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il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ili

博文

拉萨以西,西藏往北 精选

已有 6571 次阅读 2016-9-10 21:5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style, 西藏, 拉萨, justify

雪山之下。

沙上有印,风中有音,光中有影。

这里是西藏往北:群山连绵,狂风呼啸;骏马奔驰,野驴跳跃;苍鹰盘旋,鸥鸟翱翔;雪山熠熠生辉,圣湖蓝蓝闪亮;天空和草地相接,生命去雪峰不远。

阿里大中线,起点阿里狮泉河,终点圣城拉萨。

这条线连接起藏北高原上的一个个湖泊,又名一措再措。骑行1200公里,跋涉在海拔4500以上的烂泥路上,只为那些醉人的雪山圣湖。

          (一)高反错那措

我在7月24号离开西安。

那一天,暴雨洗劫了西安。古都罕见地开启了游泳模式。火车混乱一片。我不敢睡觉苦苦等着不知何时能来的火车。历时90个小时,终于到达此行的起点——阿里。

阿里,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阿里,西藏的西藏;

阿里,千山之巅,万水之源;

阿里,世界屋脊的屋脊;

阿里,人类生命的禁区,动物的神奇天堂。

未及休整,第二天我就出发了。

当晚露宿在海拔4800米的工棚旁边。白天骑车时还生龙活虎,睡觉时却高反了。头痛欲裂,胸口仿佛压上大石,呼吸极其困难。根本无法入睡。大概凌晨3、4点的时候终于睡着了。早上起来,每穿一件衣服都要喘半天,嗓子干到冒烟,嘴唇干裂,此后的二十六天,每天早上起来,两瓣嘴唇都要粘在一起,每次都在疼痛中张开嘴。想喝热水,跑遍周围的帐篷,只看到一个藏族大哥在。他烧了热水煮了粥。我喝饱了热水。而粥里有羊油却没盐,喝两口就吐了,水也吐尽。那时候,胃还太矫情。后来,干涸的肠胃能接受藏族所有的食物了。这样的体能,开始了新一天的跋涉。

这样的场景,前三天每天上演。每天都在吐的空荡荡的情况下出发。我以为我已经对这条线路做好了准备,原来并没有。那三天,我无比想念我妈,想念我女朋友。每天的天很蓝,云很白,山很美,水很清。我却虚弱的无力欣赏。

第二天,翻过了海拔5300米坡度简直变态的娘仁姑打山。在垭口时,有些意识模糊。那一刻,真的把自己感动到了。那是我离天最近的时候。

第三天,抵达此行第一措——错那措。湖水一半湛蓝,一半清亮。对岸雪山连绵,湖边草地丰茂,牛羊成群。心情开始好起来了。高反基本适应,胜景又如此。前方将到亚热乡。那里有床,有肉。自然心情舒爽。沿着湖岸,望着雪山,骑到亚热乡。数十只野狗在村口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二)成长昂拉仁措

出发后,我才发现,我的能力是配不上阿里大中线的。

那几天,高反的我迷迷糊糊,也没劲看路线。全凭队友棉花安排。

于是,他把我们带到了无人区。

天空中的雨下个不停,眼前所有的角落都黑蒙蒙的。离开亚热乡,开始走向昂拉仁措无人区。

进湖前,见到了最后的人烟——一个遗落大山深处的小村子。

村子在河边。河道蜿蜒纵横,四周巍峨大山。金黄的落日砸在河面上,水里少有的植物摇摇晃晃。

村里的藏族人似乎从未见过汉人,几乎全村出动围观我们。队友棉花和老虎去找人买羊肉。留下我一人接受全村人的目光。

他们像个孩子一样不时摸自行车,摸驮包,摸手电·······细细观察看到的每一个东西,当然还有我。我们互相无法沟通,觉得对方说的什么鸟语。

他们买了两个羊腿回来。后来我们自己动手炖了,至今我仍然时时怀念起那鲜嫩的羊腿。也许因为及饥饿,或许那会成为我此生都怀念的美味。

落日余晖,波光粼粼。我们告别村子走入昂拉仁措。

没有人骑车来过这里。前路于我们都是未知。原计划4天走出来,后来无法控制的跋涉了6天。

在平原日行百公里实在简单,而在此,日行二十公里已然不易。

入湖第三天。站在山上远远看见昂拉仁措湛蓝的湖水,望着连绵巍峨的雪山,想象着第一次有人把自行车放到这里,一种豪情涌来:原来我也可以!我们从山上俯冲到湖边,在远远的雪山下画下恣意洒脱的弧线。原生态的越野路,无比畅快。

