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t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tan

博文

记同事小刘

已有 3945 次阅读 2017-4-6 10:0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同事小刘是2008年来我们单位工作,比我晚一年。记得当时单位招聘要求已经慢慢收紧了,硕士及以下已经不能拿到在职名额了。但因为单位急需去离子冷却水人才,因而小刘作为特殊引进,拿到了人事代理资格,因而后来也能购买单位的集资房,确实还是蛮幸运的。

当时单位大楼还没建成,职工人数也不多,总共也就20人左右,因此年轻职工都挤在一栋70年代的小红房子中。红房子年代已久,虽经多次翻新,但通风效果还是很差,比较潮湿,夏天时经常会有各种虫子出没,窗外的打碗碗花随着窗沿会趴在窗户上,不远处的小树林在雨后偶然还会出现野鸡。当时我儿子在上幼儿园,中午不用管他,因此午饭我都是和同事一起在食堂解决,午饭后大家会一起沿着湖边散步聊天。记忆中的小刘因为年纪最小,当时刚来到科学院工作,觉得非常的荣幸和骄傲,经常会在言语间留露出来。小刘经常爱开玩笑,也能开玩笑,很快融入了同事之间。此外,小刘虽然个子不高,但很爱运动,经常踢球,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担任着我们单位的足球协会会长,运动场上雷厉风行,不但自己球技不错,还需要组织我们单位的整个球队。工作方面了解不多,因为不在一个课题组,具体业务接触不多。但想来不会太差,单位的水系统从无到有,他全程参与,应该是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后来,我家儿子上了小学,中午我需要管他的午饭,因而逐渐很少参加同事间的午后散步了。也偶尔听说了一些小刘的其他事情,某个同事告诉我,小刘偶尔会在上班期间冲着窗户大喊几嗓子。虽然觉着很奇怪,但当时觉得也算正常。我们当时一起散步的同事大多都有博士文凭,两三年后都逐渐评上副高,但小刘因为只有硕士,职称上肯定要慢很多,这点的压力肯定还是挺大的。

再后来我们搬进了新大楼,我和小刘不在同一层楼,见面的机会更少了。偶尔他会搭我家的顺风车回家,也许是因为我家夫人在车上,他很少讲话,比较沉默。但即便这时,他还是经常踢球,实验室中也会碰见他的身影。

再后来,他转到兄弟单位攻读博士学位,从我们单位离职了。离职后一年多,有同事告诉我他在半年前查出了癌症,直肠癌转结肠癌,再转淋巴,可能危险。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惊,想去他家探望。同事告诉我,他早已不接待任何人。再到后来,经常会听到同事们谈论他的病情,但一直不太乐观。每每这个时候,我总是觉得非常难过和遗憾。

清明节假期过后第一天上班,单位大楼底下看到了小刘的讣告。心底各种滋味瞬间而来,由于讣告贴的比较晚,而且还是在假期,绝大部分同事都没有看到,因而也没有能够参加4.3日的遗体告别仪式。小刘是4.1日下午去世的,上帝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愚人节玩笑,83年出生,34岁的年轻生命就止步于此。刚参加工作,刚结婚,很遗憾还没有孩子,也幸好没有孩子。癌症的一年多,花费肯定不少,受罪更是不少。

愿天堂里的小刘一切安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89282-1043916.html

上一篇:奇葩的机票政府采购
下一篇:我指导的学生毕业论文致谢

4 李颖业 郭向云 马建敏 马永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0 1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