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重返大峡湾 精选

已有 5281 次阅读 2022-3-15 09:59 |个人分类:科学考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重返大峡湾

30年前当我跌跌撞撞连爬带滚从嘎隆拉山顶下到山底的时候,我就和自己有了个约定,一定还要再来大峡湾看看。不想29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履行这个约定,重返墨脱,重返大峡湾。

2019年的5月,一个公务活动,让我重返了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湾深处的墨脱。

五月的一个早晨,从成都起飞的航班平稳地降落在了林芝。到达林芝后,早早等候的车辆,把我们接到到派镇,这是大峡湾的入口,也是进入墨脱的路口。29年前我们从这里进入墨脱,29年后我们仍要从这里进入墨脱,不同的是我们将要乘车从派镇(区)进入墨脱。29年过去了,派镇已经变成了一个漂亮的旅游小镇,山间不变的植被、雅鲁藏布江的涛涛江水以及指向松林口的路牌,让我依稀辨认出一些29年前派镇的模样。

早晨搭乘的陆地巡洋舰,沿着平坦的柏油马路向多雄拉驶去,30分钟左右,就来到了多雄拉隧道口。华能公司作为扶贫帮扶项目,修通了从派镇到背崩的公路。从隧道不到10分钟,就穿过了多雄拉山,来到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坡。喜马拉雅山的北坡和南坡,完全是两重天。南坡面对着印度洋,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团,沿着山谷向上输送,湿润的暖湿气团带来丰沛的降水,滋润着南坡的植被。而喜马拉雅山脉阻挡了大部分的暖湿气团,北坡大多是干旱荒漠的植被,派镇附近的植被是云南松林和高山栎林。此时虽已是孟夏,多雄拉山的南坡仍就覆盖着厚厚的积雪,道路上的积雪被清理到了道路的两旁,形成了两堵高高高的雪墙。回望着大雪覆盖乱石凌立的多雄拉,我在想,现在我是否还有勇气和体力徒步翻越多雄拉山。

穿过积雪覆盖的山顶,一片的高山灌丛出现在眼前,高山杜鹃正在开花,白色的,红色的杜鹃开满了山间。穿过杜鹃林,冷杉林出现了,再往下,是云南铁杉林。公路在几棵高大的铁杉林树处拐了弯,是不是修路人在刻意地避让着这些大树?人类要发展,必然会对环境产生影响,不存在着对环境完全没有影响的工程,人类要做的是将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的程度。

不一会,常绿阔叶林替代了铁杉林,汗密很快就到了。周边的森林依旧是郁郁葱葱,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团滋润着森林,和北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路边一些看似废弃木头房子,显示这里曾经是过往路人的驿站。2013年10月从波密到墨脱的公路通车以后,徒步翻越多雄拉山进入墨脱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这些驿站也就被废弃了。

过了汗密很快就来到了老虎嘴的隧道。老虎嘴曾经是横亘在墨脱路上的一道天堑。上个世纪,悬崖峭壁上凿出了一条步行道,老虎被拔了牙,如今道路直接从老虎嘴穿堂而过,老虎嘴天堑已不复存在。过了老虎嘴就来到了阿尼桥,河谷的植物呈现出了明显的热带特征,附生在树干上的石斛正在开花。车辆飞快下行,转眼间,背崩乡就映入眼帘。

这条曾经让多少人望而生畏的步行道,在车辆的驱动下,变得轻松而愉快。整体道路穿行在密林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你就能将高山灌丛、高山寒温性针叶林,云南针叶林,不同建群种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河谷热带植被尽收眼底。这里是展示机会是我国从海南岛到东部的植被,是植被垂直分布的天然博物馆。这条路刚刚修通,还未对公众开放,我们大概是这条公路最早的乘客了,路边的植物受人为干扰的痕迹不大。希望这条对公众开放后,要加强管理,控制车流量,让人们即能够欣赏大自然的神奇和妩媚,又能够长期保持大自然的天然与纯洁。

从远处眺望,背崩乡就坐落在雅鲁藏布江的河流阶地上。背靠大山又面对着大山,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四周的群山依旧是郁郁葱葱。

