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洛桑卓玛 精选

已有 6124 次阅读 2014-4-22 08:1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藏族,女生,电子信息| 藏族, 女生, 电子信息

       来让我签字的这个女生,竟让我感动地一时语塞。

       这位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本科生,由我指导她毕业设计。虽然她总是怯生生地,喜欢称我为导师,但在这个学期里,我见她的次数并不多。

       学生很用功很主动,其间打过几次电话,但我不是开会就是出差,通话时间都不长。还有几次到办公室来,我正好有其它事情在处理,只是简单聊了聊就走。

       这也难为我,作为学院领导,开会、签字、接听电话,工作不复杂却很费时间。负责的科研项目,这个学期经历了,自然科学基金结题、民用航天项目中检、国防基础预研申报,每个环节都得操心。

       和本科生的接触,除了主讲一门《通信原理》外,就是指导七个同学的毕业设计,都是交给研究生在带,他们一人负责一个。

 

       洛桑卓玛,便是这七位本科生中的一个。要说知道她,是在三年前,还清楚记得那一年,乌鲁木齐发生“七五”事件,学校责成各学院,掌握少数民族生源的情况,帮助解决他们在学习、生活上的困难。

       分析来分析去,觉得最突出的要算去年,从西藏自治区招来的六个藏族学生,这一年多考试下来,成绩清一色的,不及格。

       这也难怪我们学院,几个本科专业,电子、通信、自动化、生物医学工程,收分很高,学习较难。而这六个藏族学生,数理基础差不说,汉语交流还存在不少困难。

       这也难怪我们学校,去年拉萨“三一四”事件后,扩大在西藏自治区招生,招来不少真正藏区的学生。不像过去的西藏生源,大多是当地汉族,而有藏族名字的孩子,几乎都来自四川。

 

       合理的解决方案应该是,让他们读一年预科,首先克服语言上的障碍。但这样会增加学制,即使主管部门同意,也会加重学生的经济负担。

       如果单独制定培养方案,降低他们的学习难度,似乎也不妥。毕竟大学本科,有全国统一的培养标准,只单独放松了他们,不仅影响学校声誉,还对他们的成长不利。

       好在我们学校,规定第一学年下来,可以重选专业。文科学习相对简单,这些藏族学生,就一个、两个、三个,开始到办公室来,申请离开我们学院。按他们自己的话说,将来回西藏做公务员,这些工科知识,也没有什么用处。

       如此简单解决问题,想来总觉得不爽,这些贫困的藏区孩子,千里迢迢来到内地,起初一定豪情万丈,选择了我们的学院和专业,最终却落到如此结局。

       几乎都转走了,唯一只剩下一个,还不见动静。

 

       我还清楚记得,那个星期六的上午,一位个子不高的女生,来到办公室,涨红着脸,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怯生生地问我:“老师,能不能不让我转文科?”

       我知道,这就是那个藏区孩子,还是个女生,便招呼她坐下,问叫什么名字?

       “洛桑卓玛。”她声音虽小,却很清晰。慢条斯理地,一字一句,把学号都告诉了我。

       “专业是老师选的,我能学好。”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看来经过深思熟虑,不容更改。

       我查了查成绩,六个孩子中间,她算是最好的。虽然也有科目没过,但分数已接近及格线。

       “专业是老师选的,我不能半途而废,让老师失望,别人看笑话”。她又强调了这句,让我心生好奇,问她来自哪里?

       “山南”,她说。

 

       山南。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拉萨河、雅鲁藏布江以南,松赞干布诞生的那一片草地。那里天好蓝,草好清,牦牛成群,绵羊满山,格桑花紫的神秘,油菜花黄的耀眼。

       她却说:“我们不住在河谷,我们住在山上,浪卡子县,岗巴拉山口下边。”

       岗巴拉山口?我确信自己到过,在通往羊卓雍错的路上,海拔近5000公尺。

       “羊卓雍错,对了,登上家乡的山顶,远远能看见圣湖。”她变得兴奋。

       “那么高的山,读书不容易吧?”我问。

       “山高还不要紧,而是在我们那里,一般人家,是不让女孩子读书的。”她显出沮丧。

       这让我想起,上次路过浪卡子去江孜,车停在岗巴拉山口,看见几个藏族女孩,背着弟弟妹妹。一问,都辍学在家。

 

       洛桑卓玛如愿,留在了电子信息工程,却成为我这几年来,较为担心的一件事情。每次见面都会询问,好在她名字特殊,库里很容易查到。明显感到她的成绩,每学期都有进步。到了大三下学期,已经算是中上水平。

       那一个学期,她选了我的《通信原理》,一百多个学生,她是最认真的几个。从不缺课,不迟到早退,上课注意听讲,课前预习,课后复习,按时交作业,让我感到很欣慰。

       记得有一次,我还问起她,当初为何一直强调,“专业是老师选的”?

       她说:“高三的数学老师,是来自安徽大学的研究生,到我们中学支教一年,给我填报了这个专业”。

       “老师说,西藏现在虽然落后,但很快就会变好的,电子信息工程是高新技术,将来一定会用的着”。

       期末《通信原理》考试,我给她打了85分。

 

       洛桑卓玛终于毕业了,还顺利拿到了学位证,来与我告别的时候,她显得很兴奋。说起学校今年,提高学位标准,电子专业的一次授位率,还不到六成。

       我问她会不会?是这一届的优秀毕业生。她说怎么可能?四年的平均绩点太低。

       其实我倒觉得,依她的努力,凭她的坚持,应该获得这项荣誉。沉默一会儿后,我换了个话题,说想听一听,她将来的打算。

       她说,从内地毕业的大学生,回西藏后,都会安排成公务员。但她还是想先去,参加移动公司的选拔,争取找到一份,与专业相关的工作。

       “过去说女孩读书不行,现在说女生做专业不行,只是想证明一下。”

       她还打算,再过几年考研,毕业后在拉萨的大学教书。“虽然现在,英语还差得很远。”

       洛桑卓玛终于毕业了,她走的很远很远,也许我这一生中,都不会听到她的消息。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787295.html

上一篇:说说大学里的事
下一篇:已读不懂母亲

38 白图格吉扎布 虞左俊 姚朝龙 廖晓琳 庄世宇 陈启佳 吕富成 李宇斌 陈沐 薛宇 潘昱 梁建华 董全 梁进 罗帆 李岩 肖振亚 唐凌峰 关法春 李本先 王桂颖 史燕青 翟自洋 李学宽 李天成 陈桥生 李志俊 徐大彬 梁季阳 李超勇 蒋德明 hangzhou anran123 jimiyg hillyuan haoye chenhuansheng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2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