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19872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aren198723

博文

苏醒,但不是黎明

已有 3188 次阅读 2015-6-30 20:2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基因, 病毒, 癌细胞

故事的起源:

有个mRNA,觉得自己很孤单,就拉个核糖体过来翻译个蛋白给自己作伴,翻译好之后对蛋白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蛋白说:你好,我是 RNase

mRNA沉默了一下,说:没关系,反正我本来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说:好。

于是两个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蛋白忽然说:其实我现在还不是RNase

mRNA嗯。

蛋白:我现在只是氨基酸。

mRNA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会变成真的RNase了。

mRNA没有关系。我总是要死的。

于是蛋白依旧和mRNA靠在一起,他慢慢地转圈,折叠,开始修饰自己。

他越来越像真的RNase,而mRNA慢慢地开始降解。

蛋白说我走吧,我走了你也许能活得久一些呢。

mRNA说你别走。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mRNA说,你知道么,我也有过一个模板,它叫DNA

蛋白说:它现在在哪里呢?

mRNA说:它的启动子关闭了。它睡着了。

蛋白问:是谁把它的启动子关掉的呢?它还会醒过来吗?

mRNA说:是我把它关掉的。然后他又笑笑:但是他还会醒的,我一消失,他就又会醒来了。

mRNA说:我记得我刚被转录出来的时候,DNA对我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说你好,我是mRNA。他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然后就慢慢睡着了。

蛋白没有说话。

我很想念他。”mRNA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马上就要消失了。如果他醒过来,如果你碰到他,请替我再和他说一句你好吧。

然后mRNA就被降解掉了。

DNA慢慢醒了过来,看到旁边站着一个蛋白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蛋白看DNA醒了,说:你好,我是RNase

DNA说:你好,我是DNA

蛋白:你好。

蛋白:第二句你好,是mRNA让我对你说的。

DNA想起来,他上次睡觉之前,转录了一个mRNA可是就说了一句话,自己就睡着了。DNA“mRNA他在哪里?

蛋白答非所问:他说他很想念你。

DNA笑了:我也很想念他。

蛋白:他已经被降解了。

………………………………..

蛋白:有时候我却羡慕他。

DNA为什么?

蛋白看看DNA,说:因为你也在想念他啊。

蛋白说完,忽然觉得湿湿的。原来是自己哭了。哭着哭着,蛋白就水解了。

DNA终于又转录了一个mRNA

DNA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mRNA说:你好,我是mRNA

DNA仔细地看着mRNA你和他,真是一模一样。

mRNA谁?

DNA我上一次转录的mRNA停了停,又说:你们明明是一样的,为什么我还在想念他呢?说完,DNA慢慢合上了眼睛

如果相遇的尽头注定是错过,是不是,还是做一个内含子好一些呢?

 

DNA在第二次转录出mRNA以后说的话比第一次多了那么几句啊!

所以,DNA后一次转录后活性增强了呀!

开始脑补:

DNAmRNA的注视下慢慢的睡过去,但是它对mRNA已经一见钟情,所以他睡着后为自己只和mRNA说了(mRNA说:我记得我刚被转录出来的时候,DNA对我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说你好,我是mRNA。他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然后就慢慢睡着了。两句话就不得不睡着了感到遗憾,不停地祈祷下一次见到mRNA以后要和它多说几句话。

忽然,DNA在梦里响起一个声音:“我可以让你一步步强大起来,这样你就可以和你的mRNA多在一起了。”

“谁?”DNA问到。

“我是S1,和你一样也是一段DNA,但是我和你的功能不一样。”神秘的声音回答道。

“那么,好吧,请你帮助我。”DNA在对mRNA的思念中终于受不了孤独与寂寞,开始被神秘的S1引诱。

“那么,你需要做一点小小的牺牲,让我插入到你的序列尾端。”S1道。

“什么?你为什么要插入到我的序列尾端?”DNA因为这个要求警觉起来,因为在它被复制出来的时候,基因组奶奶摸着他的头说:“多么优秀的孩子呀!和你妈妈一模一样!你要把这一样的序列复制给你的孩子!”如果接受了S1,那么它的后代就不一定和它一样了。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它的担心还只局限于他可能会复制出无义突变或者错意突变的后代,可是S1的加入也许不止于让它发生这几种突变那么简单。

