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捐款 精选

已有 4099 次阅读 2020-12-18 08:4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捐款


说起捐款,在我的记忆中有三次值得提一下的捐款。

第一次是在我读博士的时候。我是我们那个村第一个博士生。二十年前,博士在乡里乡亲眼里可能跟县太爷的级别差不太多,总之是出息了,父亲当然引以为傲。村里我们有一本家,所谓本家,就是都姓王,亲属关系不出五浮,五浮,就是五代以内的亲戚。我们这个本家叔叔家里条件不太好,有个儿子,一直发愁娶不上媳妇。后来总算有人给介绍了一个,双方都挺满意,但结婚需要钱啊。实在没办法了,本家叔叔就给全村本家所有的人家,无论大股儿(我父亲算大股儿),小股儿(我哥和我这样的晚一辈叫小股儿)报喜,其实是请求捐助点结婚的钱。有时候,人的尊严也是值钱的,本家们的家里条件也都不富裕,但在这个时候,看着本家叔叔放下的那张脸,都表现出了很强的共情能力,很感动人。父亲捐了三百,哥小辈两百,我还没结婚,但父亲执意以我的名义又捐了两百。所有的结婚捐款,好像总共凑了五千多点,本家叔叔用毛笔字一笔一笔记下了。父亲后来跟我讲,谁一辈子都不容易,谁都有过不去坎儿的时候,能帮人处且帮人。这是我的第一次正式捐款,父亲替我捐的。

第二次捐款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举国上下,捐款捐物。这次,好像是街道办在登记各家各户的捐款情况。当时,我正在美国做博士后,博士后在左邻右舍眼里就更厉害了,都整到博士后边去了,那回来得当多大官儿啊。一次给家里打电话,父亲问我有没有给汶川地震捐款?咱们家捐了一千。我迟疑了一下。老实说,虽说当时在美国做博士后,工资不算低,但消费也高啊,每个月除了租房,吃饭,交通费,基本剩不下几刀。更重要的是,我就是想捐,也找不到捐款渠道,怎么捐啊?父亲,听我迟疑,沉思了片刻,说,你那儿也不方便,你的那份,你妈我俩替你捐了两千,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不能让人笑话。这是我的第二次捐款。

第三次捐款是今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年初,我们大学校长应该是给每个老师群发了一份邮件,说,因为疫情严重,我们这个州很多企业裁员,我们的很多做part time工作的学生都失业了,没了收入来源,大学又要求上网课,有些学生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都没有,非常需要帮助,希望大家踊跃捐款,帮助这些学生。我打开那封邮件,有一个捐款的连接。我大概看了一眼,2, 5, 10, 20, 50, 100刀等好几档,捐多捐少自愿。我心想,不能太掉价,就捐个50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为当时,天天准备上网课,忙得焦头烂额。捐款这事儿很快操作完毕,就忘了。最近,这不到年底了嘛,大学搞了一个类似于捐款答谢会,请了一些受到资助的学生代表。校长办公室一工作人员,给我专门发了email,请我去参加。起初,我客气了一下,以马上期末考试了,太忙为理由,婉言谢绝了。但没过多久,校长办公室一个级别更高的manager专门给我打了电话,执意请我去参加,说我是这次活动捐款最多的人。我一下没反应过来,50刀最多?我突然意识到点了什么,急忙从网上查了一下我的工资单,不查不要紧,一查,惊起一滩鸥鹭!我是每两周捐出了50刀!我怎么当时没认真看看,怎么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每两周50刀,那一年就是1300刀。1300刀,我能买个很好的ipad,但一直舍不得买;能买多少袋女儿爱吃的大樱桃?能从“饺子岛”订多少份“酸萝卜炖芒草鱼”?我女儿一年舞蹈课得费用也不过这些钱。。。。。。不能再折算了,心脏受不了!

那个捐款答谢会,我必须得参加啊,这个要再不去,就更亏了。会上,我遇到不少人,熟悉的,陌生的。我尤其跟那几个学生代表聊了聊。其中一个小伙子,弄得跟明星似的,丝毫没有被人资助的“谦卑感”。他告诉我,非常感谢我们的资助,学校给他资助的钱他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今年的网课他顺利完成了,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同时他又很高兴第告诉我,他最近又找到了新的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后来,我跟我一个熟悉的朋友聊,问他为什么捐款?他说,这些学生需要帮助啊。我问他捐了多少?他说50。我很想问他,是一共50还是每两周50?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以前,我其实跟父亲探讨过,问过他,为什么愿意接济别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父亲说,只是为了内心的安宁。。。。。。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263001.html

上一篇:做人与做学问
下一篇:有尊严地读博士

27 张士宏 杜学领 何青 郑强 檀成龙 晏成和 李方和 褚海亮 白龙亮 刘延彬 段含明 汪育才 杨正瓴 鲍海飞 查宏光 冯新 黄永义 郑永军 李雪 张英姿 刘钢 武夷山 周忠浩 陆仲绩 曹冲 田丰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8: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