来说却是坦途。

这种理论带来的更深入的伦理问题或哲学问题并非白河所能想像得到的,但他相信如果有一天人类面对着这样一个选择时,选择维持‘人类’这个生物学上的属性的,一定不是全部,也肯定不是所谓的‘绝大部分’。

……

那么把这个选择抛在三体人的面前,当他们的技术能够满足机械化的条件时,他们的反应会是怎么样呢?

除非这个宇宙有着什么强制性的规则阻止文明的机械化,否则这种技术绝对是可行的,三体人的反应无疑向白河印证了这一点。

面对着比人类严酷得多的生存危机,生物身体这种东西,对于三体文明而言,一定是更巨大的累赘吧!

怀着看戏的心情,白河安心地躲在了培养槽里,只是他没想到这场戏前戏出奇地长,开幕更是诡异万分。

在白河估计中大概有七八天的时间里面,他发现这个实验室没有三体人进来了,就连仅存的一个守卫也在一天突然离开了房间,而实验室外不断地嘈杂声隐约飘来,甚至地面也偶尔震动。

乱纪元??

白河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同时而来的是困惑。

通过三体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建设的地下设施已经足够他们顶过灾害不是那么严重的乱纪元,很多时候脱水只是为了节省资源,如果重要人物在乱纪元中能够活动,总不至于在脱水之前对白龙这个重要实验对象不管不问。

这会是什么样的乱纪元?

感受到培养槽的震动白河暗暗忐忑,难道真让自己这个乌鸦嘴说中了,是三日凌空、四星连珠这种灭绝文明级的乱纪元?自己能在这种灾难中毫发无损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培养槽中的营养液开始有些发愁,三体人不管他,岂不是又要让他饿肚子?

噼啪……

白河思考之间,培养槽的能量供应系统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在这声音中灯光‘啪’滴一声熄灭,运转的仪器全部停止,整间屋子顿时陷入了黑暗。

能源供应中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片黑暗中白河伸出爪子,在培养槽上试探着磕了几下。

玻璃用技术含量高于地球数个档次的材料制成,主要目的是防止被观察的白河破壁而逃,白河试了两下,腹中一股气息鼓起,噗地一道吐息在玻璃表面罩上了一层严霜。

真是不科学。

白河叨咕着,这能力不仅能用,而且寒气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不少。

自己这个在无氧环境也可以长时间存活,胃袋能消化无机物的半魔法生物能够在科技位面活蹦乱跳,这个挂开的一定不是一般的大吧。

白河再次伸出爪子,低温脆性原理下,玻璃上戳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一试试出如此效果,三体人似乎并没有考虑过白河使用超自然力量逃走的可能性。

直到白河拆出了一个足以让他经过的大洞下,外面的防护网并没有任何反应,失去了能量支撑,很容易就被白河扯开。

白河爬出培养槽,吸了口气,三体地下的空气温度不低,如果地表的温度不高,至少说明这里距离地表非常之远。

他迈着步子踏出房间,三体人的地下城一片漆黑,只是不断地有零星的光亮四处无规律地闪烁着。

附近应该是地下城中相对机密的部分,他看到重重叠叠的门户,失去了能量的支撑,这些高科技门户也形同虚设,白河走出了一重门户,对于三体星突然进入乱纪元这个自己刚才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进入一处院落的时候白河赫然发现地上出现了几具尸体,看到这些明显没有脱水就失去生命迹象的三体人尸体,白河有些震惊。

难道不是乱纪元而是三体人自己在搞事?

“这么高度集权的独裁政体都能弄出内乱出来,三体人真是奇葩啊。”

“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经常发生。”

白河闻声回头,却见一个三体人从身后的门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套实时翻译器。

“你来这里做什么?”

白河认出了这个三体人,这恐怕是这个星球上他唯一能够认出来的一个了,也是三体人中与他交流最多的人,那个发现他的生态研究者。

三体人摇了摇头,似乎带着些情绪地站在白河身前:“其实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毕竟能量供应已经中断,我想你可能遇到麻烦,但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那可真是多谢你的关心。”白河谢了一声:“不过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见,内战。”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白河一抬龙眉,想到了三体人刚才的话,就听到仿佛某处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震波远远地传来,他的龙爪也被震得有些发麻。

“历史上时常发生。”三体人叹了口气,忽然一动不动地,仿佛看着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看着白河:“你知道吗?把你捡回来研究可能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了,你成功做到了这个宇宙的地球人做梦也想做到的事情。”

“你的意思不会是这场内战是我的言论引起的吧。”白河不可思议地看着三体人:“恕我直言,如果只是因为一个技术思想而引发内战,你们三体人到现在还没灭绝简直是奇迹。”

“你太低估你的言论的力量了。”三体人说话间不断地表达着叹息的情绪,体表光芒非常暗淡,他在白河一侧保持着一个姿势,白河知道这个姿势类似于地球人的坐下,是一种节省体力的姿势。

显然三体人想和他好好谈谈。

“你也没有真的理解过,我们三体人对于生存是何等的渴求。”

“所以我的建议你们真的考虑了?”白河嘴角抽了一下。

“你还记得那天那个被监察队追捕的那个人吗?”三体人没有直接回答白河的话。

“记得,他怎么了?”