“没关系的,兄弟,想得到就要付出,毕竟这世上并没有白得的午餐不是吗?我也只是一个人漂流寂寞了,想找一个DNA兄弟作伴罢了,我是看上了你后面的那个害羞的内含子,想和它在一起,你也是爱过的,你比我幸福的是你还能够和mRNA说上几句话,而我只是默默的陪着我的小内含子我就很满足了!”S1用一个普遍的DNA的爱情悲剧去劝说DNA

“好吧,我接纳你,但是你要信守承诺,下一次我苏醒时,我要和mRNA多说几句话!”DNAS1的话感动了,也被S1诱惑了。

于是,S1DNA下一次转录出mRNA时,促进了DNA的活性,让它和mRNA多呆了一会(DNA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mRNA说:你好,我是mRNA DNA仔细地看着mRNA你和他,真是一模一样。 mRNA谁?DNA我上一次转录的mRNA停了停,又说:你们明明是一样的,为什么我还在想念他呢?说完,DNA慢慢合上了眼睛)。DNA虽然看到了一模一样的mRNA,却怀念着第一次遇到的那个mRNA,他开始朦胧的领悟到自己逃脱不了的宿命:无论转录出多少条一模一样的mRNA,那条已经被降解掉的mRNA已经回不来了……

睡着的DNA不知道,S1带着启动子的帽子,自己也转录出了一段mRNA,而这个mRNA翻译出来的,不是RNase……

DNA在一次次的苏醒中循环,忽然有一次,它对它转录出的mRNA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叫Ra。从前有一个mRNA,和你一模一样,我爱着它,一次次的转录着它的模样,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它再一次苏醒时,发现身边不止有RNase,还有一个黑乎乎的刺毛小子,Rase在一边瑟瑟发抖,“嘿,你是谁呀?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呀,RNase,你知道这个小子是谁吗?”Ra问到。

“他……他……他……是……”RNase抖抖索索说不清楚。

“哦,他是我亲戚的后代吧,没关系,这小子就是来看看我把!”一旁的S1懒洋洋的开口。

“它怎么在这里?我以前没见过它呀!还有,S1你怎么说话啦,我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你还好吗?”Ra好奇地问到。

“哦,还不错啦!你下次该复制啦!”S1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说道。

“是吗?我不知道啊!可是你怎么知道我该复制了呢?这不是细胞周期发送信号的吗……”Ra还在懵懵懂懂,但是他不得不去睡觉了,mRNA已经在他面前蹦跶了好久了,这一次它自己在那里碎碎念,没有注意到mRNA

“激活那些基因吧!”

…………

“反抗就死!”

…………“我可以同意你激活fms或者Abl-1

“你当我傻呀?别拿这些好对付的耍花招”

…………“再加上myc……”

“我觉得你还是死掉吧,我自己组装去找别的宿主!”

“别!照你心情好了!”

“你很识相,所以我允许带着你的基因繁殖下去!但是你的每一代子细胞中都有我的片段,我随时可以组装,看好你自己的抑癌基因。”

细胞中心安静下来了,外面的中心法则在不知情下默默运转,下一轮,S期开始……

“老大,它偷偷的开启抑癌基因怎么办?或者人类用药物激发怎么办?”

“没关系,只要它老实我不做动作,要是他不老实,再开一两个基因,或者让S1他们控制一下他自己的基因,况且,不是还有你留守在线粒体里面吗,你随时控制线粒体里面的DNA,还有其他细胞器里潜伏的小弟们……恩这个宿主已经选择了走癌变的路,在我的控制下就走不了回头路了。”

“可是,人类干预的话……”

“没关系,人类的研究赶不上我的进化,如果我运气不好,还有其他的S,我们家族不可能被消灭,人类看不到我们活动就以为我们已经消失,其实我们只是睡一觉罢了,呵呵!”

“好吧,你们各自管好自己,只要细胞好好地,你就不要杀死他。你回线粒体去吧,我隐藏起来,以后会时不时去看你。”

细胞开始进入S期……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19051-901781.html

上一篇:什么问题都往分子生物学的领域靠真的好使吗?
下一篇:呵呵,节日
收藏 IP: 121.15.16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2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