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junw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junwei

博文

识时务,非俊杰

已有 2833 次阅读 2014-3-1 00:16 |个人分类:眠云居|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生就想爬山,当下潮流:急功近利、盲目跟从、金钱至上、功利心胜、势利当道……,其实就像爬山,有的人可以徒步到达山顶,有的人可以骑马到达山顶,有的人可以坐缆车达到山顶,有的人可以坐直升机达到山顶……,就像人生,有的人住着茅草屋,有的人住着砖瓦房,有的人住着楼房,有的人住着别墅,有的人住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可是就像爬山,最终的目的是否就是达到山顶,恰如人生是否就是最终目的——死亡,其实未必正确!爬上,通过各种工具,无法是减少时间或者体力,增加了便捷性,可是既然是登山,那么不体会登山的感觉,那也就白白地来登山。就像生活,我们非得看着人家的豪华宫殿不可,否则就不是人生了吗?就像我们登上,我们不是一步到位的达到山顶——生活也不是一步到位的不如死亡,就像我们登上,不是为了坐缆车或者坐直升机,我们坐缆车或者坐直升机是为了每个人的选择方式,但是就登山而言,没有缆车没有飞机,根本就不影响你登山,古代就没有这些,那岂不是就不登山了吗,难道我们被缆车、飞机等等代替了我们的腿了吗,限制了我们的发展和自由了吗?这些工具是社会赋予的,是社会变化赋予的,但是社会所谓赋予的,就真的是我们必须的或者是我们的腿吗?不是,就像当下,汽车、洋房、地位、是否富二代、官二代的背景,难道这些就是我们所谓人生目的的缆车、马匹、直升机吗,那样是不是可以一步到位的达到山顶,或者难道不会出现缆车坠落、马匹惊癫、飞机坠毁吗?这只是一个比喻,徒步也有坠崖的可能。

其实所谓的洋房、汽车、地位、是否富二代、官二代都是所谓的社会赋予的或者强加的吗?都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可是是谁组成的社会呢?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本来登上是要感受登山的乐趣,但是我们看到别人坐缆车、骑马、坐直升机的方式,就放弃了徒步登山的乐趣,变而把登上看作了虚无,把登山的方式或者工具看成了目的,于是乎坐缆车、骑马坐直升机的费用直线上升。其实徒步登上是正常的,坐缆车、骑马也是正常的、真是坐直升机登上也是正常的,但是在这些正常当中,难道我们非要认为的加入所谓的排行榜吗,坐飞机的人高于坐缆车的,坐缆车的高于骑马的,骑马的高于徒步的!我们目前肯定大部分人们会以这样的排名来看的,因为他们采用的工具决定了他们的身份或者社会地位——也许这是所谓的“社会常识”或者社会的常态。

但是这是常态吗?我们本来就是登山,没有缆车、没有马匹没有直升机,我们可以登山——就像我们本来就是生活——没有洋房、没有汽车、没有背景、没有富二代没有官二代的头衔,难道我们就不能生活了吗——或者会说,可以,但是生活得很艰难,是的,那赖谁呢?——就像我们登山,山不好登,难道赖我们腿不行吗?肯定不是,因为那段难走的路就是那么一段,会过去的——但是难道我们会因为这段难走的路而去把腿变成发动机或者缆绳或者机翼吗,肯定不会——目前,时下也是这样,难道这样的时下会长久吗,肯定不会,但是大部分的人却把自己的腿换上了轮胎、缆绳、机翼……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丧失了判断能力,甚至是安装了“机心”。

其实爬山不难,因为我们可以靠腿爬上去,难就难在我们把工具(缆车、骑马、直升机)看作了身份地位的象征,而且一旦拥有了这些工具,就会自我以为的居高临下的鄙视那些徒步者——其实生活不难,因为我们可以靠自身去生活,难就难在我们把工具(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当做了生活的目的,就像我们登上,难道非得我们拥有了(缆车、骑马、直升机)才配是叫做登山了吗?难道非得我们拥有了(缆车、骑马、直升机)才是正常的登山了?难道我们拥有了(缆车、骑马、直升机)才是 正常的登山吗?难道我们拥有了(缆车、骑马、直升机)就是最好的登山一族了,最有身份的登山着了,就是最有地位的登山人了吗?显然不是,首先是自我标榜这种差别,其次是那些徒步的登山者丧失了判断力,简单地盲从地认为坐缆车,骑马,乘直升机就是登上。就像生活,显然没有拥有了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是正常的生活,难道目前我们没有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就不是生活吗?难道目前我们没有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就不配生活吗?

所谓众生纷纭,众口难一……但是目前是不是众生纷统,众口一词——我们拥有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才配生活。只是在人们认同这个观点的同时,是否就像爬山只在乎缆车、骑马、直升机而忽略爬山的愉悦一样,人们只在乎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才是生活的目的,而忽视了生活本身的愉悦和快乐?而我们是否也成为这些(汽车、洋房、富二代、官二代、大款、名牌等等)的奴隶,而非生活的主人或者自主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41012-771936.html

上一篇:高处不胜寒
下一篇:妄言
收藏 IP: 117.131.244.*| 热度|

2 侯成亚 刘严萍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30 1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