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皮的个人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dron74

博文

儿子名子的故事

已有 8317 次阅读 2014-9-15 01:38 |个人分类:生活偶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儿子名子的故事


     儿子的中文名是他出生前就定下的,不过不是我的主意,是妻子起的。我只起了英文名,写在出生证明上,不大用。幼儿园的老师给他起了个新英文名,叫得挺好的。

 

   其实很多年前,我还是单身的时候,就想过给孩子起个什么名的问题。弟弟结婚早,侄子早出生。那时,有了侄子的我很兴奋,满世界找适合我们姓的名字。


  卢姓,据网上百科说是姜子牙的后代根据封地命名的,不过我觉得这是字的历史,不是血缘史。细看看百家姓的历史,很多不是姬姓就是姜姓,华夏一家出嘛,一点不奇怪。我倒是相信我的祖先是五胡乱中原时改的汉姓,据查魏晋南北朝的北方四大家族中有这个姓。老辈延庆人多说是明代从山西洪桐迁来的,相信姓卢的我们原来可能是外国人。


  给侄子找名字的事曲折,可以用王国维话形容:“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很羡慕别人的名字中可以把姓名连在一块的感觉,成一个词,像我的同学朋友的名字“乔迁”,“盛夏”,“成琳”,”连旭”,“石现”等等。所以我就扒拉着电脑搜索,翻着词典看词。和卢字同音的字很多,词也不少:“辘轳”、“芦笋”、“芦席”、“鲈鱼”、“炉灰”……一路找下去,残不忍睹。有个词“庐江”听起来还行,但是同音的“炉匠”在《林海雪原》中是个大坏蛋,哥哥小时候没少被别人叫这个外号。给我们这个姓起名字还真不易。豁然处,一个词“芦笛”,非常好的一个词:让人想到桂林的“芦笛岩”,想起民乐《渔歌唱晚》,想起鸽子悦耳的声音从天际传来。又查了查,还有个音译的西班牙语的名字“卢迪”,让人一下子想起堂吉诃德的国度。就是它了,我把网上收集出来的资料打印在纸上,回家拿给家人看。结果妈妈听后笑着对我说:“我还以为你能起什么新鲜的名字,好几个人都给起好了,就是这个。”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弟妹是吹长笛的,我是后知后觉了。侄子叫了这个名字,但不能说是我起的。


   真到了给儿子起名字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他的到来我和妻子是做了准备的,但仍很突然,我还没有准备好,说来就来了。我一直想要个女孩来着,觉得“露”这个名字很好。美国的孕期检查是通报性别的,怀孕几周后,医生告知我们是男孩,我想的名字自然用不上了,不过也就不会担心有人给孩子起外号“辘轳”了,挺好。


   开始想名字了,给卢家起名字的一个难题是由于家族的传统。我们祖上传下来规矩,要求一辈单字名,下一辈双字名,顺序更换:比如村里的爷爷辈是“秉X”的双字,到父亲这辈都是单字如“起”,“财”,“发”,“忠”,“华”,“宽”,“润”,“跃”,“克”等等,太爷那辈也是单字;我们这辈是双字名,不过族里各家的第一个字已经不统一了,到儿子这辈该单字了。这个规矩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对于我是有趣的,每次碰到同姓的同学或老师就会数着字想他是我的什么辈分。单字当然比双字选择范围少很多,很怕重复。家族没有家谱,父亲听说孙子要出生,给我发了一个长长的列表,列出了我们家族用过的单字,供我们参考。时间久了,那封邮件也丢了。

 

    不过妻子早早就给儿子想好了名字,叫“昂”,取义“昂首挺胸,斗志昂扬”的意思,家族内知道的前人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起初我对这个名字也不以为然,本来想了个“拓”字,妻子说不好听。其实“亮”也不错的,可惜一个同学用过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好研究这个“昂”,令人惊奇,结果还不错:

·        中国古代建筑一种独特的结构--斗栱结构中的一种木质构件,是斗栱中斜置的构件,起杠杆作用,利用内部屋顶结构的重量平衡出挑部分屋顶的重量。”;

