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博文

三读王世襄

已有 3574 次阅读 2014-5-29 20:5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年525日是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5月26日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2014年第21期,封面文章是《王世襄与他的朋友们  张伯驹、陈梦家、朱家溍、汪曾祺》,共“老头儿王世襄和他的朋友们”、“张伯驹:流水一分春一半”、“老头儿'三杂”、“陈梦家:考古学家之陨”、“朱家溍:‘他自己把他的心供得高高的'”五篇,在网上阅读其中三篇,不满足,又去邮局把这期杂志买回来。

老头儿王世襄和他的朋友们”篇中,说到田家青《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一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5月25日出版,当当网尚未到货,列入购书名单。北京青年报自5月17日起开始连载,至今日已连载十三,26000字,先睹为快。关于田家青,书架上有《明韻:田家青设计家具作品集》(文物出版社2006年3月,600元)、田家青《清代家具(修订本)》(文物出版社2012年5月360元),另在网上下载田家青《明清家具鉴赏与研究》。

“陈梦家:考古学家之陨”篇中写道,陈梦家之前的一个学生1957年在《考古学报》上发表的《评〈殷墟卜辞综述〉》,让对陈梦家的批判具备了更复杂的政治意味,至今仍是考古学界一段未解的复杂公案。查寻,李学勤评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考古学报》1957年第3期

 

附:2012年2月5日在新浪博客贴出《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作为明式家具鉴藏家的陈梦家》,惜2013年8月新浪博客被封,在此转帖一下——

方继孝《碎锦零笺》书中有《陈梦家往事》篇,开头曰:陈梦家是一个集诗人和古史学、古文字学、青铜器鉴赏和明代家具鉴藏一身的大家

本文只想说说作为明式家具鉴藏家的陈梦家。

陈梦家1911年出生于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法律系1932年在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学习,1934年改攻古文字学, 1937年在西南联大任教,1944年赴美国芝加哥大学讲授古文字学1947年回国到清华大学任教。夫人赵萝蕤,钱穆在《师友杂忆》中回忆说:“其夫人乃燕大有名校花,追逐有人,而独赏梦家长衫落拓有中国文学家气味,遂赋归与。”

1948年,在美留学的赵萝蕤将回国,陈梦家为迎接妻子,几乎每个周末都去城里的古旧家具店去寻觅合适的家具。这在陈赵通信中可见:我买的明代小方桌,愈看愈爱,邓叔存、王宪钧来看,均羡慕不已。邓叔存又要我让。他们居然估价一千万。现在我在清华的家具,要算是最好的。(1948年2月25日)今日一早入城,刘仁政在青年会门口等我,一同逛私宅、隆福寺、东四、天桥北大街等小市访硬木家具,奔走到晚,中间去振德兴看绣衣,甚可观。今日买到大明紫檀大琴桌(如画桌,而无屉,伍佰三十万),两半月形红木小圆矮桌(作咖啡桌用,伍拾伍万),长方小茶几(花梨木,二十五万),长条琴桌板(需配二茶几作腿,板六十五万),各款除琴板外均由刘付,紫檀琴桌为难得之明器,刘说存我处,算作他的。其它的送我。琴桌、琴桌板均在小器作修理,两星期后一切由振德兴雇车运来。此外又订好紫檀的八仙桌和小琴桌各一,约需三百万,托一人去办,我星期四(后天)再入城与刘跑一跑,非常费劲,然亦有趣。各物若合美金非常便宜。(1948年11月8日)硬木家具已经从城里送来,我现在就坐在太师椅上,紫檀画桌上写此信。与刘仁政跑了一天鲁班馆与琉璃厂,买黄花梨橱柜一个,又看了一个绝好的极小尺寸的黄花梨方桌,索价一千万,少了不卖。前日所看毯子,价不贵,可买到。花伍拾万买宋代破瓷片,回家自己粘起来,别有情趣。(1948年11月17日)

陈赵夫妇的好友巫宁坤在《缅怀赵萝蕤教授》一文中回忆:“他俩住在朗润园内一幢中式平房。室外花木扶疏,荷香扑鼻。室内一色明代家具,都是陈先生亲手搜集的精品,客厅里安放着萝蕤的‘斯坦威’钢琴。”1956年,陈用《殷墟卜辞综述》的稿费在钱粮胡同买了一所宽敞的大房子(十八间平房)。赵回忆,陈占有了一间很大的寝室兼书房,里面摆的都是明代家具,其中有两张画桌,一大一小拼在一起成了他的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需要不时翻阅的图籍、稿本和使用的文具和台灯。

