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西安现象及其困境

已有 2934 次阅读 2022-1-17 16:5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R-C (17).jpg

疫情岁月也是有小品级表演的。昨日西安疫情防控记者会上的颈椎病问答火遍全网,是该聊几句了。西安疫情自2021-12-9日发现以来,距今已经40天了,经过严防死守,在付出巨大成本的前提下(西安2020年的GDP达到10020亿元,平均下来每天的GDP为27.7亿元,40天约1097亿元,即便不是完全停摆,按50%规模运行,也已经损失550亿元,再加上无数次核算检测,对于千万级大城市来说也是巨大的成本:混检每人次10元,算下来不是小数),目前可以初步研判疫情基本控制住了,但是在这波疫情处理中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没有苛责西安的意思,疫情防控属于世界性难题,问题是西安在防控治理中暴露出的问题具有普遍性,值得说两句。

1、各级管理者的社会治理意识与能力仍处于前现代阶段,仍然是行政为主的计划经济模式,治理水平与社会发展程度严重不匹配。如行政命令一刀切的让医院停摆,导致孕妇流产、急症病人去世等悲剧事件的发生。

2、专业的事情还是要由专业的人来做,这不但保证了效率,也节省了行政资源。比如让志愿者给居民小区配送货物,这就是相当没效率也屡遭诟病的事情。要知道我国具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物流网络,只要给快递员做好核酸检测与安全防范,整个城市的疫情防控会顺畅很多。这么专业的事让那些一头雾水的自愿者来做肯定没有效率,而且累得要死,还模糊了他们的主要任务。市场经济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会了。

3、现代城市治理是一件超级复杂的事情,远非行政部门单独所能完全把握的。相关方案的设计一定是基于知识而不是行政权力,只有治理与知识结合,方案才能提供最优的解决路径。如这次防疫中出台的每项政策几乎都遭到了社会的吐槽,原因就在于方案考虑太不周全,存在重大技术性瑕疵。令人费解的是西安是我国高校最密集的区域,大学林立,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完全可以根据需要把这些人才纳入方案的设计团队中,甚至委托给他们,如果真这么做了,效果肯定比现在强。人才是一个区域有用的力量不是当摆设的花瓶,再者说了,那些每年设立的科技项目能否与自己的城市有点关系,否则研究还有什么用?

2019103015061192279.jpg

西安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我还没有去过只是路过,15年前曾在那个站台上吸过一支烟,幻想着大唐该是什么样的景象?此刻,希望它能大刀阔斧地改变治理模式,快速战胜疫情,回归繁华,祝福西安!

OIP-C (34).jpg


新一波疫情更加难缠,对城市治理的要求更加高了,希望西安成为我们所有城市治理模式改革的标本,由此也引申出本人的三个推论:

其一,大凡计划经济观念根深蒂固的地方,社会缺乏活力,应对危机缺乏灵活性也比较僵化。在这种语境下人的处境会更糟糕。我深信市场不仅提供效率,也提供人作为人的尊严与自由。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哈耶克的书,对于计划的体验与哈耶克的观点高度趋同,那是人类致命的自负的表现,也是一切灾难的宏大开始。

其二,计划经济会导致大范围的平庸的罪恶。每个人都在遵守规则,每个人看似都有理,那些存在千百年的常识与良知就在这些僵化规则的对峙中彻底失灵,然后悲剧就发生了。这是计划体制下无解的困境。

其三,当现有的治理水平已经显性地赶不上社会发展的时候,城市治理必须与知识和人才合作。下放权力恰恰是未来分摊责任的最好方式。别笑,西安还是很发达的地方,未来那些更落后的地方一旦有疫情了该怎么办呢?一句话,调动全省的人才、身边的大学等,借助外部智力资源不丢人,这恰恰是文明的体现!否则,再滥权会出更大问题的。


web-1399705.jpeg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2-1-17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9-1321465.html

上一篇:关于疫情,中医诊断让人蒙圈
下一篇:读已死之人的书之162: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29 张学文 尤明庆 贾玉玺 宁利中 郑永军 周军宜 武夷山 刘立 牛凤岐 张晓良 雷宏江 王启云 周忠浩 曾杰 王庆浩 夏炎 鲍海飞 冯大诚 赫荣乔 杨正瓴 黄河宁 刘秀梅 逄焕东 彭真明 郭泽坤 胡泽春 朱志敏 姚小鸥 李万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2 11: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