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信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吴信 中科院亚热带所

博文

浅谈国人的敬业度、制度与创新

已有 3280 次阅读 2013-12-8 18:22 |个人分类:改革创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创新, 制度, 国家, 敬业度

前一段,由盖洛普发表的一项全球范围企业员工“敬业度”排位,在 142个国家中垫底。结果显示,全球员工的敬业的比例仅为13%,而中国最低,只有6%;常被认为是勤勉的日本人和韩国人,敬业率也分别只有7%11%;敬业率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为:巴拿马(37%)、哥斯达黎加(33%)和美国(30%)。中国人一向以“勤劳”著称,乐于“苦干”,怎么会在“敬业度”上低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

有多少员工不是天天按时上下班?然而又有多少人又实事求是地提高效率做工作?试问多少人工作是为了你的成长和进步?多少人的成果是给别人的?所以多少人是敷衍了事应付各行各业的大小‘老板’‘领导’?给老板交交差,不是工作时间谁考虑那事啊。不过这些问题多少人能够真心地回答?然而说实话,如果调查一下当今中国的一些企业老板或是实验室的‘老板’,很多人自己还是很敬业的。甚至因为工作而过劳死的现象层出不穷。

所以问题就有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差别呢?记得小时候我们老农民对田地里的庄稼很是用心,特别是在秋收和夏播时候,起早贪黑忙忙碌碌不停,您说他们不敬业?不仅仅缴纳公粮,还要填饱家人的肚子啊,你说能不敬业吗?现在呢,一家人种田一年没有别人一个人打工收入高,他们怎么敬业?不少田地荒着没有人种。小时候,很多乡里人们羡慕那些坐办公室的,八点上班九点到,“一杯茶、一根烟,一份报纸看一天”,你说怎么敬业?后来改革了,出现了一些下岗分流的事件。有事情干了,有部分人忙忙碌碌的。什么问题,制度吧?我觉得这也不稀奇,我觉得最大的就是制度在羁绊。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这需要大力改革相关制度,破除精神上、物质上和其他相关的枷锁。比如,三中全会上的院士制度是一项非常大的革新,我觉得可以与晚清剪辫子比拟,科研事业中不是迷信地搞个人崇拜主义,需要进一步破除盲目崇拜式的迷信,还原科学的实证、逻辑和质疑等等方面的本质。

如果能够解决这些制度上的问题,以及在制度既定下产生的形式主义、面子文化、缺乏反思等等问题给了我们社会足够多不敬业的原因,那么,目前科学网上的很多讨论的热点问题,比如创新、博士后制度、敬业、中外差异、职称等等方面的问题可能都会相对简单一点。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986-748127.html

上一篇:从填鸭式学习到填鸭式研究
下一篇:迷信和盲从是我们进步的大阻力
收藏 IP: 82.225.1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7 05: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