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工作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xfyuwp

博文

美国数值天气预报批判

已有 5541 次阅读 2019-5-19 16:02 |个人分类:文章|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数值预报, 美国, 差距, 体制, 建议


美国数值预报.jpg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CLIFF MASS教授在网络上也算是个大V级人物了,常针对一些问题发表尖锐观点,引起诸多关注,特别是对于政府机构的低效,总是毫不留情。这不,在2019年美国气象学会年会上,这位老兄又对美国政府部门的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开炮了,主题是为什么美国在发展数值天气预报进程中,科研开发与业务应用总是不能协调?

 

虽是探讨科研转化的效率问题,但明眼人不难看出MASS教授批评的目标实际上剑指美国数值天气预报水平的落伍。在演讲稿首页的附图上,四名运动员健步扎推奔跑在前,唯有一名步履略显蹒跚,被甩落在后,图上没有明示是谁,根据上下文无疑是指美国自己了。

 

教授如此揶揄自己国家的预报水平,是否有足够依据呢?他给出了一个排名曲线图,在美国之上的国家或机构确实不少,包括一枝独秀的欧洲中期数值天气预报中心,英国,加拿大等。CLIFF直言不讳地指出,无论是全球数值天气预报还是区域高分辨率预报,美国都远落后于所应达到的水准,美国海洋大气局的科研向业务的转化是低效的,科技资源的使用也是低效的。不知是否有NOAA的官员坐在下面恭听,成绩不够靓丽,恐怕也难以辩驳。

 

实际上,在经历了一些因灾害性天气造成的巨大损失后,美国国会已了解到问题的存在,批准了经费支持,并通过了“天气研究与预报创新法案”。而NOAA也在努力,近期通过多家参与招标竞争选定了新的模式FV-3作为下一代全球系统模式的核心框架,希望能扭转目前相对落后的局面。但MASS教授似乎并不认可,认为仅靠NOAA自身无法解决现存的问题,需要开放,调动更多的资源,由科研部门、私营企业与业务部门共同参与研发下一代模式。教授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否可行还需实践检验,多方参与要求更有效的协调管理和机制设计。正如教授所指出的,目前的新模式无法进行众创式开发,存在缺乏共同研发的框架结构,没有协同支持平台、文档也不健全等问题。

 

美国联合预报中心的模式发展咨询委员会也曾对发展滞后的原因提出了看法,美国天气局科研、开发与业务化之间的组织和结构存在严重缺陷,从美国的实际能力看,占有着巨大资源优势,包括科技实力、人力和财力,但没能采取协调、有效的方式去发展数值预报模式,若这种工作机制上的问题不解决,仅是解决一些表象问题不可能出现显著改观。

 

那么,所谓结构性问题又有哪些呢?CLIFF举例说,美国天气局内部的各研发机构都是独立发展的,游离于主流业务模式的研发之外,如地球系统研究实验室(ESRL)、地球流体动力实验室(GFDL)。ESRL研发了两个模式,NIMFIM,但将永远不会被应用。模式后处理和 水文预报也与联合数值预报中心不在一起,而天气局的科学与技术集成办公室与预报中心之间则缺乏有效协调。这种发散的组织结构又怎能形成合力、推动进步呢?

 

另一个问题是NOAA和美国政府对发展数值预报缺少具体的战略规划,而其竞争对手都有。NOAA有一个战略规划组,但并没有开展实质性工作,通常是列出一个很长的清单,都是需要做的事,但没有实际约束力,他们既不管经费也不管发展,只能是纸上谈兵,说说而已。

 

不但负责海洋大气事务的NOAA被指责,负责航天事务的国家宇航局(NASA)也未能幸免,被罗列的罪状是不务正业,不是协助NOAA发展大气海洋业务,二是独自发展很复杂的天气模式,开展气候变化研究。美国的联邦发展计划通常存在重复投资和碎片化问题,不是缺钱,而是十个机构在做相同的事。

 

    由于NOAA长期在运转落后的预报模式,迫使许多私营企业开发了自己的高分辨率数值模式,且已出现私营企业运行或计划发展全球模式,如松下、IBM公司就已开始这样做。

 

批评了一通后,该怎么做呢?MASS教授给出了他的几条改进建议。一是重组美国数值天气预报的管理机构,需要一个能统一负责的数值预报模式科研与业务管理组织,该组织要能够在NOAADOD(国防部)、NASANSF(国家科学基金会)、农业部等部门之间疏通运作,形成一致;二是NOAA要负责提供一个统一的共享模式开发平台,包含不同时空尺度,可供各研究机构和私营企业便于使用和改进,目前NOAA的模式系统过于庞杂,必须简化;三是要强化对基础物理问题的研究,包括模式物理过程、大气边界层稳定性、对流运动发展等问题;四是要加强跨机构的研究与业务间的协作。

 

如果NOAA能够从内部文化到组织结构加快改变,转机将有可能出现。MASS教授尽管批评严厉,但对美国的实力仍充满信心,认为ECMWF绝不是罩在我们头上无法突破的天花板,强大的美国科技实力一定能支持我们做得更好。

 

按照中国人的说法,信心比黄金更重要,MASS教授最终表现出的自信心还是很鼓舞人的。的确,美国在科技实力上的强大不可否认,没能做好也确实需要听取各方面的批评和意见,一家之言可能会有局限性或片面性,但能给批评者提供表达的机会和平台显然是值得称道的。ECMWF有句很牛的话:“一直被追赶,从未被超越。”既体现了有追兵在后的危机感,也反映出长期处于领先地位的自信心。居安思危,也是保持优势的重要因素。

 

  客观地讲,美国数值天气预报的水平虽与国际顶尖水平相比尚有差距,但整体水平还是处于领先行列之中。我国的模式发展水平还明显不如美国,该如何加快改进,也需要有紧迫感。数值天气预报模式技术水平在整个地球科学中也应是关键的核心能力之一,应纳入国家发展战略,且应得到各相关部门的协同支持。美国NOAA遭受的批评对我们而言也有可借鉴之处,能听到各方面的批评与建议对改进工作、科学发展是必不可少的。


美国数值预报2.jpg

美国数值预报3.jpg

美国数值预报4.jpg

微信公共二维.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0230-1179967.html

上一篇:防雹专家的“忧虑”
下一篇:听王坚先生谈“城市大脑”

8 杨正瓴 檀成龙 高峡 武夷山 赵建民 蒋大和 黄永义 迟延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1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