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t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vatang

博文

讲讲列子:天瑞篇(一)

已有 5101 次阅读 2015-5-24 05:0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喜春光正好,恨乌云又到,眼睁睁把游乐全抛,闷悠悠沙发销耗。望崂山路远山高。故向清明梦里去问道:觉梦双清一如,人间世,打个电玩亦好!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仿《红楼梦》做首恨无常,别跟我谈平仄韵律,那个我不懂。仰望大海,我要是喊一声:大海呀,全是水。众人会骂傻缺,要是徐志摩这么喊,那就叫新月派。道家修炼讲究正反合三个层次,曹雪芹恨无常是正,祢衡喜无常是反,老庄以无常为常就是合了。提到祢衡,民国也有一位自称祢衡的章疯子,开始我以为他是反,后来才发现他堵在袁府门口骂国贼其实是搏眼球,亦如康有为面壁苦读,就为了学孟子平天下。说实话,我看到这些大儒们开口闭口平天下,解民倒悬就脊背发凉,王小波有言,解民倒悬,就要先把民倒悬,平天下,就要先乱天下,想想就可怕,实际做起来更可怕。
       今天要讲天瑞,列子八篇,属这篇难讲,诚所谓万事开头难。古人讲究文以载道,一般开篇都是总纲, 讲的都是立论的基础,是形而上的东西,用时髦话说叫抽象概念。像《西游记》这样的小说,开篇都要借鉴一下《皇极经世》,讲讲我们这个世界是怎么来地,然后推测一下又会是怎么没地。列子开篇叫天瑞,有人说天瑞是天之灵瑞,我古文不好,做不了说文解字的工作,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天瑞到底什么意思。凭自己意会,大有西游记中如来说的我有法一藏谈天的意味。总之,我们了解这是列子谈天道的意思就好。
       讲之前例行公事虚头八脑谦虚一番,基本情况就是学识有限,敬请指教云云。不过在杨朱篇有歧路亡羊的故事,假设列子是只羊,那么像我这样讲述列子的人就是歧路,歧路有很多,而且会越来越多,最后这羊跑到哪里,可能就不知道了。因此先做个预警,我讲的列子,只是我认知的列子,不代表真正的列子,我讲的道,其实是岔路,你要是看到这条岔路把你领到死胡同,那是这条岔路的问题,不要就此怀疑大道。以下斜体是原文。
子列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国君卿大夫示之,犹众庶也。国不足,将嫁于卫。弟子曰:“先生往无反期,弟子敢有所谒;先生将何以教?先生不闻壶丘子林之言乎?”子列子笑曰:“壶子何言哉?虽然,夫子尝语伯昏瞀人,吾侧闻之,试以告女。
       列教授住在郑国的农村,一住四十年,没人认识他。领导们看到列子,觉得和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郑国闹经济危机,人民吃不上饭,列教授准备移民到卫国。他的弟子们就说:“教授你去了就不会回来了,我们斗胆问一句,你就不准备教我们点什么吗?你老师壶丘子林号称大师,院士级别的,难道院士就没跟你说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列教授笑着说:“院士也没对我说过什么啊。不过院士曾经和伯昏瞀人说过一些道理,我在旁边听到了,可以告诉你们。”
