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远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idawei

博文

糍粑

已有 2105 次阅读 2020-5-1 19:56 |个人分类:回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所有的中式小吃里,我最喜欢糍粑,不过,糍粑不是我从小吃过的东西,而是到合肥念书之后才体味到的味道。这味道之好,是有一点铺垫的。


情况是这样:我刚到合肥的时候,发现每天的大米饭是“籼米”,我一直以为是“线米”。这种米听起来和吃起来差不多,像棉线一样没啥香味,与我家乡的东北大米比起来味道有天壤之别。问起来,安徽同学说是南方一年种两次的稻米。因为种两次,所以长得有些急急忙忙,来不及吸收更多养分,所以味道就不香,解释的人这样说的时候,脸上很庄重,我体会人家的意思是,这种大米一年产了两次,就像哪个女人一年生了两次孩子一样,没功劳也有苦劳。南方人多,人能活着就好。但是我吃着这种大米,总是不是滋味。


说来也怪,合肥的面食很不错,馒头,他们叫大馍,做的白白胖胖的很是可口,比东北的白面好,更比我们以前经常吃的包米面饽饽好吃多了。不是说南方人吃米北方人吃面吗?这事到今天我也不知为什么。Anyway,那时候我就尽量吃面食。也第一次吃到麻圆,有些人叫麻球,说起来好像更地道一些。我挺喜欢麻球,但是再喜欢,不过就是粘米面做的,我们北方人吃过元宵,粘豆包,所以粘米面的味道还是知道,并不稀奇。


在这种种情况下,有一天,我就品尝了一块糍粑。这东西好吃啊,米比线米好,闻着香,吃起来更香,而且这是....米。为什么他们不用这种米做饭呢?我不知道,反正,从第一次吃到,我就觉得,既满足了我北方人吃米的乡愁,又满足了对南方小吃的某种需求,甚至觉得有一种心灵契合的感觉。


走遍天下,我说的真是天下,至少是天下有中国食品的地方,我都想看看有没有糍粑,有就是首选。但麻圆到处都有,糍粑并不常见。


有时我想,我要做最好的糍粑给自己。口味要好,质量要高,那是什么样的呢?我闭上眼睛,可以看见我的糍粑:米白,飘香,粘度正合适,上好的油,火候正好,炸的白里透红。


然后忽然想起我的狗,我想,我对糍粑的喜好和想往,可以说就同狗对骨头的喜好和想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54077-1231186.html

上一篇:贝多芬,物理,和我

2 舒红 段含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2 2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