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华电的研究生真的可以有假期吗? 精选

已有 10522 次阅读 2014-4-7 01:46 |个人分类:说了也白说|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你们能让我省心吗?

最近,(前雇主)北理工的伍清河教授委托我评阅一篇他外国留学生的论文草稿。想来所有的学生,当他们有了结果以后,都一定盼着导师赶时间给看出来,然后急着投稿、毕业。在起初,这个博士生运气不好,他附有文章的邮件被搁置在我信箱的 spam 里了,我没有及时看到,于是被耽搁了10天。

由于我多做了几年学生,很是理解学生,这里当然指的是好学生。我很难理解我华电的这些学生,做个题目,就连月兔都在月亮上歇菜了,而她们(女性多、男性少,就用她了)永远停留在原地,既离不开地球,也上不了月球,有点像失联的马航MH370,带走了希望,留下的是那无尽的绝望。Sigh,同学们,毕业季里,你们毕业无期,老师呀崩溃有期。我小时候受的教育,都是和敌人斗,你死我活那种,还真就没学过如何为赢得双赢而斗,我现在是完败呀。

为了完成评阅论文这事,清明节放假头两天,我去了华电办公室。

这里首先还是要说说办公室。华电多数院系,教授都能单间办公,这需要赞一下。我2011年底离开了北理工到了华电,一开始没有学生用的研究室,学院也没人主动为我的研究生安排所谓的工位(研二学生开始有两平米的工位),另一方面学院里多数像网吧里那样的工位,在我眼里也就只适合打游戏。于是五个学生不得不和我在一个办公室里,一年半多,也因此随后停招了一年研究生。自打依靠基金,交钱、置办了研究室后,五个学生三月底,搬出了我的办公室,于是我基本上天天高高兴兴去办公室了。

和学生在一间办公室,可不是件好事,人早晚会要疯掉的。每当我进入办公室,听到鼠标关闭窗口所特有的声响时,有时心情沮丧,我知道这都是人性的弱点。这疯掉的永远不会是学生,因为这90后的优点就是自我。于是我多少不愿意去办公室,以免 out of control,现在也一样。我记得最近一次我周末去学校,曾强迫自己不去我的研究室。这个研究室依目前的经费跨度只能维持四年。

学生搬出后,我一个人在书记诺大的前办公室里,安静,有书、文章做伴,很是惬意,那种心情只有我以前在澳洲学习时才有。

在宽敞的37平米的办公室里,当然还是有烦恼的,因为办公室超标近12平米。在那个八项规定下,书记搬出去了,我一时狂妄,告别了厕所隔壁那间、作为男人小便音厢的标准教授办公间,搬到了这间办公室。学生搬出后,我现在就盼着,学院有可以办公的教授标准间,我就不用交每年大约4000元的超标费了,这不刚刚补交近两年的超标费。标准是超标的那部分,一天一平米一元,和我的系统控制研究室相同。

清明节,学校安静,很快我对北理工的那篇论文,有了初步想法。我以前很多时候在国外,完成主要工作都是在学校的假期,没有干扰,便于集中经历。于是心情大悦,晚上闲庭信步到学生的办公室,看看有多少学生在学习。我的学生研究室,自然一如既往假期基本无人,其他学生办公室也如此,即使来了,也未必工作,这不,其他实验室有学生正玩游戏、看电影呢。

这里请原谅我的卑鄙,在清明节的晚上偷拍留下了这张照片,只是希望我学生们能有一个健康的学习工作环境。在我眼里,你们真是没有什么骄傲的,可以在学习之余娱乐。不过,打死了我也不说是谁,我多少有点理解你们。

事情没完,清明节过后,第二天(星期天)下午,在我为北理工那篇论文给出了初步意见后,又 supervisor 般,去了我的研究室。看到两个男生不知因何在忙,于是秀了、夸了我带来的四本北理工博士论文,也附带有了一番恐吓。这还不够,在晚10点离校时,又去看看那似乎还在学习的博士生,且祥林他媳妇般问道:那些大小姐们,毕业有期,就不知道努力工作吗?答曰:现在是假期呀。我一时无语,为我的无知、神经,无地自容。

为了学生有个 comfortable 的工作环境,我是尽了最大努力。于是,我觉得有些资格,对自今论文还八字没一撇、明年三月就要纷飞的研二学僧们说:为了早日功德圆满,达到双赢,在一天休息、清明后,来加班学习,这要求过分吗?

也是今天,在招生季,如我所料,我只被一个未来的研究生选了作为导师,是招一人还是只招一人,为面子里子正痛苦挣扎着。嗯,用刚刚从首师大数学苏老师那里学来的陕北方言说一声:驴日的后生,不选我做导师,将来一定会为你们拉清单的 ^_^

PS 在劳累了一天之后的胡言乱语,此文信口开河,所言为一种教师诲人不倦的心理、生存状态:革命者永远打不到,呵呵。相关的背景见以前的博文:同学们,致你们终将逝去、操蛋的研究僧生涯!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782645.html

上一篇:王牧的PRL专职副主编之职就是一颗糖豆
下一篇:今年澳大利亚控制会议征文

26 曹聪 张红光 陈安 刘淼 刘彬 孔梅 吴国清 王永林 王智文 陈尚明 薛宇 谢强 赵星 张忆文 尹元 李楠 顾琼 庄世宇 戴德昌 李学宽 张昭 丁迅雷 赵紫辉 王春艳 杨大勇 yongz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6: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