成群的藏野驴在不远处吃草,谨慎又好奇的看着我们。

藏野驴是高原最活泼的生物了。它们外表温顺,内心狂野。总是蹦蹦跳跳,叫个不停,常常地,你能感觉到它们的快乐。

帐篷扎在湖边。三顶帐篷在偌大的岸边,那么孤独,辽阔。而我无可救药的爱上藏北的荒凉。那一无所有的荒凉常常把我感动的想哭,其实风景也是有感情和温度的!

雪山排列,湖水拍岸,浪花溅起,鸥鸟乱鸣,野驴狂奔。我静静地坐在帐篷里,内心无比温软,虽然这里是无人区。

第四天,每人剩下不到200ml淡水。沙地也越来越松软,车子过去就是一道沟。我和老虎已经没办法骑了,一整天都在推车。

因为水少,我一直不敢吃干粮。耗水!

藏北是干旱区,下过雨后,地上很快就会干。那天阳光灿烂,毒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和我们,强烈抽取我们体内的水分。

上坡的时候,差不多推两米我就要不停的喘气。那时候,真切的认识了一个词:空气稀薄。

最后当我终于从湖盆挪到高处的山脊时,终于走出来了!内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阿里此时温暖又热烈的阳光照在我身上,大风吹动地上的矮草,瑟瑟发抖。远看湖水,更加湛蓝平静。

天黑了,藏北如约下起了大雨。我已经渴的脱水。接了半锅水喝起来。那水的滋味很久以后我还会记得。虽然那么冰冷。

第五天,左奔右突一整天。原来只是原地打转。

晚上9点。狂风大作,天空压满黑云。我们还在湿地乱窜。

循着最近亮着灯的帐篷走去。暴雨将至。那盏灯是那么温暖。走过一个个小水泊,短短六七百米让我觉得是那么长,是一种怎么都走不到的距离。

见到主人。所幸他儿子会说汉语。同意我们在羊圈睡。羊圈是一顶大帐,是几十个小羊羔的地盘。

说汉语的小伙子叫强巴。上初三。

坐在温暖的帐篷里,喝上一口喷香的酥油茶。满满的幸福感涌遍全身。人类社会原来这么值得留恋。

火炉上放着一个巨大高压锅。炉上的火苗往上蹿,随意跳动。我突然觉得跳动的火苗是这么可爱。而锅里咕咚咕咚的声音几乎可以说是迷人了。满帐游荡的香味强烈地勾魂。

强巴妈妈让强巴问我们吃不吃饭。

“吃!”来到藏北我从来不会不好意思。

我们一碗接一碗的喝羊肉粥。阿姨一碗接一碗地给我们添。

热腾腾的羊肉粥湿润了我久旱的肠胃。普通的食物是那样美味。哪怕羊肉粥里没盐。

吃饱喝足。躺在满地羊粪的羊圈。羊羔已经睡下。帐篷顶被剪下一大块,自成星空房。

漫天繁星,近在咫尺。星空倾斜着盖在身上。荒野静寂。

我越看阿里的星空,越沉醉其中。康德应该来此看星空:“有两件事物我愈是思考愈觉得神奇,心中也会充满敬畏,那就是头上星空与心中道德律。”

早上,羊羔咩个不停。一只跳到我睡袋上在我身上走来走去,撒了泡尿又叫唤着跳开了。

空气清新,凉爽怡人。四周雪山连绵。阳光穿过雪峰洒在草地上。绵阳牦牛早已洒满草地,低头享用清晨鲜嫩多汁的早餐。家里的大黑狗到处转悠着。

强巴一家人帮着我们装车。阿姨拿出一大包自家做的奶酪塞给我们。虽然很喜欢吃,我还是放回他们帐篷了。

太阳升地高了。雪峰洁白发亮。

我们三人各自拿出能给的东西送给他们。

阿姨一碗碗灌我们羊肉粥。

我却不争气的很快就饱了。

我们装好了车。

地上的野花开地很艳,红的,白的,黄的·······也不管荒凉的没有人欣赏。

叔叔拿出一袋羊肉让我们带上吃,受人恩惠如此,哪里还敢贪要。

要出发了!

