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tut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ongtuteng

博文

张维迎在西北大学110校庆的演讲——《反思经济学》

已有 6395 次阅读 2012-10-15 14:44 |个人分类:西北大学|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经济学, 西北大学

    张维迎在西北大学110校庆的演讲——《反思经济学》
    2012年10月14日,张维迎在母校西北大学110周年校庆作了题为“反思经济学”的演讲。这是我根据听讲笔记对他的讲话的整理稿,此稿未经张教授审阅。囿于水平,难免有信息遗失甚至偏差,但我会尽力保持他的原意。

 

                                                                          一

    首先,张维迎介绍了批评主流经济学的两种主要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主流经济学美化了市场。认为市场没有那么完美,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不成立。张教授认为这种观点是误将对市场理论的批评当成了对市场经济的批评。第二种观点认为,主流经济学丑化了市场,成为了反市场的理论。这种观点认为,主流经济学变成了反市场的理论。他简要介绍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关于计划经济有效性的大辩论,以哈耶克、米塞斯为主的奥地利学派和以兰格为主的社会主义经济学者就计划经济的有效性展开了非常激烈的争辩。在当时看来,兰格赢得了辩论胜利,甚至连萨缪尔森也支持兰格。但是到了20世纪末,苏联的垮台和东欧诸国的剧变,宣告了计划经济的彻底失败。在经过了半个多世纪后,米塞斯和哈耶克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显然,张教授支持的是第二种观点。他也补充道:“当然了,批评主流经济学变成了丑化了市场,成了反市场的力量,并不是说主流经济学就完全没价值。”他先回顾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的主要观点。接着给出了一个改进的亚当·斯密经济增长模型。这个模型是一个四边形的流程图,在四个端点上顺次分别是市场交易与市场规模、分工、技术进步与创新、经济发展。即随着市场交易与市场规模的扩大,深化了分工,进而推动了技术进步与创新,技术进步与创新又推动市场交易与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这四个阶段是亚当·斯密所强调的。张教授在四边形中间加上了企业家。认为这四个阶段的活动,主要都是由企业家来实现和推动的,特别强调企业家的作用。他谈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在过去三十多年里,一直保持理论和逻辑上的自洽,是因为他抓住了两点:价格机制和企业家。

 

                                                                     二

接着, 他先介绍了主流经济学的基本范式:以完全竞争、理性人和市场出清等为前提假设,研究人们在一定的约束条件下的效用最大化的问题。主流经济学研究均衡,研究经济的稳定,研究财富的分配。可是只有均衡,没有增长。而且,只要任何一个前提假设条件不满足,就会得出市场失灵的结论,进而轻而易举的得到政策建议:ZF要干预市场。主流经济学认为的主要市场失灵有:外部性、垄断、信息不对称和公共物品等。张维迎分别对外部性、垄断和非信息对称作了评价,认为这三种所谓的市场失灵都不成立(限于时间,他没有批公共物品)。

 

关于外部性,他先介绍了马歇尔和庇古对外部性的观点接着讲科斯从产权角度对外部性的解释:产权界区不清。他以一个通俗的例子来反驳外部性。外部性分为正的外部性和负的外部性。年轻的姑娘打扮的很漂亮,就可能会带来正的外部性(他人对美的欣赏)和负的外部性(别的姑娘的嫉妒),难道能因为一个姑娘打扮的漂亮,给别人带来了正的外部性,就要ZF去补贴奖励她吗?

关于垄断。反垄断法的经济学基础是:规模经济导致不完全竞争,从而价格不等于边际成本,垄断厂商不按照边际成本定价,从而市场不可能有效。但是,反垄断法所限制的所谓垄断行为,正是市场竞争的基本手段。以诺基亚为例,几年前诺基亚还占据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现在却奄奄一息。在市场竞争中,企业就是要依靠差异化的产品来赢得市场,而不是按主流经济学的假设——产品同质。“完全竞争事实上意味着没有竞争,也没有技术进步”(熊彼特语)。事实上,技术进步是市场经济进步的内在推动力量。市场竞争最主要的特征,不是数量,而是自由准入。判断一个市场市场是否垄断,不是看该市场有几个企业,而是看该市场能否自由出入。一个村庄只有一家磨豆腐的,并不构成垄断,而是因为这个市场的需求太小,只能容纳一家,一家就够了,十个村庄连起来,就可以有多家磨豆腐的。唯一需要反对的垄断,是ZF管制造成的垄断。

 

关于非对称信息。主流经济学认为,非对称信息将导致市场失灵甚至消失。他先简要介绍了斯蒂格利茨在信息经济学上的突破。但是他认为,针对非对称信息,市场有信誉机制:unvisible eyes。品牌和信誉是企业最重要的竞争手段之一。ZF的regulation 干扰了市场的reputation机制。他提到亚当·斯密对大企业的厌恶,表示斯密在这个问题上错了。人们不应该仇视大企业,大企业是维护社会市场秩序的,因为大企业才特别重视reputation。如果只有许多同质的企业,那么没有企业会重视声誉,因为无人会记得这些中小企业。而大企业,如果不珍视声誉,很容易遭到消费者的无情抛弃。科斯说企业是对市场的替代,张维迎认为科斯在这个问题上也是错的。有人把市场比喻为大海,把企业比作大海上的岛屿。大海上可以没有岛屿,但是,如果没有企业,市场(现代意义的市场)还存在吗?所以,企业不是市场的替代,而是市场的运行方式。

 

鉴于完全信息假设的诸多弊端,张维迎认为,要在不完全竞信息的假设基础上来证明市场的有效性。随后,他批评了一下凯恩斯主义的三驾马车理论。                      

 

