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抚慰了你的人生 精选

已有 4687 次阅读 2021-12-31 21:3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抚慰了你的人生

曾泳春


1     

   我在这个夜晚打开博客,想要写一些旖旎的文字。这是关于心灵抚慰的文字。

   从遇见你的那天起,与其说我想爱你,不如说我想抚慰你。在不远不近的人生旅程里,我们的心灵已是千疮百孔。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知道你无法在人前展示的无能、无助、爱与哀愁,所以我想要抚慰你的心灵,才不枉你让我认识了你。

   于是我唱着所有我会唱的歌,都是一些关于爱的旋律,想看到你因为我的歌唱露出的笑脸;我还写了很多作文,都是一些真挚的文字。这些歌和文字一路陪着你,越过一道道山丘,让你知道你是有人等候的。

   我不知是不是自不量力,但我知道已用尽全力。尽管到了今天,我已唱不出歌,写不出文字,但我想要你知道我的思念。

   思念掠过所有的时差,直到没有时差。

   我以为,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夜空下相视而笑,笑我们兜兜转转的相遇和离别,让整个星空成为混沌。

   你怜惜地摸摸我的头发,什么也不说。而我知道,我已经抚慰了你的人生。

2

   写点年终总结吧!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不会暧昧了。

   在科学网写博客已经十年了,虽然最近的这几年我越写越少,但我的心里只有科学网博客。我没有公众号,没有微博,没有知乎,没有抖音。我是个怀旧的人,深深怀旧。

   记得陈安博主曾说过,留下点文字,甚至比留下论文更重要。我当年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

   当年,我正在科学网博客如日中天(请允许我夸张一点),很多文字流淌出来,看似毫无意义的暧昧,其实是抚慰了不少人的心灵。我收到过这样的信息:YC,这篇博文我领走了。我说:就是写给你的。其实我并不知道他(她)是谁,但我知道,我的文字击中了他(她)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有这样的认可和共鸣,我很欣慰。

   但是,在几年前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我忽然厌倦了这样的认可,我努力想将"YC博文写得好"的标签洗去,获得“曾教授科研做得好”的认可。于是我放下了写得得心应手的科学网博客,转头去写科学论文。

   记得蒋劲松博主曾说过,语文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也许真是如此,语文是相通的。YC的博文写得好,废老师的论文也写得好,只要她愿意。这几年,我和学生一起发了一些比较好的论文,几乎每篇论文的审稿意见都有“well written”的评语。和当年入选全国优秀博士论文的评语一样,我好像一直是以写作好而获得一些捷径的。

3

   写到这里,这篇博文终于写成了一篇正能量。今天我在去上班的地铁上,因为是2021的最后一天而拼命强说愁地回首了一下我的科研生涯,然后发给了我群里的发小。

   ——我回顾自己的学术生涯,从读博开始到做了十年教授的现在,基本上是土生土长没人指点。没有留洋背景,没有大导倚靠,我是一棵在风中飘摇的小草。

   这里说明一下,我说的群里发小指的是一班的徐晓、蒋劲松、张艺琼,二班的贾伟、李宁、王晓明、小炉匠。他们都曾是科学网如日中天的博主,如今成了我的发小。

   王晓明附和说,他虽然是留洋博士,也是没人指点的。

   我同意。我们都有相同的困境,就是在茫然的时候无人指点。那么难道人生的路就不走了吗?比如说,我隔壁办公室的青椒刚刚在非升即走的考核中离职,那么他的人生就不走了吗?

   我这棵无以倚靠在风中瑟瑟摇摆的小草,也凭着写得好的论文和作文(基金申请)活到了现在,难道不是很正的正能量吗?

4

   年终不知所云,估计发小徐晓看了又要大喝一声:基金和论文不是科研,送菜!

   于是我悻悻地闭嘴。

   明天,也就是明年,将要面对的是:还有一篇科普写不出来,还有老情人领域的论文要写。

   所谓老情人领域的论文,算了,不说了,暧昧千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319046.html

上一篇:一声叹息
下一篇:学生毕业了
收藏 IP: 101.93.65.*| 热度|

38 杨正瓴 康建 李万峰 陆雅莉 李学宽 徐晓 邢志忠 郑永军 彭真明 王善勇 刘艳红 黄永义 许培扬 黄河宁 陈新平 曾跃勤 武夷山 徐世文 张士宏 吕建华 张强 刘全慧 刘良桂 孙颉 曾荣昌 刘利 范振英 齐国臣 文双春 信忠保 孙允东 周忠浩 宁利中 付小军 晏成和 刘秀梅 聂广 杨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19: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