微风吹在脸上舒服极了。

阿姨嗔怪着拉我们再喝一碗酥油茶。

喝下一碗还有一碗!

阿姨清瘦慈祥,热情温暖。我又一次想我妈了。同样的慈祥,同样的热情温暖。

那天的阳光无比灿烂。

我们一遍遍挥手告别。

原来陌生人也是难以挥手的,双手挥不起心中的感情。

中午分吃完三人剩下的全部食物。

天空蓝的透亮,蓝的纯净,阳光一反常规地灿烂。后来发现,那样灿烂一整天的晴好在这一月中仅有两次。

狂风骤起。逆风行走。沙地松软。

码表上的数字始终跳在4码左右。你无法想象这样的速度出现在平路上。

三人不断吃糖对抗饥饿。那是仅剩的食物。

后来,我吃不下了。

感觉那个叫仁多乡的目的地远在天边,是我车轮怎么也滚不到的地方。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一阵阵地眼发黑,头发晕。

我知道是低血糖了。

下车拿起冰糖,塞在嘴里一大把。太腻甜了!不幸的是,出发前灌的三瓶水在这样的阳光下早已榨干。

又塞一大把赶快嚼。没有水。

再塞一大把赶快嚼。没有水。

最后塞一把在嘴里等着化完。

那时候,我重拾了早已被我遗忘的常识:食物的全部目的只是用来生存。

我只能用意识告诉自己要不停蹬车。不停蹬车。直到那个远在天边叫仁多乡的地方。那里有可乐,有肉,有床·····那是在中线第一次感受到意志力,不幸的是,后来又感受了一次。

太阳斜下山。黄昏的光线依旧刺眼。旁边的挝那荣措海水一样深蓝。

我爬上一个坡意外的看见几十间屋子的建筑群。

我知道,可乐,肉,床就在前面。

那是六天前就说起的地方;

那是四天前就该到达的地方;

那是远在天边终于到达的地方;

那是叫做仁多乡的地方。

昂拉仁措的走出,让我明白。中线不在话下。

那时候,我知道,我配得上中线了。


            (三)沉醉当惹雍措

当惹雍措是我一路上最喜欢的湖。

当惹雍措,藏区第四大圣湖。滋生养育了古老的象雄文明。湖边的文布南村成为无数文青膜拜的地方。

我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当惹雍措。

达果神山身披白雪,矗立湖岸。

湖水深蓝,纯净的不染一尘。

我静静地端坐着。头顶云朵漂流,变换不定。

心中好像涌出万千情绪。却又空无所有。

湖水平静的一动不动。宛如一整块蓝色的玉石。

两只麻雀在我身旁吃食。藏地的动物都特别肥。从不担心人会伤害它们。藏族忌杀生。

我愈盯着湖水,愈不想停下。

湖边稍高的草丛被风吹的猛烈摇动。

我难以自持的想哭。

这一无所有的湛蓝强烈催生我的感情。我无可救药的爱上藏北的荒凉。天空一无所有却给我安慰。我喜欢和队友保持一段距离,一个人独占荒野,享受那深邃的孤独和辽远的荒凉。有时候,我会盯着沙地上的野草发呆。心中温软,溢满了感情。我不知道是因为这荒凉的生命还是生命的荒凉。

在当惹雍措第二天,又一次感受到意志力的存在。

出发时,飘起小雨。我们以为像往常一样很快就停。

云越来越厚越来越黑。

藏北只要下起雨,常常就会由夏天进入冬天。

风,凄风;

