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univers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tumuniverse

博文

【电影】我们到底知道多少(2006)

已有 5048 次阅读 2012-6-29 12:03 |个人分类:意识科学|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量子力学, 电影, 意识

 

我们到底知道多少(续)


 

 

我们的思维创造了我们的身体,这创造是从细胞开始的。谁给这些细胞下命令呢?命令来自于我们脑部的神经网络。基于我们预存在那里的经验和信息,我们用一个盒子来存放我们对于生命的解答,那里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学反应。所以,我们为了要改变那些化学变化,我们就需要去改变我们的神经网络,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去改变自己的个性,意味着我们需要去改变自己的态度,或者说是改变自己和四周环境相互作用的方式。每次我们根据自己的个性一直做着这样那样的事情,一直不断的体验同样的心意,我们所做的那些都是在原来自己个性的印记上一次次的扫描。


人体细胞周围的感受器的特性之一就是它们的灵敏度会有变化。如果对一种感受器使用相应的药物或体液进行长时间的密集轰炸,它就会变的萎缩,数目也会跟着变少,或者说它们会变得不敏感而且低调。因此,即使再有同样剂量的药物或者是体液,也只能引发一个更小范围内的反应。


如果我们持续不断的用同样的心意、同样的化学品去对细胞进行狂轰烂炸,当那些个细胞最终需要在进行分裂的时候,那些分裂出来的细胞妹妹或细胞女儿们就会拥有更多对应的感受器,对代表特定情绪的神经肽敏感的感受器会变得更多,而那些为维生素、矿物质、营养摄取和体液交换的感受器会相应变少,甚至一些处理垃圾和负责排毒的功能也会相应弱化。现在看来,老化就是由一些不当的蛋白质产物所造成的结果。变老的时候我们的身体里都在发生些什么?我们的皮肤变得缺乏弹性,我们体内的酵素出了问题,我们的消化功能不像原来那样好了,我们的关节开始变的易碎而且不像先前那么灵活,我们的骨头变得疏松……,老化就是由一些不当的蛋白质产物所造成的结果。


这是的问题也就被提出来了:我们吃的跟这些有没有关系?多补补是不是有些好处?经过几十年对感情的滥用,细胞在经受这么长时间的化学品的狂轰滥炸之后,甚至不再存有那些能够接受营养的感受器,那些所谓的补品能有多少助益也就不言自明了。


如果说有人对某些东西上瘾,无论是可卡因、海洛因、尼古丁或酒精等,它们似乎都能够阻断新的脑细胞的产生,不过这种阻断会在把瘾戒除之后消失。


如果你看不到陷阱,你得去试,知道你能看到陷阱在那儿为止。因为你只能从那儿学到这种知识,你得接受留给你的这种唯一的学习方式,宇宙已经把这些东西带到了你的家门口,还有给你提供的这种学习方式,如果你愿意用超越自己的定势去思考。忘我,不是说我们在物理上消失了,而是指我们要跳出大脑里跟个性相关的区域,我们并不存在于这些脑部的关联中心里,这些关联中心只是在不断的重申我们的个性和习气。


现在我们有了思想如何运作的科学理论,思想如何能让我们的身体变弱,许多的科学家进行研究,研究结果显示思想的确会弱化我们的身体,我们平时想的很大程度上会创造我们的现实存在,它们能够依据你对自己的看法塑造你。


