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junappl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junapple 喜欢上课并且不断钻研如何上课的老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博文

从薛老师想到…

已有 3374 次阅读 2015-12-13 20:5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周末在外出差,忙忙碌碌的,也没有注意到大学士在群里面或者是在朋友圈里说的薛老师去世的消息。今天看文冤阁大学士关于“公益英语轻教育项目”的推送,他最后说了一句,今日刚参加薛老师的追悼会,心情愈发低沉,继续无意文事。

……

薛老师是我们高二的数学老师,在上海中学这样一个数学教育特别注重的高中,每一个数学老师都极富有特点,并且如神一般的存在着。薛老师接手我们班的时候是在高二,他的口音和高一的老师很不同,但是上课时候也是异常的清晰。薛老师有很高度数的近视眼,他的眼镜看上去总是厚厚的酒瓶底。我坐在第一排,上课时候我总会想着去看看他的眼镜,看看眼镜后面的他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也担心,他会不会发现我,然后叫我起来回答问题。不过好像即便那么近,他应该也没有注意到我在看他吧。每次上课,薛老师会夹着一叠教案,有些摇摆的进来。他讲话的时候会露出一嘴黄黄的牙,一看就知道应该是烟瘾很大的人。上课的时候慢条斯理,语速不快,会带着我们的思路一点点的展开。其实这些老教师的风格都是如此,娓娓道来的感觉。对于高考这样的指挥棒,在那时候的数学课上并不是很明显,一来因为我们高中本身数学要求就会高些,二来因为像薛老师这样的老教师,教学的目标应该不是只为了高考。现在我自己做老师教了几年之后,才能感觉到,真正牛叉的老师那种授课的方式,润物细无声。薛老师走路也不快,一摇一摆的,总有时候会觉得,如果不在墙根边上,会不会一下子没有了支撑。

薛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年,高三时候又换回了高一的老师。想想高二刚开始并不喜欢换老师,不过结束之后,却也会常常想起。或许就是他的背影,他的眼镜,他的满口被烟熏黄的牙,还有他简单的认真的课堂。

我对薛老师的记忆,就这么一点点。之后毕业后回去过两次,也都没有再见过薛老师,应该在我们毕业后不久他就退休了吧。今天看到大学士的消息,便想起了这些,提笔记下。


教学是在大学以下被重视的,因为有高考。有时候我们总是在说学生们进了大学没有了目标,所以不断的厌学,从学霸到学渣。那大学的老师不也是有别于高中么?还有多少老师的授课,会把培养人作为目标呢?把一切交由学生的自学,美其名曰是帮助他们成长,而却缺少真正的帮助成长的指导。

所以大学多的是教授,缺少的是老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63127-943164.html

上一篇:额定的教学与评职称的上课
下一篇:致即将毕业的你

2 姬扬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