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回乡偶书

已有 2840 次阅读 2018-12-21 14:1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自从上大学离开家乡,一晃20多年了,期间加到一起回家的时间我估计也没超过1年,20年弹指一挥间。有人说当一个人开始回忆的时候,说明你已经老了。按理说我这个年龄正是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年龄,何以言老啊只不过是有太多要回忆的东西,剪不断,理还乱,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小时候,因为爷爷,太爷那辈成分不好,我的记忆是家里一直很穷。据说当时在我们那个村子一半以上的房产,土地都是爷爷那个家族的,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听父亲说阶级成分好像是地主,富农之类的。按理说农民对地主的仇恨应该是刻骨铭心,像寒风一样冷酷无情的,然而即使在我们这个家族那个年代挨批斗,最困难的时期,父亲说接比邻有,乡里乡亲的对咱们其实都很好。后来我理解爷爷,太爷那辈其实也是农民出身,无非是勤劳,会经营,会过日子然后慢慢变成了“富农”,“地主”。平时对村里生活穷困的穷哥们其实照顾有加,所以口碑一直很好,最后即使在家道中落的时候也少有人落井下石。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爷爷那个家族是一个书香门第,周围十里八村的男人读书识字基本都是爷爷,太爷教出来的。 父亲说爷爷那时教私塾,教百家姓,三字经,教做人的道理。那个时候人们对有文化的人其实很尊重,从某种意义上讲,爷爷作为一个富农、地主其实起着一个传承文化、教书育人的作用。父母在那个年代都是中师毕业,在我们那个小地方也算大知识分子了。

 小时候家里穷,兄弟姐妹又多,我的印象中妈妈经常蒸一大屉包子,包子是有馅的,但面是不同的。经常是周围几圈是黄的,或者黑的玉米面、地瓜面的,中间有几个白面的。周围那些是4个姐姐喜欢吃的,中间几个是哥哥我俩喜欢吃的,那时我一直这么认为。逢年过节的时候,有时妈妈会包全是白面的肉馅饺子,让大家吃个够,那时我有个习惯就是经常在吃之前先捡一大碗藏起来留着以后吃,这样也经常造成姐姐们吃不饱。。。。。。当时虽然家家都很穷,但那时的人们是快乐的,尤其是在落实政策以后。有一天下午,我拉着家里那个老旧的风箱帮妈妈做饭,妈妈那天格外的高兴,嘴里哼着小曲,掩不住的喜悦。我问妈妈怎么啦,是不是姥姥要来看我们了?妈妈说不是,是学校给涨了半级工资,45呢!我也跟着高兴,因为没准哪天爸爸就会拎一斤肉回来。

 后来我上学了,就在村里上。那时的老师都是全才,语文、数学、体育、美术、音乐全是一个人。父母虽然也是老师,但不教我,因为他们要到镇里大学校去教课。在村里教我的是一个民办教师。那时正式老师很缺,民办(代课)老师其实起着很大作用。很多农村的孩子启蒙教育都是这些老师完成的。但后来这些辛勤耕耘的园丁被社会遗忘了。那个时候的老师都是敬业的,最然工资低微,但教书育人是当他们一辈子的事业来干。我记得我当时的启蒙班主任老师对我非常好。我的“文学功底”就是那个时候打下的。有一次语文课,老师讲到解放军用小米加步枪就把国民党反动派打败了,同学们不解,我自告奋勇解释说,小米加步枪其实挺厉害,就是打不死他们,也要打他们一脸麻子。老师哭笑不得,但还是夸我善于思考。还有一次我参加小学作文比赛,作文的题目是“难忘的一件小事”。我的作文写得是周末如何帮孤寡老爷爷家里到田里收割麦子的故事。那篇作文可以说发挥了我十来年所有文学功力,图文并茂,妙笔生辉。最后没有得一等奖,只是一个三等奖。原因是我把作文里面的“麦子”写成了“表子”。作文最后一句点睛之笔变成了“迎着落日的余晖,我们兴高采烈地拉着一车“表子”回家了”。这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后来上了中学,其实离家也很近,走路几分钟就到了。中学的老师给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物理老师-董经新老师。董老师跟父亲是好朋友,物理课讲的非常好,当时我是物理课代表。第一天当物理课代表,董老师让我去拿上课用的天平。那是学校新买的教学仪器,非常先进。董老师倍加珍惜,叮嘱我拿天平要拿上边,不然容易坏。我当时很不以为然,说您放心吧。可没走出两步,我鬼使神差地竟然绊了一跤,贵重的天平哗啦一下散在地上了.董老师急得满头大汗,我不知所措,呆在那里。董老师什么也没说,向我笑笑说没关系,再去把那个旧的拿来去上课,以后注意就是了,做什么事都不要想当然,一定要认真对待。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影响了我很多年。

 中学的教育我觉得对一个人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可能老师不经意的一件事,一席话,甚至一个点拨都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在中学我非常喜欢物理,记得当时董老师讲牛顿三定律。牛顿费那么大劲发现的三定律,在董老师的讲解下我们很快就掌握了。有一次董老师说牛顿三定律其实是最基本的也最重要的物理学定律,但它是抽象的,简化的。其实大自然的规律, 比如说,这时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树叶,然后往天上一扔,风一吹,树叶与风在缠绵,飘飘然落地.他问如何用你们现有的物理知识去描述树叶落下的轨迹、速度、加速度、受到的力是怎样的。同学们面面相觑,本以为学了牛顿三定律就基本上把大自然的规律掌握得差不多了,原来没这么简单啊! 后来董老师又问,你们学过平面几何,立体几何,知道线是一维的,平面是二维的,立方体是三维的,那么我问你们,这个树叶是几维的?1.5维或2.7维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同学们又面面相觑,开始深思。

 这些启蒙,我一直思考到现在。。。。。。往事如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152817.html

上一篇:参加国内会议有感
下一篇:年终总结

26 郑永军 张鹏举 喻海良 王启云 贺玖成 王从彦 夏香根 何海 康建 孙杨 李斐 邱趖 郭战胜 韩玉芬 晏成和 汤茂林 黄仁勇 田丰 张强 宁利中 梁庆华 穆仕芳 高义 黄彬彬 何俊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0 0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