我们总是拿一些不可能达到的标准来作为参照,把自己的情感需求寄托在一些脱离现实的参照物上——比如电影、小说、戏剧、新闻等媒体上。现代生活给了人们这么一种机会,它能够让人们不用切身感受也能获得经验,然而,这个并不是标示人类伟大的证明,相反,我们是被周围这些镜花水月的假象催眠。媒体,电视宣传,通过营造一种理想生活的幻象,让人们去追求一些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因为包括外表以及对于美丽和勇猛的定义,全是幻想……有许多人因此屈服,选择一种平庸的生活。他们的灵魂从没得到过关注,他们内心的渴望也没有得到实现的机会,所以他们期望成为另外的什么。但是,如果他们选择倾听内心的渴望,问问自己是不是还能做多一些,或是走的更远一些,或是问问自己从何处来,生命的目的是什么,到何处去,死后会是怎样……,当人们开始探求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精神上的动摇,让他们有一种快要精神崩溃的感觉。实际上,他们所正在经历的,所在做的事情使自己原有的生活观和世界观开始四分五裂。所以很少有人能进行这趟旅行,因为它让人深深不安,我们生活中原有的一切框架都会被打破。然而我们必须用这种方法来解放自己。有时候这个过程会让人相当尴尬,从过去的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转变到自控的另外一个状态并不容易,与之相伴而来的会有一种内心的混乱,许多人挺不过这个混乱过程,最终放弃了改变的愿望,转回到依赖过去那种虚幻的安全感,选择一种有条不紊的生活方式,直至离开人世,但他们在精神上压根没有前进——在那个我们称之为生命的试验中。


我们处在大脑的一个全新疆域中,正因为我们身处一个全新的地方,我们能够重新建立那个区域的脑回路,严格的说是重建一套新的概念体系,最后,它从里到外的改变了我们。


如果我改了主意,会不会改变我的选择?如果我改变选择,会不会改变我的生活?为什么我无法改变?我沉迷于什么?如果我丢失了那些化学品上的依赖会怎么样?与化学性相符的那些人、地、物、时间或事件我不想失去,因为我自己会面对一种化学品缺失的情况。综上,人生就是这么一出戏,我们的生命是一本巨大书本其中的一页,在其中,我们永远都会是我们自己。


但是,总是那些内在的、固有的、雄心勃勃的追求,不断的让我们感觉如坐针毡,它会驱使我们从枯燥无聊的自我反省、自我憎恨转变为追求新梦想的自我创新,我们都是雄心勃勃的神。


我们是银河系中唯一一个因宗教纷争而战乱频频的星球,原因就在于人们设立了是非对错的概念,没有是非对错之分,是不是就意味着大家可以肆无忌惮?绝对不是。我之所以探讨是非对错以及何其相关的一些个问题,不是说我想要无所顾忌的去做事,而是——简简单单的是非之分是远远不够的。他们从来没有原罪,他们也从来没有过错,他们曾用不道德的手段去面对社会,但是那是他们的逆境,那是他们在这里的原因,去从错误中学习、探索,并用这个过程中获取到的智慧去创作更大的梦想。这些个记录都在你自己的心里,你要去设法处理它们,这比认为上帝在记录功过得失要痛苦的多。因此,任何踏上启蒙教化之路的人他们所做的任何事都会是无懈可击。


那些真正觉悟的人们都能够了悟因果,如果我有大智慧,我就不会去做那些需要在以后会让内心挣扎、平衡良心的事情。那是真正的标准。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一切存在都有上帝的影子,我们自身的内在实际上就拥有神性,大家心里的神性都是一体的,上帝存乎于心。


新的知识能够使大脑内开始建立连接,然后我们就可以看见那些固有的存在。但因为我们生活在那些日常的、自动的程序中,我们无法看见,因为我们在从熟稔中处理心灵。学习知识意味着我们在学新东西,在学习新东西有意味着我们在收集信息,创造开发相应感知能力的脑回路,由此才能真正看见新的事物,我们具有巨大的潜力去改变自身已有的一些行为模式、个性模式。实际上,如果你听了并且能够记住我所讲的每一句话,在生理上你就已经改变了,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记忆已基本上被译成了代码,你的遗传结构已改变了。


