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我们是否学会和大象共享同一个地球? 精选

已有 5348 次阅读 2021-6-16 16:04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图1. 闯入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一群大象        

     近一个月来,一群北上的大象给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新闻联播和晚间新闻几乎天天有大象的消息。大象走红给广大吃瓜群众带来了无比的欢愉,一时间各路网红也纷纷碰瓷大象,消费大象。

在围观观大象的过程中,无论是正规媒体还是网红和自媒体,都会问一个问题即:大象为什么要北上?对这一问题的解释,各种猜想、观点和假说精彩纷呈:地球磁极改变说,气候变化说,头象年老昏庸说,种群分布区自然扩散说,原生地生境破坏说,林下砂仁种植说,北上昆明开会说等纷纷出笼。

我不研究大象,没有能力评价和判断上述观点和假说正确与否。作为吃瓜群众,我最推崇北上开会说。大象要参加的这个会议名称全称叫做“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简称就叫COP15 大象要来参加这个会议,是因为这个会议的主题是“生态文明: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用大白话说就是地球不仅是人类的地球,也是大象的地球,是所有生物的地球。昆明除了昆明人的昆明,也是大象的昆明,昆明人住的,大象也住的。据说大象的祖上也曾经生活在昆明,距昆明不远的昭通就发现过大象的化石。

大象北上在拷问我们,是否准备好了和所有生命共享地球?把一个严肃的问题,以喜剧般的效果,带到了人们的面前。大象北上,考验着我们如何践行“生态文明”的理念。

西双版纳是中国大象主要的原生居住地(云南临沧还有一处原生居住地),这是一块面积仅为19124.5平方千米的土地。幅员并不辽阔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为24.25万公顷,为全州面积的12.68%。西双版纳大象的数量,几十年间从200头左右,增加到了现在300多头。在西双版纳,大象走出原生居住地的事情可谓是屡见不鲜,时有发生。大象不仅北上,而且也南下,以它们的原生居住地为核心,向东南西北都有扩散。这一次是走得太远了,才成功的引起了关注。

大象为什么离家出走,是不是他们的家园不好了?还是他们的家园对他们来说,太小了?西双版纳目前的生态系统,到底能够满足多少头象的需要?带着这个问题,我曾经请教过专家,西双版纳目前的生态承载力是否能满足大象种群的需求?他说生态承载力在不同的环境是不一样的,在南亚稀树干旱草原中,大象的密度是头/每平方公里,在极端情况可以到达2-3/每平方公里,所以亚洲象最大的种群在印度。而在热带雨林中,这个数字降为0.1/每平方公里。这些年自然保护区内,严禁砍伐,树木得到了良好的保护,长草的地方自然就少了,大象的食物也就随之变少了。在西双版纳大象经常走出森林,骚扰周边的群众,人象冲突的事情时有发生,造成人员伤也屡见不鲜。

20022007年我做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所提的第一件议案就是“修改野生动物保护”,建议修改野生动物肇事补偿的相关事宜。在议案的调查过程中,有些当地保护区的干部曾经提议,在大象生长的保护区内,适当砍伐一些树木,种植一些大象喜食的禾本科植物,把大象留在森林中。如今野生动物肇事补偿得到了部分解决,但是在保护区内种草的事情,至今仍在论证中。

生态承载力其实也是一个动态的,西双版纳能够容纳下多少大象,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人们的意愿。如果我们想为更多的大象提供家园和食物,不妨退出一些村庄和农田,把人的栖息地变成大象的栖息地。大象是保护生物学的旗舰种,也生态系统中的边缘物种(edge species),保护好了大象,一大批与之相关的动物和生态环境会跟着受益。更重要的是通过对大象的保护,我们学会如何和野生动物们共享这个地球。人类过去捕杀过太多的大象和其它大型动物,如今人类为保护这些动物做出一些物质上的牺牲和让步是应该的。

大象能够长途跋涉走到昆明,个中缘由我不知道,我想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人们的保护意识在增强。大象一路上得到了妥善的照顾,沿途没有人去伤害大象,不仅如此,还有人专门投送食物,生怕怠慢了大象。目前虽然目前对如何劝返大象,仍无有效的方案,但是至少是否定了用麻醉枪等暴力的手段,这不能不说是生态文明的理论深入人心的一种体现。

除了北上的大象外,这几天还有一群南下的大象闯入了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东区,这可是一个国家级的5A级。这17头大象,刚到植物园东区的时候,是试图从东区渡过罗梭江到其它地方,后来罗梭江江水上涨,渡江困难后,大象就在植物园顺势躺倒。为了监控这群大象,避免人象冲突(大象距离植物园新的3H小区,不过2-3公里的路程),园里组织自愿者飞无人机,24小时监控这群大象。监控发现,这群大象的生活非常规律,有固定睡觉的地方、觅食也不费劲,周边就有一大片包谷地和杂草、林中还有一处池塘可供玩游泳和玩耍,真是一片理想的栖息地。 “大象何时离开植物园”成了大家关心的问题。以人度象,有吃有喝又有玩,我为什么要离开,这是多好的家呀。

大象带来了新闻热点,给网红带来了流量,给广大吃瓜群众带来的欢乐,但是却给当地政府带来麻烦,工作人员要24小时监控大象,确保人象每天平安。

如何接待这群突如其来的客人,我们有点手足无措。对大象的最适合栖息地、生态适应范围,生态承载力,甚至是习性和食性,我们都知之甚少,更不用说:大象为什么要北上,如何劝返大象,大象行为,大象心理等这些有点烧脑的问题了。这一切都说明,我们关于大象的研究是多么的薄弱。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如果我们不去认真地去研究我们周边的动物和植物,加强生物学和生态学的基础研究,“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就会沦为一句空话。

图2. 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东区的大象

图3. 在包谷地肆意觅食的大象

图4. 游泳中的大象

感谢黄健提供的照片以及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大象专家Ahimsa请教的若干关于大象的知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291459.html

上一篇:一个英国人的寻找香格里拉之旅(三)
下一篇:拯救大树西畴青冈

26 郑永军 尤明庆 张勇 刘立 武夷山 周忠浩 李陶 吴斌 李璐 高建国 冷成彪 陈志飞 黄永义 蔡宁 张晓良 苏德辰 刘利 李东风 鲍海飞 叶建军 杨正瓴 周志军 罗芃睿 简小庆 王晨 杨顺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6: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