“那天他所做的所谓泄露机密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用广播将你的言论绕开监控发到了全三体星所有能接收到的终端上面。因为他知道,如果等到元首对你的言论做出反应,第一件事一定是进行绝对的保密。”

“哦?”

“审讯时,他说这会是所有三体星人新的希望,他不希望这个希望受到强权的操控与利用。进一步的审讯证明了他是革命派的人。”

“你们三体人也有革命斗士?”白河目瞪口呆。

“每个时代都有,虽然每个时代都是失败者,即使有成功的个案,最后也会变成集权者。”三体人说:“很遗憾这里的环境没有民主的生存空间,这一点我倒是稍微有点羡慕地球人。”

“所以就在你发表完这个讲话之后,三体政府举行了讨论会,然后只过了不到十个小时,内战就开始了。

我们为了征服地球准备了几十个恒纪元,而你挑起三体人的内战只用了几分钟!”

三体人叹气道:“科学部门几乎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认为你的理论完全值得一试,如果确实成功了,那毫无疑问是三体文明可以延续下去的另一条道路;但是很多人则坚决反对,他认为既然已经发动了地球征服计划,那么就应该有始有终地坚持到底,如果执行你的计划,毫无疑问会消耗三体人大量的资源,对于远征队来说是一种出卖。”

“不可能两全其美?”白河疑问道。

“……你知道为了地球征服计划,我们消耗了多少资源吗?恐怕你不知道。

建造舰队消耗了我们40个恒纪元的时间,你不要认为这个时间很长,实际上换算成地球时间不过只有10年,这10年还有一半的时间在乱纪元里,在十年里面我们要研究智子,还要制造出能够容纳一批精英殖民者的飞船,仅仅是体力工作,就累死了数以十万计的三体人,加上乱纪元的死亡人口,10年间三体人口少了五分之一!”

“真是令人悲伤,不过只有如此才能创造奇迹吧。”白河惊讶赞叹地说道,如果地球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早就罢工造反了。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认为,一旦我们获取了生路,必然不会继续在意远征舰队的死活。”三体人有些悲哀地说:“现在这一点几乎被大部分三体人的行动完美地证明了。”

“很多人民已经开始愤怒,他们认为科学部门和政府欺骗了他们!如果早一点能够想到这条道路,那么多的同胞完全没有必要死在工厂里面。

革命派也开始煽动群众,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当初也煽动过,可没人搭理他们,他们从来就没有成过事情,如果情况仅仅如此,元首还是控制得住局面的。”

“发生了意外吗?”

白河分外有兴趣地问。

“是的,发生了意外,很严重的意外。就是因为这个意外,局面才变得现在这样无可收拾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科学部门的一个科学家,在理解了你的计划之后,瞒着其他人付诸了实行。”

“这不科学!!”白河惊诧地脱口而出:“没有准备工作,没有先期研究,没有足够的人手,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他做到了!以我们现有的技术,实践你的理论比你说的还要简单得多!他是智子的核心研究者,三体的技术总工程师之一,拥有使用智子阵列的权限。他直接使用阵列内存的备用智子扫描了自己的大脑,然后在阵列里建立了精确到原子级的1:1大脑模型,最后利用智子连接将自己的思维导入了阵列里面!整个过程简直是你们地球人写作的奇幻故事,就像是灵魂转移的魔法一样!”

“厉害了我的哥……”白河简单理解了一下这个三体人的做法,目瞪口呆之余心里只有一个服字,当然令他更惊诧是这个三体人的胆量。

准备工作、先期研究、实验品、助手统统地没有,如此粗陋的一个计划,直接就真人上马……

“这个科学家一定是个疯子吧!”白河忍不住脱口而出。

“也许是吧,我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疯子,但他的确干出了这种的事情,你可能没有听到重点,重点是他这一切是在智子阵列中完成的!”

“你的意思是…………?”