为什么新古典经济学让这么多人坚持?因为它在形式上太优美太让人着迷。新古典理论是反市场的理论,同时又是市场派的理论基础:以ZF失灵论对抗市场失灵论。他提到了斯蒂格勒对反垄断的看法,批评了芝加哥学派的自相矛盾和不一致。接着,他阐述了经济学过度数学化的代价。数学本应是经济学的工具,结果经济学沦为了数学的奴隶。克鲁格曼说,“可以理解,并且不可以避免,经济学是沿着数学阻力最小的方向前进”。所以,很多时候,经济学在削足适履:如果数学上没法处理,就假定不存在。另外有时经济学还画蛇添足。他承认学好数学对于理解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但是也指出了过度使用数学方法的代价。

                                                                     三

批评了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经济学后,张维迎以曙光来形容奥地利学派。认为奥地利学派是最正确的市场经济理论。市场是一个动态过程,是企业家不断创造和利用新信息的“创造性破坏”的协调协调过程。任何阻碍企业家自发创新的力量都是反市场的势力。企业家的信念是主观的,而不是客观的,因而计划经济是不可行的。技术进步是企业竞争的手段。外部性、垄断和非对称信息等市场失灵不成立,ZF没有理由去干预市场。

以门格尔、庞巴维克、米塞斯、哈耶克和罗斯巴德等为主要理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成功地预测了计划经济的垮台、1929年大萧条和2008年金融危机。随后张维迎推荐了米塞斯网站和其他相关奥派书籍。

最后,张维迎谈论了思想的力量!

先引用凯恩斯在货币论结尾的那段名言:“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思想力量之大,常常超出常人意料之外。事实上统治世界的只是这些思想罢了。或许,我自认为不受任何学说的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得到上帝的启示,其实他的狂想的由来则是若干年前某位学者的思想。我确信既得利益的实力未免被人过分夸大,其实远不如思想的逐渐侵蚀力那么大。这种力量不是马上就起作用,而是在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是在经济哲学和政治哲学方面,一个人如果一旦到了25岁或30岁很少会再接受新学说。所以公务员,政客,甚至煽动家们在目前时局运用的种种理论通常并不是最近的。但是或早或晚些,不管是好是坏,危险的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人类犯错误,主要是因为无知或者**。人类犯的最大的错误,都是由少数人的**和多数人的无知造成的。只有市场的力量才能避免这种由少数人**多数人所导致的人类大灾难。

他还引用了米塞斯的话:“人类所做的一切,是支配其头脑的理论、学术、信条和心态之结果”、“除开心智外,没有一物是实质的或真实性的”,以强调思想的力量。

一般认为,社会学术的冲突是由于利益集团的冲突。如果这种理论成立,那么人类的合作就没有希望了。经济学要解决的是人类合作的问题。必须认识到,社会问题是社会学说状态的结果。学说的冲突不是关于手段的,而是关于最终目的的。

很多人把对经济理论的批评,变成了对市场经济的批评。把经济学家的失败,变成了市场的失败。

什么改变中国?理念和我们的领导力改变中国。我们对市场的信念决定了我们的未来!

                                                                  四

互动环节,几个提问者提的问题比较普通,就不介绍了。这里介绍下互动环节中张维迎教授对自由精神的表述。

他提到,自己来自农村,父母是农民,对他的约束比较少,因而他就比较有自由精神,顾忌较少,敢于突破。他特别感谢在西北大学就读期间,何炼成老师对他的包容和鼓励。何炼成老师的“不唯上,不唯师,只唯真”的座右铭对自己影响很大。何老师是研究资本论的专家,却并不要求他的学生一定要与自己的观点一致,只要自圆其说即可。张教授特别表达了对何炼成老师和茅于轼老师的感激之情。他还希望同学们保持一颗自由之心,作自己喜欢的事,不要被外界干扰太多。

 

 

下面是我的狗尾巴~~~

值此西北大学110周年暨商科100周年纪念日,张维迎教授作为著名校友回到母校,作此报告,反思主流经济学,无疑是献给母校的一份思想厚礼。

 

自他成名之日起,就毁誉不断。誉满天下,也谤满天下。由于经济学视角下的观点,常常是反直觉的,大众难以理解,故而经济学家群体承受着非常苛刻的责难。在我个人看来,张维迎是中国少有的保持一贯清醒的经济学家。

 

在2009年2月份的亚布力论坛上,张维迎发表了题为《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的演讲,批评ZF对金融危机的干预政策。最近,他又写了称赞奥派学者罗斯巴德的文章。观察他的思想成长路径,看起来像是从古典主义到新古典主义,从新古典再到芝加哥学派,然后并未停留,继续向右前方行进到奥地利学派。他不仅要埋葬干预主义的凯恩斯主义,更是反思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努力复兴和光大奥地利学派。奥地利学派是对市场最坚定的信徒,但是既不像凯恩斯主义那么招ZF喜欢,也不像新古典主义那样凭借优美的范式让经济学人着迷。选择了奥地利学派,就注定了走向一条孤独冷寂的道路。不过,我们要相信思想的侵蚀力。在一轮又一轮经济危机的教训中,在一代又一代经济学人的不懈努力下,我相信,奥地利学派将会广泛而深刻地影响中国人的思想和观念,推动中国的变革与发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1334-622808.html

上一篇:西北大学商科发展100周年暨全国高校经济学基地工作会议隆重召开
收藏 IP: 124.115.173.*| 热度|

5 盖海龙 曹聪 刘广明 王芳 fans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05: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