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科研合作中的吃亏和占便宜 精选

已有 23390 次阅读 2013-5-30 10:0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 合作

科研合作中的吃亏和占便宜

 

最近在赶好几个deadlines,确实有点吃不消了。我的一个师兄曾经给我传授经验也是告诫我,干咱们这行,就是再忙也要挤出时间锻炼身体。时间再短,即使十几分钟半个小时,如果休息也要保证睡眠质量,否则时间一久,一定是革命尚未成功,身体先垮了。然而,话虽这么说,大家也都懂这个理儿,但很多时候人们却总是拿得起而放不下。

我缓解压力的有效办法就是跑步外加看电影和电视剧。最近一部电视连续剧《闯关东》深深地吸引住了我。这是一部从满清到民国年间,几百万山东人为了逃避灾荒,为了生存,为了希望从山东老家移民东北创业的悲壮史诗。整部电视剧气势恢弘,山东人的豪爽,坚忍,重情重义,在东北的林海雪原上,义和团,满清遗老遗少,革命军,土匪,日本鬼子等各种元素糅合在一起,被《亮剑》中的李云龙领衔的一干演员演绎得荡气回肠,催人泪下。这是一段社会变迁的历史,也是一群人成长,成熟的历史。每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要经历各种各样的坎坎坷坷,这些坎坷虽然很折磨人,但也都是宝贵的人生经验。剧中主人公和三个儿子为了生活当过农民,做过矿工,干过土匪也做过商人。但无论扮演什么角色,其实都是在跟周围的人打交道,做斗争,搞合作。别的不说,就说做买卖,人们都说无奸不商,但剧中却通过一个个故事向人们诠释了什么是真正智慧的商人,做买卖的最高境界其实是诚信是共赢。再推广一下,不光是做买卖,人和人之间的任何合作关系的最高境界其实也都是诚信二字。

铺垫了这么多,我想说说一个科研工作者在科研中的合作。我记得我在香港读博士的时候,认识一位从剑桥刚毕业到我们大学做助理教授的年轻博士,他也是我读博士的副导师。即使是剑桥毕业想在香港的学术界展露头角也是很难的。年轻的老师都面临着一个科研合作的问题,因为学术圈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圈子,论文,基金评审其实都在这个圈子内运转。初来乍到,谁都想尽快融入自己该进的圈子,否则永远是局外人。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已经在圈子里的老人儿凭什么要接受你这个新人,这可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的。客观分析一下,这些圈内老人儿的想法其实也都在情理之中,毕竟在哪里都是狼多肉少,资源都是有限的,你多吃一口我就少吃一口。这就跟《闯关东》里那些山东人初到东北,跟当地人不可避免地有利益冲突。那么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这些山东人是这么做的:首先要低调做人,尽量跟东北当地人搞好关系,即使受点气,吃点亏也要学会忍耐,吃亏是福。当然这种忍耐也是有原则的,如果对方太过分,就必须斗争,而且不斗则已,斗则必胜。但要注意,斗争只是手段,最后的合作才是目的。另外一点,闯关东的山东人也做得非常好,那就是能吃苦,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苦练本事,打铁还需自身硬。其实,我们科研中的合作也是如此。我刚才提到的这位年轻的剑桥博士就是这样,无论是写论文,申请基金还是其他任何科研活动,都想办法先让自己吃亏。我当时很不解,曾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当时很诚恳地笑了笑说,我们必须先有机会吃亏,以后才有机会占便宜。

施一公教授曾经在博文中教导年轻人:“不要花时间去拉关系,尽全力作研究,以实力取胜!其实,一个人的尊严、学术地位以及别人发自内心的尊敬,永远不可能靠拉关系获得,只能来源于自己真正的学术修养和贡献”。我也是非常赞同这个观点,这是一个人的生存之本。但凡事也不可走极端,我们毕竟生活的一个真实的社会里,年轻人都想着如何如何发展,其实更迫切需要重视的是如何开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有很多博士刚毕业几年的“青椒”朋友,也有很多交流,我的体会是很多人涉世之初与其说迷茫不如说惶恐更为准确。为什么说惶恐呢?因为博士毕业了,自己撑家过日子了,不再有导师庇护了,面对一个如此复杂的社会一下子会让人无所适从,心惊胆颤。为了让自己恐慌的心尽快平复,“青椒们都迫不及待地想与人合作,似乎合作的人越多,自己在这个无形的大网中的分量越重,得到的就会越多。然而更多的时候是事与愿违,倍受打击,觉着想合作的那些大佬都不愿意带自己玩,这是怎么回事?很多人开始抱怨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我曾经跟一个“青椒哥们交流过。我问他,你自己有什么本钱?合作能给别人带来多少好处?朋友一下子语塞。但朋友也跟我辩论说,敢情你在国外,国外的环境多好。我说国外也好,国内也罢,其实哪都是一样,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简单,路都要靠自己去摸索,去打拼。但无论在哪里,有一条是必须的,那就是诚信。在国外,诚信是一个教授用一辈子的努力建立起来的,远比论文,基金重要得多。 

做买卖,人们都说吃亏就是占便宜。科研上的合作其实也是如此,关键是有没有机会,这个机会需要自己用诚信去争取。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694907.html

上一篇:理发
下一篇:导师给我的博文集写的序

86 李学宽 许有瑞 牛文鑫 孙东科 李汝资 吴志诚 曹聪 庄世宇 唐江 彭思龙 武夷山 赵美娣 刘瑞亭 秦雪梅 郭向云 陈小润 张珂良 韩世清 张士宏 郭保华 陆俊茜 徐大彬 仇文利 张忆文 苏光松 艾金彪 李竞 蒋永华 黄秀兵 肖纲领 张军波 褚昭明 孙学军 赵斌 韩涛 汪晓军 吕喆 洪文 李伟钢 马中良 谢蜀生 刘学彦 刘淼 李天成 李德亮 谭军 韦玉程 梁建华 赵凤光 董焱章 赵婧 何宏 吉宗祥 曾新林 唐凌峰 徐硕 李毅伟 刘立 杨如意 林善冬 康维钧 强涛 付一鸣 何金华 孔得朋 辛宝贵 李土荣 王继成 李冰 卢萌盟 陈奕涛 zaizaimck waterperfection xuexiyanjiu zzjtcm withhighprob hainanchen jpx720 htli aliala zhoulangxiucai mbb seeker99 Rtqu lry1991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04: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