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jnwy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djnwys

博文

小小说:老刘与小猴

已有 1327 次阅读 2024-2-7 11:4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过年了,围炉听书,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

01

年轻时候外出的刘,有一天突然回村定居了。

孑然一身的刘,乐善好施,是一个善人。

老刘住村东头,独院。每到冬天的晚上,不少人都会聚到老刘家里听说书,一则老刘家里有火盆,暖和;二则听说书不花钱,先生的银子由老刘出。偶尔,老刘会提供一些零食,小孩特别喜欢去那里听说书先生讲故事。

日子久了,村民纷纷猜测,老刘的钱财从哪里来?老人们琢磨着,可能是金盆洗手了?

小猴给人感觉是平平淡淡。其实是个小偷,是个低级小偷---扒手。

小猴整天在附近的集市逛荡。但从不偷本村人的东西。

晚上,凡是先生讲《三侠五义》什么的,小猴必到老刘家里听书。慢慢的,老刘也会让小猴陪说书先生喝个小酒,天南海北的聊,名其曰增加小猴的见识。因为说书先生走南闯北,走家串户的见闻广。其实是老刘看中了小猴的机灵与人品。

小猴那个圈子里也有传言,说附近有一个师爷级别的高手金盆洗手了。接触多了,小猴认为村里的传言可能是真的,老刘可能就是那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02

小猴琢磨着,当扒手干活多,收益少,露陷的机会多。逮着了名声也不好。

当一个高级点的扒手吧,与人合作只能做做放风之类的活,遇到衙役、捕快之类的逮着只能顶罪。当地土话说:“拉屎逮着一个bajue(放风或站岗的意思)的”,就是说拉屎有时候也能被当作放风的小偷给逮着。放风有风险。更何况作为将来的对手,人家可能也不会把手艺教给你。找人指点或拜师是个捷径,但没有门路。

就这样,小猴的心思放到了老刘身上……从偷老刘身上的东西开始……

结果可想而知。

03

临近年末,大雪纷飞,把大地染成了一片洁白。

“村西头老财主于家知道吧?当年,于老财主通过卑鄙手段从某村民手里讹诈了人家一块传家宝玉,他天天戴着那块玉。” 某晚,老刘对小猴说,“每天睡觉都把这块玉放到他的枕头下面,即使晚上上茅房,回来都会摸一下玉在不在。天明前你去把它偷来,若偷不来咱俩也就没有师徒缘分。你看着办吧,”

(如此的细节,老刘是如何知道的?)

04

深夜,小猴来到于家。

发现门窗紧闭,这如何进入屋内?

(进屋前,小猴如何让狗、鸭和鹅默默不开口的?)

无奈,返回村东头老刘那儿。

“师傅啊!进不了屋内啊?”

“看到于家堂屋右侧有个马圈吧,只要让那几只马叫,你就能进屋。”

05

小猴第二次来到于家。

所谓“马无夜料不肥” ,就是马得夜里加餐。小猴把马料拿走,然后让马叫。

马叫惊醒于财主,于财主起床去马圈,小猴顺势进入屋内。

床上还有于财主老婆,不知道醒没醒,小猴没敢动。

于财主回来睡了后,愁怀了小猴,如何下手?

小猴无奈再次回到村东头老刘那儿。

“师傅啊!您的办法好,进屋了,可没法下手啊?”

“笨啊,进屋后,你把手放裤裆里暖和到手不凉了,然后把被窝里于财主的腿往他婆娘那边一拉,于财主会不会抬头?“

image.png

图片来自网络

06

小猴第三次来到于家。

按照老刘办法,于财主顺势踹了婆娘一脚,于财主老婆不干了,好好的睡着,你踹我干嘛?于是二人吵了起来,于是那块传家宝玉到了小猴手里。

(过去的夫妻不像现在睡一头,那是睡两头,这也许是那时的男人喜欢女人小脚的原因吧,睁眼看到的是脚,伸手摸到的是脚.洗脚的习惯也许是那时从女人兴起的,否则,脚臭,谁喜欢?)

小猴喜滋滋地回到村东头老刘那儿。

“拿到了,可以行拜师傅礼了吧?

“拜个屁师啊?就等着明天来人抓我吧!是你害了我啊?“

小猴大惊,咋了?

“你说,你来来回回走几趟?大雪天你这脚印都往我家来的,天亮前这个雪下的不能覆盖你的脚印,不抓我抓谁?“

“咋办呢?抓我也不能抓您啊?”

“谁知道那块玉是你偷的呢?脚印都是从东头我家到西头财主家。“老刘生气的说。

小猴有点急,“那我把玉送回去?”

“屁话!这是拜师考验,你琢磨一下,除了不送回去,也不出事,咋整吧?”

小猴无语。

老刘说:“这次是脑子用我的,你干活。将来你自己还要独立,各种情况都有考虑,都要利用或避免。你从头想一想今晚的事情,天亮前拿出一个办法?”

小猴抓耳挠腮。

“于家马圈右边是不是有个麦场,那里有两个麦穰垛,你去把它烧了。”

(老刘对地形很明白?)

07

小猴第四次来到于家。

把麦穰垛给点了,然后变声大喊:失火了!失火了!

大家都来救火,雪地上所有小猴的脚印被许多脚印覆盖了。

……

后记:为什么现在有些盗窃不能破案?经验和智慧与警察较劲!偷盗可耻!希望《天下无贼》。新年来了,给科学网的各位同道,老师拜年!科学网的编辑们辛苦了,拜年!

                  2024-2-6于济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6326-1420929.html

上一篇:安徒生:显微镜和水滴
下一篇:年后说龙:独特的属相文化
收藏 IP: 211.86.52.*| 热度|

12 许培扬 尤明庆 杨正瓴 高宏 王从彦 宁利中 孙颉 郑永军 黄河宁 刘跃 杜占池 汪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4 0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