解放大桥仍然横着横跨雅鲁藏布江的江面上,另一座车辆能行驶的大桥承担了它的功能。按照日程安排,我们驶向了西让村。汽车沿着雅鲁藏布江向西驶去,路旁上还看到一群在做地质学调查的师生,墨脱的公路通车以后,进入墨脱越来越方便了,植物学、生态学、气象学和地质学工作者都纷纷进入到这个地区工作,开展科学研究。

中午时分,车辆驶下了一段河漫滩,准备在河漫滩进行野餐。不知道的是否是修路施工在河道取沙的缘故,这里的河漫滩遭到了较大的破坏。原来河岸两旁布满了稠密的植物,从步行的小道下到河漫滩非常困难,许多地段是峭壁,要拉着藤子和树枝艰难的攀行,我们在江边发现了许多的热带植物。看着被破坏的河漫滩,心中泛去一整酸楚,好在被破坏的河漫滩面积还不算大。

一会儿,我们来到西让村,西让村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村口竖着一个颇有民族特色的门标,上书“西让村,墨脱小康示范村”,村中是一排排整齐的杆栏式建筑。西让是共和国最边远的山村了,这里已经发生了巨变。这些年在野外考察中,我走过许许多多偏僻的小山村,这些小山村无论是村容村貌,还是农民的收入都有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广大的农村真的是进入了小康。

由于日程安排的关系,我未能进入村中去拜访29年前和我们一起在更巴拉山和德阳沟考察的乡亲们。正当我心存遗憾的时候,同行的刘博士打电话给我,说是来的时候,在村子前面见到了风格,这让我喜出望外。

风格是我在《墨脱植物考察追记》中屡次提到的西让村的一位老乡。民兵队长。在29年前,在我们的墨脱越冬考察中,给予了我们极大的帮助。他带我们上更巴拉山和德阳沟考察,有些重要的标本就是风格帮助采集的。刘博士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一位植物生态学的专家,正在墨脱进行植被调查。在路上刘博士就给我说,是风格带去看了西让附件的小果紫薇的的群落。凡是到西让工作的植物学工作者都会找风格带路,他就是墨脱的活地图。他多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是一位让我难以忘怀的乡亲。

得知这个消息,我同行的同志说,我有一位29年的老朋友要拜访,请求大家给我15分钟的时间。我们放慢了车速,终于在西让村处不远的地方看到风格兄弟。老朋友相见,分外亲热,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29年了,风格兄弟老了,但是身板依旧健硕。他如数家珍地向我讲起,带着谁谁去看什么什么的植物。我告诉他,我已经退休了,这次是意外回到墨脱,“意外”看到风格兄弟。风格兄弟招呼我坐下,就要去准备巴酒。我还有行程要赶,时间实在不允许。我给风格兄弟说,下次我一定还要来看你。带着几分的满足和惆怅,我离开了风格兄弟。

此时,我又自己有了一个约定,风格兄弟,我一定回来和你喝酒。

1.jpeg

图1. 派镇

2.JPG

图2. 多雄拉隧道

3.jpeg

图3. 大雪覆盖的多雄拉山(南坡)

3-1.JPG

图4 杜鹃花


4.JPG

图5 冷杉林 

5.jpeg

图6 云南铁杉林

6.JPG

图7 云雾缭绕的常绿阔叶林

8.jpeg

图8 汗密附近的常绿阔叶林

图9 汗密的旅社




8-2.jpeg

图10 背崩乡远眺

10.jpeg

图11 西让村


11.jpeg

图12 西让村


12.jpeg

图13 老朋友相见

13.jpeg

图14与风格兄弟合影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329479.html

上一篇:耳闻目睹的几件事情
下一篇:我与贾林波博士一段关于古植物学研究的对话

23 王磊 朱朝东 王震洪 冯兆东 周忠浩 张晓良 罗春元 李东风 彭渤 杜学领 刁承泰 晏成和 姚卫建 罗娜 黄永义 郑强 李毅伟 李世晋 宁利中 尤明庆 李学友 姚远程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4 20: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