雨,冷雨。

接连不停的沿着湖岸上坡,下坡。

未久,小雨变成大雨。

手冻地已经捏不动刹车了。身上开始发抖。

不能停下。这样的雨,停下来几个小时就完了。一遍遍告诉自己。

身上的衣服全湿。每次下坡冻地牙齿打颤。第一次如此厌恶下坡。不停的搜寻着房子。要是遇上房子,哪怕主人推我走,我也绝对不会走的。

下一个弯也许有房子吧,

下一个弯也许有房子吧,

·········

大雨中4个小时后,前面的棉花把我叫到羊圈。

找主人买了一袋羊粪生火取暖。

天气迅速放晴。太阳也出来了。湖水变换着不同的蓝色。

火苗蹿的老高,心里企盼它蹿的再高一些。

达果雪山周围云雾消散。洁白晶莹。

晚上十点在湖边扎营。

月亮挂在山上。那一天是满月,

月亮明亮的耀眼。四周有一圈光晕,云彩在周围流动。湖水被照地发亮。湖水里也多一个月亮。

雪山周围有一些云朵,月光照出云朵的轮廓,雪峰只露出头。

我躺在帐篷里听溪水呼啦啦的流淌···········


           (四)日落当穹措

到达当穹措边的文布北村是傍晚时分。

文布北村沿山而建,层层拾级而上。房屋紧密,错落有致。

坐在稍高处的二楼茶馆,要上一壶甜茶。甜茶浓郁的棕色,上面缀满了小泡沫。甘甜的茶香混着茶香飘荡在空中。

楼下是个小广场,颇多藏民坐在那里懒洋洋晒太阳。

窗外就是当穹措,湖水颜色一日三変。湖面四周都是高山。

呷一口甜茶。看着窗外。

天空淡蓝。日落金山。云霞火烧。雪山洁白。

“老板,再来一壶甜茶。”

···············



(五)最后的一措再措——色林措

色林措,

鬼湖。

我站在湖边听风。

水面蓝地通透,一眼望不到边。湖心山几座,湖水清澈。水底碎石看的十分清楚。

湖边绵羊成群,低头吃草;骏马数匹,驰骋草原。藏羚羊神出鬼没,窥探着我。

我以为的最美湖区,最后的一措再措。

曾经,色林错极大。

后来,气候、地质变化,湖盆上升,色林措分出三十几个卫星湖。

行走湖区,一措再措,一蓝再蓝,措措都不同,蓝蓝各相异。

早晨,光线从色林措东面的云层透过,略过水面照过来。

天空柔和的淡蓝,夹杂着黑色。

月亮高高地挂在西面。昨晚借宿的人家都已经起来在挤羊奶。

“你吃”女主人递给我一大块只用白水煮过的牛肉给我。

早晨的空气真是清新,雄壮的大山也添了几分秀气。

女主人给我一把刀,这牛肉咬不下来,只能用刀。

我擦去嘴角的酥油茶,还能闻到浓郁的香味。

挥手。

上车。

开始一个人的一措再措。

前一天一场暴雨阻断了我和队友。早晨出发时的“在前面等你”成了最后的告别。

太阳高了些,云层分明的红········

     (六)结

我回来了,心流落在藏北。

拥挤的城市溢出荒漠,孤独的藏北载满温暖。我们淹没在城市,带着被物质喂饱的漠然,一路走向《美丽新世界》。

我是那个出发前还不会搭帐篷的人,那个矫情地挑剔吃喝的人。

跋涉到后来,我能在风雨中迅速撑起自己的小窝。我能吃下所有的食物,哪怕那只用白水煮过,哪怕带着羊油的白开水·······

我无可救药地爱上藏北,爱上荒漠,爱上孤独,爱上无人区。

这里是西藏往北:群山连绵,狂风呼啸;骏马奔驰,野驴跳跃;苍鹰盘旋,鸥鸟翱翔;雪山熠熠生辉,圣湖蓝蓝闪亮;天空和草地相接,生命去雪峰不远·············

队友棉花剪辑的路上视频: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0NTU1OTUxOQ==&mid=2247483694&idx=1&sn=64c63b85e59f6ddd24bd398dfd4153e3&scene=1&srcid=0905BJVUMTcHB07vb2oMq86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别人镜头下的藏北,真实风景远比镜头震撼:

http://www.xinpianchang.com/a31051?source=weixin&people=user&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




游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42364-1002162.html

上一篇:意纵天高

33 王德华 李莉 董全 赵建民 孙启良 张海霞 陈智文 徐世文 苏德辰 刘光银 高建国 李恒乐 李学宽 武夷山 雷蕴奇 徐耀 陈儒军 姚卫建 王桂颖 孙颉 周向进 黄仁勇 白龙亮 强涛 余皓 杨正瓴 biofans xlianggg anran123 aliala ahmen phenni bshhz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