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工作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xfyuwp

博文

“诺奖”之路 精选

已有 40232 次阅读 2015-12-14 22:45 |个人分类:文章|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诺奖,概率,评价,原创,交流| 交流, 原创, 概率, 评价, 诺奖


2015年12月10日,来自中国大陆的自然科学家首次站到了瑞典诺贝尔奖领奖台上,屠呦呦先生完成了这一历史性跨越。


记得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在2014年该院本科生开学典礼致辞中曾谈到:“从不怀疑中国会出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人才,这是概率为一的事件,不确定的只是时间的早晚和人数的多少。但是,中国教育的首要问题,还不是如何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杰出人才的问题,而是如何培养真正的‘人’的问题。”尽管钱教授主要谈的是教育问题,没有过多涉及“诺奖”,但对他关于中国人获“诺奖”概率为一的判断还是留下了印象。概率为一,即100%的确定性事件,剩下的问题则是时间早晚和人数的多少了。今年屠呦呦先生摘取诺贝尔生物学奖,回应了钱颖一教授的判断,时隔仅一年,来得快了些。


屠呦呦先生获奖后,引发了舆论广泛热议,热点之一是屠呦呦先生虽做出了最终被“诺奖”评委会认可的科技成就,但在国内没能得到足够高的认可。在对屠呦呦先生获“诺奖”感到高兴和振奋之时,确需检讨一下国内的人才评价标准。如今对屠呦呦先生而言,再多的荣誉已无足轻重,但以怎样的导向莱评判一个人的成就与贡献,则事关长远,是所有关注中国人才成长环境的人需要共同探讨的问题。


至于说屠呦呦先生没有博士学位,也没有留学背景等,倒并不奇怪,诺贝尔奖是一个世界性奖项,只要在所从事的领域中做出了够水准的成绩,就可能获奖,在“诺奖”的获奖历史中类似案例并非少见。记得2002年日本科学家田中耕一获得了该年度的诺贝尔化学奖,他也是一位既没有博士学位,也没有硕士学位的科技人员,从未在权威刊物上发表过有影响的论文。当瑞典皇家科学院为田中准备了获奖颁奖词后,田中还专门去函要求将其中对他的“博士”称谓改为“先生”。


日本文部省很注意搜集日本科学家的情况,掌握有一份工作于世界各地日本科技人员的名单,但竟也没人知道田中耕一是谁,在列满教授、研究员的名册中,查不到田中耕一。田中只是一名企业工程师,最终还是从互联网上查找到了一些田中的简历。


田中耕一当年获奖,倒是有一点与屠呦呦先生类似,即国际科技界对原创成果的尊重。田中耕一获得诺贝尔化学奖,是因为他28岁时在京都大学发表了一篇关于测量高分子质量的论文。对于这一测量方法,德国和美国的科学家进行了改进,用于研究基因时测量蛋白质的质量。但在发表文章时,都一再引用那篇原创论文,从而在评审诺贝尔奖时,评委会确定该方法的原始构想出于田中耕一,决定颁奖给他。


屠呦呦先生这次获奖,源于40年前她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所做的贡献。这一成果对于挽救大量疟疾病患者的生命无疑具有重大价值。尽管这一成果源于一次集体攻关计划,成果获得的时间距今已过去了40多年,且成果已被广泛用于药品研制与生产,并被注册不同的专利,但在“诺奖”的评选过程中,评委们通过调研评估,最终仍将原创的贡献归属给了屠呦呦先生。如何公平公正地对待原创成果和贡献,并合理加以保护,对促进科技进步无疑会产生重要影响,这显然是值得中国科技界学习借鉴的。


屠呦呦先生今年已85岁了,荣获“诺贝尔奖”,是对她一生科技贡献的肯定。回顾诺贝尔奖评选历史,高龄获奖并非少见。诺贝尔奖本是一个相对滞后的评判指标,并不总是能反映科技前沿的成果,获奖者真正取得成果的时间往往会是在几十年前。美国《华尔街日报》曾对这一状况做过形象的描述:“要确定2010年的创新领袖,我们可能不得不等到2060年。”2008年日本的下村修教授因发现绿色荧光蛋白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也已是80岁高龄,距他33岁做出重要发现的时间过去了40多年,他所做的关键性实验大都完成于46岁以前,此后沉寂了多年,似无更多有影响的成果。这也进一步印证了优秀的科学家必须耐得住寂寞,而不是热衷于眼前、近期的功利。时间虽不能保证最终的公平,但屠呦呦先生确实是幸运的,高龄获奖,可喜可贺。


关于屠呦呦先生是否发表过有影响力的SCI论文,对于她这样年龄和特殊经历的人,并不重要,毕竟所处时代不同,研究领域独特,不应用当今全球化、互联网时代的视角来评估几十年前发生的事。但屠呦呦先生是有SCI论文发表的,据可以查到到的有关记录:“屠呦呦先生的文献在CNKI(中国知网)被收录41篇,总被引次数截止2015年10月6日(下同)为840次;在Scopus(爱思唯尔公司)中收录17篇,总被引次数247次;在SCI(汤森路透公司)中收录4篇,总被引次数为141次。”


衡量一个科学家的水平,唯SCI文章显然有些偏颇。但能在高水平科技杂志上发表论文,进行广泛的学术交流则是必要的,对促进科技发展显然有正面效应,应得到鼓励。这次屠呦呦先生能顺利获奖,一个重要功臣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路易斯.米勒。作为国际知名的疟疾研究专家,米勒一直在关注青蒿素的发现问题,做了许多细致的调研工作,并到中国来与参加过“523计划”的研究者进行过交流,最终确定推荐屠呦呦,包括诺贝尔奖和有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拉斯克奖评委会回应更快一些,2011年屠呦呦先生就被授予了拉斯克奖,引起轰动。米勒为了进一步介绍屠呦呦的成就,在著名科学杂志《细胞》上发表了文章“青蒿素:源自中草药园的发现”,促进了这一有价值的成果为世人所知。青蒿素的提取无疑是很有价值的成果,但若缺少了米勒教授等人的执着推荐,屠呦呦先生摘取诺贝尔奖之路恐尚有曲折。广泛的交流是自身提高与获得认可的重要途径,发表有价值的文章应是体现水准的重要方式。


国人似有很深的“诺奖”情结,相信不会因为有了第一次而使期望值有任何降低,而通往“诺奖”之路也不会因为有了第一次而变得平坦,按照钱颖一教授的说法,相信中国未来获得“诺奖”的概率仍然为一,是确定性事件,但需要更多科技工作者持久、扎实、艰辛、开放的努力和付出。






屠呦呦获诺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0230-943411.html

上一篇:也谈“云的归属”
下一篇:归途天际

27 檀成龙 许培扬 吴力航 张立波 赵大伟 相宏伟 李土荣 王洪吉 周健 张行者 晏成和 彭真明 张骥 周向进 陈智文 王毅翔 白龙亮 胡文政 汪晓军 李庆祥 戴德昌 杨正瓴 abang loyalSciencefan zjzhaokeqin haishanzhidian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21: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