       这一段需要注意的是,一般人看到列子在郑国四十年不为人知,会以为是怀才不遇, 并认为郑国的领导不识人。其实不是这样。因为道家是隐士精神,修道有成的人,道行越高,境界越好,越容易过普通人的生活。道德经说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道行高的人和水一样,向下流。因此开篇这一段,其实是描述列子水平很高,已经到了四十年能不让名利沾身的地步。
       列教授在郑国隐居,教书育人,但不著书立说,能留下这点文字,完全是弟子们求学得来的笔记。就和关尹子留住老子五千言一样。这里我们也能感觉得到列子教书育人的方法与众不同,不是像儒家拿经书去向学生灌输,而是通过自身言行和生活中的小事来感染熏陶,因此教了四十年,弟子们仍旧没有课本。老师在,不用课本可以,老师要走了,没有课本没法学,因此弟子们就恳请列教授留点干货,并拿列子的老师壶丘子林来压他,列教授却说壶丘子林根本没和他说过什么理论,这个不是列子假惺惺的谦虚,事实是他老师真没和他谈理论。后面有列子学道的记载,三年口不敢言是非,心不敢计利害,他老师才稍微看了他一眼;五年
之后,心更念是非,口更言利害,老师才笑了笑;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更无是非,从口之所言,更无利害,他老师才和他坐在一起;九年之后道成,御风而行,至始至终他老师也没和他说一句话。这种教育方法估计现代没哪个教授能做得来,别说做得来,恐怕听都没听说过,而且即便听说也不会相信,夏虫不可语冰,就是这么个意思。所以道德经上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你要是境界到不了圣人的地步,当然会觉得无为、不言是胡说八道了。
       但是教书育人不用说话,不代表平时就不说话。你看西游记里唐僧拿了白本真经(也就是不言之教),但不识货,非要回来换有字的真经, 于是如来只好经不可轻传,亦不可空取。对不识货的人,你只能按他能理解的方式行事,所以索要人事就不可避免了。我们现在的人天天怨天尤人,不知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的道理,只知道替猴子抱不平,诋毁佛祖虚伪,却不知道从自身找原因,也就只能停留在猴子那个境界去打打闹闹了。
       古代文人雅士坐而论道,一定是同等境界的人在一起,所谓同音相和,同气相求。共鸣只能发生在同样频率的振动上,彼此不在一个频率,就是对牛弹琴。伯昏瞀人据说是列子的同学,不过估计学识境界要比列子高那么一点点,因此和老师能说上话。伯昏瞀人的境界到了什么程度不好说,因为没有历史记载,但是从这个名字上看,的确是修道有成的高人,道越高,越不注重名利,因此随便起个名字,无所谓,伯大概是老头子的意思,昏是迷迷糊糊的样子,瞀是老花眼,因此他就是叫自己一个头昏眼花的糟老头子,他和壶丘子林论道,列子听见了,就记下来,你看列子求学的精神,就是这样,学习是在平时的生活当中,而不是刻意在某一时刻,某一地点,真有求学精神的人,随时随地都在学习。现在的学生非课堂不听,非图书馆不进,就是着了相,想学好很难。
其言曰:有生不生,有化不化。不生者能生生,不化者能化化。生者不能不生,化者不能不化,故常生常化。常生常化者,无时不生,无时不化。阴阳尔,四时尔,不生者疑独,不化者往复。往复其际不可终,疑独其道不可穷。《黄帝书》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故竹物者不生,化物者不化。自生自化,自形自色,自智自力,自消自息。谓之生化、形色、智力、消息者,非也。”
       
