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picalfer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ropicalfern

博文

非典十年:我的零星记忆 精选

已有 4603 次阅读 2013-3-22 21:4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记忆

        2003年“非典”流行的那段日子里,我在海南,要出入海南岛大大小小的林区,考察蕨类植物。

        3月16日,从北京飞往海口,一切如常。“非典”一词,闻所未闻。

        大约从4月中旬开始,去车站乘车,略有异样。进车站买票要登记姓名,并写明“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有无发烧”等信息。住旅店,也要做类似登记。交通与住宿,并无实质性影响。

        4月底,“非典”在海南已是风声鹤唳。记得5月1日从万宁到陵水的中巴车上,同车的人获知我来自北京,都惊慌避让,连一个带小孩的农村奶奶也不例外。

        在陵水找旅店,再无人敢接待。好在吊罗山林区有个很讲义气的哥们,他的家就成了我免费的旅店。

        离开吊罗山,野外工作再无法开展,只好打道回府。

        5月8日在海口乘飞机回北京,历次乘飞机经历中,这次最爽。机票非常实惠,大约500 RMB?偌大的飞机,乘客只有20来人;大家一律的白口罩白手套,干净又安静。

        5月8日傍晚回到植物所,直接住进了植物所内部的招待所里,名曰“隔离观察”。一日三餐有人送饭,早晚两次被要求自查体温。这样的日子看似惬意,实则难熬。因为身陷囹圄,整日烦躁不安。好在自由被限制的日子终究短暂,5月18日,我重获自由。

        2004年我博士毕业。毕业论文的致谢部分,有一段话提及“非典”,抄录在此,以纪念那些特别的日子。

        “我要向吊罗山林业局的刘海伟主任特别鸣谢。在2003年4—5月、非典流行的特别日子里,我在海南的野外工作陷入瘫痪:食无着落、宿无住所、寸步难行,是刘海伟承受各方面的压力,以他自己的家和亲人般的情怀接纳我,帮助我顺利度过难关。”

    



“非典”十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2049-672963.html

上一篇:乘飞机从昆明到或广州:谁动了我托运行李箱的密码
下一篇:蕨类植物的标本采集与标本制作要点

6 庄世宇 徐大彬 杨正瓴 牛丕业 罗帆 陈冬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