“是的。”三体人的语气同样充满了惊叹:“他代替主程序成为了智子阵列的中央控制器。”

“……牛逼。”白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最终只能憋出两个字来。

……

“对三体人来说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白河转念一想,说道:“你们有为了生存放弃身体的觉悟,并且已经有人做出了榜样,无论如何,这都证明了这条路是走得通的,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达到进行战争的地步吧。

“道理是这样的,可是元首得知了消息,立即下令封锁所有的智子阵列,并且以违反命令为名命令这个躲藏在智子阵列中心的科学家立即接受审判。”

“大概……这条命令没有得到执行?”白河马上体会到其中尿性。

“是的,这个科学家得知指令后立即宣布自己是三体人唯一的真神,将引导三体人民走上唯一的道路,号召所有的三体人民到他这里进行‘神圣的转化’,反对继续将资源投到地球征服计划上面,那是对三体人民最大的浪费和犯罪。”

“所以呢?”

“所以前往逮捕科学家的部队很快就和他的拥护者产生了冲突,在科学家的智子阵列里也诞生了第二批智子化的三体人,现在这些人和原本潜藏的革命派合流,各处攻占政府掌控的智子阵列。如你所见,这些年来我们的生活和科技研发都依赖它们,现在它们乱了,这颗星球就这样了。”

三体人叹息道:“你知道智子阵列可以封锁地球的科技,当然也可以封锁我们的技术武器,那个自称神的家伙对智子了解太深了,现在他又有了可以媲美智子的技术能力,政府控制的智子阵列反应只是慢了一点儿,大部分已经陷入混乱,只有少部分还在信息攻击下勉强维持着运转,即使如此,随着智子化的三体人越来越多,抵抗力也越来越弱了,像这里就已经完全失控了。”

“现实的战局很激烈吗?”

“当然;很多人小看了你的计划对三体人大众的影响力,政府军掌握的人力远不如反叛军,现在反叛军掌握的人数是政府军的四倍,这样大的人数优势不是政府军那点通用武器优势能弥补的,高技术武器被封锁,情报也不占优势。更糟糕的是政府军阵营的技术人员不断地倒戈,现在反叛军大概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二个星球了。”

“看起来是压倒性的优势了?”白河疑问道:“不过政府的反对究竟为什么会如此坚决呢?难道新道路的诱惑还不够大?”

“地球征服计划已经进行了快100个地球年了,那些远征军占当年全部三体人人口的十分之一,现在活着的三体人相当多数都是在舰队里休眠的远征军精英的亲人或后代,隶属于军方与政府高层的就更多。”三体人似乎陷入某种悲伤的情绪:“这个计划已经不可能停止了,让他们失去三体星的支持孤零零地漂泊在太空中,这是一种出卖。

此外,还有许多人坚持认为你的计划实质上是对三体人的彻底毁灭,或者认为那个科学家是个纯粹的疯子,站在政府军的一边的这些人并不在少数!虽然现在看上去他们只是被动挨打苟延残喘,但战争想要结束没那么容易!”

“所以你们的内战一时半会儿完事不了。”白河语气带着微微的幸灾乐祸。

“看来是这样的,要命的是内战之后还要内战。”三体人叹息一声:“现在看来反叛军优势更大一些,不过如果他们推翻了政府,很快会发现他们还要去推翻他们现在的领袖吧,他已经证明自己是个疯子了。”

他的情绪低落,看着从上至下滴着水的地下公路,显得十分之悲伤:“可是乱纪元来了又该怎么办,多灾多难的三体人啊,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节哀顺变,发生的偶然太多了,不然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如果我没有出现,如果那个科学家不那么疯狂——”

……你们也是吃光粒的下场,有光速飞船也没用,还是被外星人在金牛座干掉了。

在心里藏了下半句,白河安慰道:“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不用说如果,它已经发生了。”

噼噼啪啪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一条三体人的残肢不知道从哪里飞进了院子,三体人哀伤地站了起来:“事情你已经知道了,现在对你的研究工作已经失去了意义,至少现在你是自由的,我该走了。”

“介意说一下你要去哪里吗?”白龙追上去询问。

“我和一些研究所的同事找到了两台前些时候刚建成的小型阵列——哦,别奇怪,自从智子发明之后这东西一直没停止生产,还有一台破旧的飞船——当年开发宇宙飞行器制造的样品,我们已经决定了,转化之后就一起离开三体星。”三体人稍稍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拯救不了所有的同胞,就先拯救自己吧。”

“好主意,我和你们一起走怎么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206321.html

上一篇:从本征值求本征向量
下一篇:[转载]《土拨鼠之日》的几篇影评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5 04: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