那么壶丘子林和伯昏瞀人谈了什么道呢?他们说的话是:能生长万物的东西,不是生长而来的;能化育万物的东西,不是化育而来的。这个不是生长而来的东西就能生生不息,这个不是化育而来的东西就能化育不已。这个不是生长而来的东西既然能够生生不息,那么能不能不生生不息呢?答案是不能;这个不是化育而来的东西既然能化育不已,那么能不能不化育呢?答案也是不能。因此这个东西啊,一直在那生长化育,无时无地,无休无止。像阴阳啦,四时啦,都是这个东西所产生的。这个不是生长而来的东西我怀疑他是独立存在的,这个不是化育而来的东西呢,我觉得他是像个圆圈一样循环的。循环的圆圈是没有边际的,找不到开始和终结,独立存在的东西呢,是不可穷尽的。《皇帝书》里记载说:“真空是没有生死的,就像世界万物的产门一样,这个产门生出了天地,因此是天地的根源,它延绵不绝,很难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它生产起来却没有穷尽。所以这个产生万物的东西不是生产而来的,化育万物的东西也不是化育而来的。它自己生化自己,自己给自己赋予形色,自己给自己智慧和力气,自己繁荣自己衰减。如果我们要用生与化、形与色、智与力、消与息来描述它,那一定是错误的,因为它根本不适用这些概念。
       这一段下来,一般人估计已经懵了。其实不止一般人,世界上顶尖的物理学家,科学家,哲学家,碰到这个终极问题也一样懵。说白了还是哲学三命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西方宗教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很简单,推给万能的上帝万事大吉。牛顿研究天体力学,开始信心爆棚,到后来碰到这个命题,也彻底阳痿,只好把第一因推给上帝。后来科学神教搞翻了上帝,碰到这个问题无法回避,就推给宇宙大爆炸,至于爆炸的奇点怎么回事,爆炸之前又如何,也开始充聋作哑,倒是对爆炸之后给了一个极其暗黑的解释,就是热力学定律,最终宇宙会归于热寂。道家在两千多年前,鉴于其引用了《皇帝书》,那么至少是五千年前,已经开始在研究这个问题,虽然一样无法解释第一因,但是其立论的方式是科学的,态度是光明的。道家认为第一因是个独立存在,一般用”道“来命名,运行方式是循环往复,也就无始无终。《易经》里说”形而上者谓之道“,把这些看不见摸不着又无法否认其存在的东西抽象成一个概念”道“,无形嘛,没法用物理世界的概念来形容,只好叫形而上。后世就把哲学宗教等等并称为形而上学,到了唯物论大行其道的时候,形而上学自然被打压成为了一个没用的学问,其实在古代,形而上学是最高学问,所谓谈玄论道,一般知识分子出门要是不说点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的问题,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连屈原这样的诗人也得做篇《天问》,尽管只问不答,好歹也有个玩弄概念的范儿。
       道家对世界本原的认识,比西方先进之处不在于概念,而在于理性。西方认为上帝是万能的,因此闹出了上帝搬不起一块自己搬不起的石头的笑话。但道家的道不是万能的,道家自己承认这一点。所以说道生万物,但是能不能不生?答案是也不能。所以道不是万能的。那些修仙了道想满足私欲的可以歇歇了,那些自以为读懂道德经,瞎逼逼老子无为是为了无不为的也可以歇歇了。道不是想干啥就能干啥的,别以为生产化育万物就牛,你让他不生不化育才牛,就像我本来想睡觉明天再写一样,计划如斯,能不能做到呢,两说。
       这里着重讲讲玄字,既然谈玄论道,玄就不可避而不谈。当然我讲的一定是错误的,反正歧路亡羊,天下歧路多矣,也不差我这一条。玄字在说文解字里是黑色的意思,易经里说天玄地黄,我估计古人观天察地,知道蓝色天空只是光影的幻觉,真实的天其实如夜晚一样,是黑色的,我们现在登上太空,知道虚空确实是一片漆黑,所以天玄地黄也算是古人观测的一个真实记录。 但是玄这个字,从象形上还可以延伸,所谓的延伸也就是自己凭空瞎想,一横(其实繁体字是一个弧线)代表形上下的分界,形而上只有一点,就是列子说的”疑独“,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且是无形无状的独立存在,且不可分割。用科学思维讲,就是上帝粒子了。形而下呢,则是两个圆圈,有人说那是DNA双螺旋结构,这种阴谋论且先存而不论,两个圆圈其实是对其形态的具体描述,列子说了不生者疑独,不化者往复。往复其际不可终,疑独其道不可穷。虽然没有形状,但是用老子的话说叫”强为之容曰大“,我就强为之容曰圈吧。圈嘛,没有终始,算是勉强形容一点了,另外为啥是两个圈,列子认为生和化是两个东西,另外道德经说有和无都叫玄,所以我想两个圈代表有和无的分别吧。另外玄还代表幽深不可测,有玄微一词,既然和微连用,则玄也可代表古人对无穷小的一种理解,世界最小的基本组成是什么,由原子到夸克,再到上帝粒子,现在最新结论是一团空,因此古人对玄的寓意可能更深刻一些也未可知。玄者,空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84817-892677.html

上一篇:讲讲列子:开场白
下一篇:讲讲列子:天瑞篇(二)
收藏 IP: 222.173.84.*|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