·        很多人认为昂是恩的意思,其实昂,表示疑问,不懂,疑惑的意思。”

·       冠屦昂昂数尺躯,圣贤无我意何殊。伊人德业兴天地,在我宁甘食粟夫。”--《孟子 终身之忧》 宋 陈普

    网络上“昂”字用错的地方也很有趣,金牛座的“昴星七姐妹”星团,很多人都写成“昂星团”,真是个美丽的错误。客家人的口语中会把人的“缺心眼”骂作“昂”,我是很喜欢傻子的,《尘埃落定》中土司的傻儿子就是个有福的人。汉语拼音的“Ang”是字母表顺序的头一个字母打头,儿子要是将来在学术圈混,讲起论文排名来,有时是用名字按字母为序的,那时他还可能占老大的便宜呢。再想想,我还有个医生朋友名字中也有这个字。由此种种,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名字了,“跟党走,听老婆话”,从了吧。


   儿子的出生,是在美国中部Iowa的一个小城,按照美国的法律他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外国人。所以老婆留给我一个任务,就是起一个英文名字。我的这点英文水平根本不够用,网上查了许久,名字多得让我挑花了眼,很多都和宗教有关,没有找到中意的。当时工作忙,脑子也不好使,就采用了随机抽样的办法,抽到了Donald,是个苏格兰的名字,意思是“世界领袖”。听上去还不错。


   那年的九月份,预产期到了,妻子的羊水破了,登上学校的免费公交到医院。顺产,母子平安。我给孩子剪脐带后,一个护士给我看脐带上打的一个节,那是一个自然的扣。她说有这种扣的孩子是幸运一生的。后来友人告诉我说是胎儿在母亲子宫内打滚,自己把脐带打了个节,很危险,幸好没有影响到发育和分娩。我心里说:“这个小东西,娘胎里就这么不老实,你是从外星来的吗?叫什么名字?”一个小生命诞生了,我把起好的名字写在那间如同高级宾馆房间的产房里的一块小黑板上,从此他还有了名子“儿子”,“孙子”。


    不久,回国了。儿子又有了新的名子,外婆外公喜欢叫“小金子”,妻子会叫“宝贝”,有时我们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个“大”就算小名了。很快上幼儿园了,幼儿园老师给起了个名字叫Bob,大人物的名字,叫得很响。想来,作为爸爸我的英文名字就是我的初中老师给起的:Jack,初中用了三年,不过我当时很不喜欢这个扑克牌样的大众名字,而羡慕前座的名字“Victor”,后悔没轮到我得到那个名字;后来看过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想重新启用Jack这个名字,到了在美国做博后时试着推广却也没有叫开,索性做罢用汉语拼音了。所以我对老师给起的名字还是很尊重的,叫就叫吧。而那个Donald的名字始终没有叫起,一个原因是在动画片中,孩子发现它原来是那个哑着嗓子,脾气暴躁,总是坏运连连的倒霉鸭子的名字,不喜欢。我还是很喜欢唐老鸭的真实善良和渴望美好的,不过名字嘛,干吗要硬叫呢,随他吧。


    儿子名子的故事将来怎么继续,我不知道。自然的名子会一个一个:卢同学、卢先生,小卢、大卢和老卢,特定的称呼也有可能:卢医生、卢老师、卢师傅、卢总、卢工、卢博等等,还有不带姓的名子:老公、爸爸、爷爷、外公等等,他的同学朋友爱人孩子会给他起绰号,而他肯定能给自己起更多的名字:网名、昵称、笔名等等,只是希望他别改掉妻子给的名字。多年后儿子能看到看懂这篇文字了,我只想对他说,“你的名子爸爸没有贡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65112-827804.html

上一篇:学习算法的那点事儿
下一篇:生物大数据创业,看好生物技术背景的团队还是大数据背景的团队?
收藏 IP: 155.91.136.*| 热度|

5 周波 曹聪 赵凤光 梁季阳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6 22: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