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ojx 学地质,研究地球物理,做教学管理,好高务远。

博文

傲慢与偏见—基金评审中的是是非非 精选

已有 7606 次阅读 2014-8-27 22:18 |个人分类:观点评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随着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结果的公布和专家评审意见的反馈,科学网又掀起了一波基金议论潮。高兴的,沮丧的,怨天尤人的,多姿多态。对基金评审中的是是非非,充满了傲慢与偏见。

有人就有江湖。

基金高中的,欢欣鼓舞,庆幸并感谢基金管理部门人员“送对了人”;基金落败的,落寂沮丧,抱怨甚至诅咒评审专家有眼无珠。评审专家是人;是人,认知就会有差别,就会有江湖。全国每年有几十万人次的评审意见(据基金委网站信息,2104年基金委收到151445项申请,送审147270项,按最保守的1份申请送3个人评审计,需要找44,1810人次;考虑到杰青、优青、重点等至少是6个人评,每年的评审人次当在50万以上),出现个把看走眼的,不足为怪;在同等情况下,对熟悉的人倾斜支持一下,也是完全有可能且正常的。这就是为什么年轻人要多参加学术活动,发表学术论文,让大家了解您,积累“江湖”声望。

基金资助是优中选优。

根据基金委网站信息,2104年基金委收到151445项申请,资助35641项。资助率23.534%。这个比例已经比往年有所提高,可能是得益于申请次数限制的结果。因此,76%的人的申请获得了不资助。据我所知,有人连续申请8次都没有获得资助,据说还有更高的;重点和杰青有人答辩3次都落败的;也有开始申请还能上到会议评审,后来评价越来越低。这都是正常的,是水涨船高的结果。有幸参加过优青的评审,个个都非常强悍。一些人,如果是在早几年,获得杰青资助都是十拿九稳的,现在苦战优青还会落败。有些落败的优青已经在Science上有成果发表,您说他是强还是不强。强中更有强者。每个申请者,申请时都是信心满满,自认为自己的申请是最好的,但在高人看来,可能就是一个小儿科的事情甚至根本一文不值。有时我就遐想,科研领域和江湖何其相像,我们小地方自认为是武林高手的教头,到了大地方,有可能一掌就被拍趴下了,甚至别人根本就懒得理,这可能就是有个别评语,只有一句否决的话。落败不意味着我们不优秀,意味着有人比我们更优秀。很多人都自认为有当总统的才能,可是总统只有一位,绝大部分有当总统能力的人都当不上总统。

国基是最公正的。

不只一位博主抱怨,能申请到国家基金,就是申请不到省部项目。想很久,我才想明白,这里关键性的因素是圈子的大小。省部的圈子比较小,有关系的人更容易搞定。而且许多省部项目都是限额申报,一般人的申请根本就出不了学校。国基的申请时没有限制的,而且国基的圈子很大,极少有人能搞定所有评委,包括院士。院士够牛吧,申请国基照样有落败的,这至少说明,申请基金不完全是靠名气、靠人脉的。基金委的管理人员都是管理专家,不少人还是造诣很高的学者。基金的管理在不断的改进,基金委内部的评估,包括对评审专家的公正性的评估,一直在进行,尤其是利用积累的评审大数据的评估。早先基金申请专家评审意见对申请者是保密的(现在很多评审仍是如此),现在会如实反馈给申请者,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今年基金委的会议评审有一个大的动作,就是评委名单全部公示了。网友对此的评价是贬多于褒。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虽然进步的还不够,应该把评审专家的详细信息都公布出来。让全国的同行看看他们够不够格,是否公正。一些人指责公示为打招呼拉关系创造了条件。但在我看来,且以我的经验,名单公示之后基本就没有人找专家了。在什么情况下找专家最有用?在专家名单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这时候能获得专家名单的是极少数能耐很大的人,极少数打招呼,是比较容易关照的,且名单是严格保密的,关照之后也便于脱身。在信息全部公开情况下,都打招呼等于都没有打招呼,反倒实现了相对的公平。而且,因为信息公开,评委自身也会有维护自身声誉的压力,评审会更加公正。一些人指责基金委的资助不公正,高大上学校的资助率高。其实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基金委管理人员在基金项目的的资助上,一直在努力扶持新人、扶持欠发达地区(包括一般高校的)和弱势学科的学者。基金委明确要求,在同等情况下,优先资助欠发达地区、研究力量较弱单位的学者。举个例子说,假如某个学科有一个北大的申请者、一个成都理工的申请者,两人的评价等分一样,如果只有一个资助名额,那么资助成都理工的申请者。而实际上,在函评阶段,一些评审专家就已经考虑了北大和成都理工学者的基础差别,也就是说,两个评分一样的本子,本身是有差别的。如果最后摊开比较两个申请书,就有可能相对较差的申请获得资助而相对较强的申请落败的情况,你说这是公平还是不公平。单就申请者和申请书而言,这是不公平的,但站在全局的角度看,无疑这又是公平的,必须的。一些学者的第一只“鸡”,实际上就是这样捉到的(我猜我的“鸡”也是这样捡来的)。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没有绝对的公平。国基,相对来说,是最公平的。去年基金放榜之后还曾发过一个感慨(国家科学基金 -- 青椒的根基,国家的未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9-717533.html

 



基金申请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9-822840.html

上一篇:今天是8月15日
下一篇:将军不是军校培养的

25 刘庆彬 张士宏 罗德海 彭思龙 李东风 文克玲 王富强 王林 许洪光 郭战胜 文峰 黄桥 左宋林 曹敏 彭真明 方厚章 张吉良 张珑 唐小卿 刘少华 杜振亭 秦承志 wangqinling abang zhouguanghu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