我们以前认为我们的神经系统是一个非常精密固定的东西,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它具有极大的可塑性,我们有改变神经系统的能力,观察人脑的结构,会发现它事实上是一个经过精心策划、专门设计的器官,设计目的就是为了体验统一场,体验生命的一致和统一,我们都是相互关联的,在最基础的层面上我们通过能量场相互连接,我们都在由光构成的海洋里畅游,这海洋就是零点能量场。首先你必须做到一点——你必须首先脱离开个体的概念,因为分离是世界的最大的问题。当你接受这种宇宙万物都处于纠缠态的概念,然后你再把它应用到人类经验当中去,因为人类经验也是宇宙的一部分,然后你说:好吧,让我们假设经验也是纠缠的,然后它会如何体现,并且我们能开始经历它能证明的方式。如果存在和其他人想法的连接,我们称之为心灵感应;如果存在和在别处的其它物体的连接,我们称之为千里眼;如果这种连接碰巧超越了时间我们称之为先知;如果连结表现为意图在这个世界上通过某种途径被实现了我们可以称之为意志力;远程愈合或是别的,事实上你可以得到大概12种类似的精神体验,这些精神体验在很多年以前就被人注意到,但这些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都在创造未来,我们都在创造着外部世界,以这种那个方式看,没有谁是无辜的,如果这世界上有什么我们不喜欢的事情,我们不可能视而不见,因为我们毕竟是共同创造者。我能影响我周围的环境、人群,我能影响空间本身,我能影响未来,我对这一切都有责任,我和周围的一切不是分开的,它们是我的一部分,我和这一切互相联系,我不是孤独的。


我们生活在这儿的原因,是去有意识的拓展我们的天赋,去学习怎样才能更有效率地创造。我们在这儿是为了创造,是为了把我们的观念和思想渗入周围的空间,我们在这儿是为了创造人生。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努力得到最有益于我们所有人的未来。


我们何时从自我转向一体,何时有潜意识,何时有超自我的一体的知识?当你开始意识到你的真实本性后,将再无疑问与解答,有的只是突然的觉醒。你从兔子洞里出来了,并且你开始表演,在这个幻象、奇迹和魔法的世界上,理解你从未死亡,也从未出生。

 

 

杰夫利.萨丁诺夫,哈佛大学心理学讲师,耶鲁大学物理学讲师

是一个,所以它是一个粒子,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会有人因为这个吃惊的掉下巴,因为我想我并不认为人们会真正的相信它,我并不是说人们会说你是在说谎,或者科学家们被弄糊涂了,而是认为它是种你根本无法理解的神秘,你根本看不到惊异之处。”“一个粒子,同时在3000个不同的位置,现在你为它们中的一个称重量,会不会得到三千分之一的重量呢?”“事实上量其中的一个,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粒子,它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粒子但是如果它在不同的位置上,也不能在一个下面放尺子吗?”“不能,它是不可分割的,它不是一个,这是一个玄乎的概念,它不是分为3000个分割开的部分,”“即使看起来像那样的?”“对。你能在那儿看见它,事实上你不能看见3000个的版本,你可以看见一个两个, 三个或者四个的简化版本,你能看得到,如果你上网去查看,你就能看见有关于这些的照片(图) ,你会看到这些漂浮在空间里的小点点,这是一个物体的不同部分,它们是不可分的,它不是四个或是六个不同的物体,它是一个波函数,一个物体。”“真是让人头大,是吧?因为只要你想到它,你就会说,等等等等,不不不,他们在这儿,这儿,这儿,所以显然的是一个,两个,三个不是,你不能把一个从其它中拿出来,如果你试图把一个从其它中分出来,这整个东西就会消失。迪恩.莱丁,似乎在平时看来,这两个位置在空间上是绝对的,是互相分离的,永远不能在一起,但事实上,这才是不正确的。在某些我们肉眼看不到的深层次里,在空间中的两个,位置是一样的,它们共生共处。约翰.哈格林,由科学家和哲学家们揭示的最深层次的真实,就是大一统的基础现实,从最深层次的亚核,世界的存在来看,你和我都是一体的。拉姆莎,我们何时从自我转向一体?何时有潜意识?何时有超与自我一体的知识?我能影响我周围的环境、人群,我能够影响空间本身,我能影响未来。我对这一切都有责任,我和周围的一切不是分开的,它们是我的一部分,我和这一切互相联系,我不是孤独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38133-587096.html

上一篇:薛定谔:没有什么自我是独立的
下一篇:【Stapp】心智的宇宙(2)-- 作为科学基础的人类知识
收藏 IP: 124.205.76.*|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4 07: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