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到红军去

已有 1468 次阅读 2022-8-1 17:3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本博按】这是家父姚丹村的回忆录《我在红军中的一段生活》第一节,原标为《参加红军》。今天是八一建军节,特录出此文,作为对父亲的纪念。

 

1930年秋冬之交的一个夜里,北风呼号。就在这一夜,我工农红军26师的健儿们,由襄枣宜钟苏区北上,在唐河县委书记吴首青同志的指引和帮助下,打开了豫南重镇唐河县城。缴获了守卫唐河之民团的部分枪支,【民团】余部如露网之鱼,向城外逃窜了。

第二天,大风虽已息止但天气仍是阴沉沉的。我政治部的工作同志们,带着小部队,打开地主老财的粮仓,忙着给贫苦的群众分粮食;另一部分工作同志,动员群众拆除城墙,这是当时红军打开每一个城镇要做的两件事。前者是让那些贫苦群众认识到红军是劳苦人民自己的队伍,他们打仗完全是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后者是为了拆掉这个封建堡垒,便利今后的革命行动。

    这时我还在南阳。豫鄂边区省委书记郝久亭对我说:“丹村,你过去干的都是封建军阀的队伍。那时我们想在他们的队伍里组织力量,暴动出来,转化成为我们自己的队伍。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队伍——工农红军26师,昨夜已经打开唐河,你就到唐河参加红26师的工作。他又说,红26师的参谋长王学良同志患了肺病,需要离队休养,你就去接替他的工作。最后他说,襄阳县委孙独白同志来南阳请示工作,他现在要回襄阳苏区,你俩可以同行。他在红26师的人事很熟,调你任红26师参谋长的介绍信已经早送去了,你们今天就起程吧。

    我听了郝久亭同志的话,很兴奋。关于孙独白同志,1928年在枣阳赤卫队时已经见过面,老朋友了。

     我们从南阳出发,一路上谈的很多,老孙同志很健谈的。他从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谈到豫鄂边区的革命形势,谈得津津有味。可能就是老孙同志的好说好谈,同志们送他一个孙大炮的绰号。从南阳到唐河一百一十华里,可能是我们太兴奋了,不知不觉的已经走了九十多里。离唐河只剩十几里路了。我们正谈得热烈的时候,从左面沟里爬出来十来个灰色动物。呵!团狗子!他们是昨晚被红军打散逃窜出来的,很狼狈。可是他们见了我们两个人,却神气起来了。骂着说:骂的,党员!有的说:把他们捆起来。可是,他们找不到绳子。我们说,我们是到汉口做生意的,没有犯罪,何必要捆?他们一看我们很从容,又找不到绳子,只好说:跟我们一道走。于是他们前面走着四五条枪,后面跟着四五条枪,把我们两个夹在中间,跟着他们向西北方向走去。

    这时,我内心确实很紧张。紧张的想着一个怎么办的问题。想着:跑是跑不脱的;可是到了他们的巢穴,把我们两个分开问,一定要露出马脚。他们要把我送到南阳。那时南阳不留驻着杨虎城的部队,守备司令就是培养我,希望我成才的老长官姚丹峰。他这时不会再念旧情,他把我当杨部的叛兵处理,无疑也是死路一条。这时,我真是思绪纷乱,就是得不到解决问题的途径。适在这时,我听到了简单的警号:跑!我毫不迟疑地向东南方向跑去,如烈马脱缰飞奔,因为我看到孙已向西南方向跑走了。逢沟跳沟,逢坎越坎,只是想着能早一点脱离险境。

    那些团狗子们,这时张惶失措,只听他们叫嚷着:赶!赶!但他们那【哪】里赶得上我。以后又听到们们叫嚷:打枪!打枪!接着听到子弹嗖嗖的飞来,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但那些蠢猪们,竟没有一粒命中在我身上。跑了半个小时,我感到脱离了险境。这时候,有一群从城里逃出来的难民,对我投一惑疑的眼光。我立时欺骗他们说,前面有土匪。你们听见枪声没有?就这样遮掩过去了。

   再走了几分钟,当我看到城门上站岗的红军卫兵,城楼上飘扬的斧子加镰刀的军旗时,我的心是如何感到庆幸呀!(未完,待续。《到红军去》,姚丹村撰,姚小鸥录校)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349615.html

上一篇:《周礼·大司徒》与周代息养万民的制度和规定
下一篇:参加红军
收藏 IP: 111.200.19.*| 热度|

6 尤明庆 刘炜 张晓良 郁志勇 郑永军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3: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