陈的好友王世襄《怀念梦家》一文中写道:“梦家此时已有鸿篇巨著问世,稿酬收入比我多,可以买我买不起的家具。例如那对明紫檀直棂架格,在鲁班馆南口路东的家具店里摆了一两年,我去看过多次,力不能致,终为梦家所得。” “我以廉价买到一对铁力官帽椅,梦家说:‘你简直是白捡,应该送给我!’端起一把来要走。我说:‘白捡也不能送给你。’又抢了回来。 梦家买到一具明黄花梨五足圆香几,我爱极了。我说:‘你多少钱买的,加十倍让给我。’抱起来想夺门而出。梦家说:‘加一百倍也不行!’被他迎门拦住。……梦家比我爱惜家具,在我家随便搬动随便坐。梦家则十分严肃认真,交椅前拦上红头绳,不许碰,更不许坐。我曾笑他‘比博物馆还博物馆’。”陈在1966年9月3日含恨自杀,年仅55岁。红卫兵抄家时将陈多年购买的明式家具、珍稀古书悉数抄走,装了两卡车放在文物管理处。王世襄编著的《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了“陈梦家夫人(赵萝蕤教授)”收藏的20余件家具精品,即当年陈的收藏,书的扉页上印着:“仅以此册纪念陈梦家先生。”

陈的明式家具,由其妻家的后人捐给了上海博物馆。

美国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中文名字叫何伟非虚构作品中国三部曲《江城》、《甲骨》《寻路中国》。《甲骨》(Oracle Bones: A Journey between China and the West)中有如下文字:在上海博物馆四楼,我找到了一个常设展,展出的是陈梦家收集的明朝家具。在博物馆里放着的家具总给人一种伤感的味道,而陈梦家的收藏品看起来显得特别孤单:空空的椅子,空空的桌子,焚香台上什么也没有。有一把椅子是用珍贵的黄花梨木做成的,椅子上的装饰物只有一个刻字:壽。展览介绍里完全没有提及陈梦家的人生,也没有提及他去世的事情,里面只有一句话:这个房间里展出的家具,最初由陈梦家夫妇收集。马承源是博物馆里最老的一任馆长。他今年75岁,已经退休了,但仍参与博物馆的管理事务。当我提出想要给他做一个采访时,他很热情地回复了我。他是那个甲骨文学者的朋友。他告诉我,他和陈梦家第一次见面是1955年。……“陈梦家来了博物馆几趟。”马承源说。……马承源告诉我,他最后一次看见陈梦家是在1963年。“那时候陈梦家已经有政治问题了。”他说。“当时我去了北京,到他家里看了他的家具。他家里有很多件漂亮的家具,我还记得当时我特别注意到其中一件,就是刻了壽字的黄花梨木椅。”“那时,他第一次告诉我说他想把家具捐给上海博物馆。他很担心要如何保护这些家具。他从来没有特别提到,他害怕政治上的麻烦。但我知道,任何一个收藏家都想要把那些家具摆在家里。那么为什么他要送给博物馆呢?原因我们只能猜测了。后来,他写了一封关于捐赠家具的信,寄给了我。我还保留着那封信呢;我可以找出来给你看。那就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的事情。”……我走之前,马承源影印了陈梦家最后一封来信给我。那封手写的信函标注的日期是1966年1月26日,那一年陈梦家就自杀了。信上的字迹很漂亮,内容并未提及任何担忧或政治麻烦。 那些文字整整齐齐,就像上海博物馆里展览的家具一样,同时它们也给人一种空洞的感觉:上次我们的谈话非常愉快。可能你已经忘记了,可惜我们没有把谈话内容记录下来。上次你来我家,时间太仓促了……那把黄梨花木做的椅子,它的制作日期可能要追溯到明朝以前,当然,我要把它捐给上海博物馆。如果你喜欢其他的家具,我也可以把它们捐出来。我希望博物馆能派人来,把它们整理打包……

本博主附言:写此篇博文花了点功夫,首次阅读方继孝《陈梦家往事》,重读王世襄《怀念梦家》(《锦灰堆》贰卷),将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中的原陈梦家藏品,先看彩色图版,再对照文字说明,一件一件的品读一番。结尾时,想到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的一句:“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加在标题前端。



参见本博《再读王世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8326-779460.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08326-798770.html

上一篇:芦荡火种终燎原,党指挥枪红杜鹃
下一篇:自行车红蓝咏叹调
收藏 IP: 111.174.59.*| 热度|

7 张忆文 谢强 张珑 蔡庆华 王世喜 曹聪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5 1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