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tsing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tsingWang

博文

死亡与眼泪

已有 1361 次阅读 2018-10-29 02:08 |个人分类:阿兰 德波顿|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眼泪, 共情, 回忆

夜读书,那本《哲学的慰藉》,看到苏格拉底安然的主动饮鸩赴死,周围的人都在掩面哭泣,想起我曾参加过数次葬礼,也不禁流泪,我当时就在想逝者已然离去,我明明知道无法挽回,毕竟死亡是个永久的状态,为何我会如此难过,那种痛楚根本无法克制,眼泪哗哗落下,我们哭泣的时候要么是肉体的痛楚,要么是精神的痛楚,此种情况固然是精神的,然而我是为他人的死亡的状态而哭泣、为自己终将面对死亡这一命运而哭泣还是两者都有,这属于共情范畴,我一直弄不清。还是我们的眼泪是触景生情而落下,是回忆的触动,是与逝者的永别,无其他呢?

如同仪式的眼泪,让我困惑,我想大家都在哭泣,每个人哭泣的原因可能是不同的。


微信图片_20181029020808.jpg


柏拉图说,现实世界是理念世界的影子。


塞内加说,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人生都催人泪下。


加缪《局外人》中,莫尔索荒谬的对待妈妈的去世: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金刚经》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写于南昌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一八年十月二十九凌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96658-1143310.html

上一篇:关于奶咖,奶茶,绿茶豆浆那些年在一起的健康问题
下一篇:博士Ph.D. 与学霸之千丝万缕(上)

1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2: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