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期刊影响因子炼狱(以及精确到千分位)的终结

已有 1471 次阅读 2022-9-15 13:22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Angela Cochran

译者:康楚熠

校译:李静涵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2/07/26/the-end-of-journal-impact-factor-purgatory-and-numbers-to-the-thousandths/

 

科睿唯安在今天(726日)宣布,他们将在2023年发布的WoS核心合集(Web of Science Core Collection)中给所有期刊一个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 IF)。

WOS核心合集有超过21000种期刊,包括:

SCIE (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 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

SSCI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AHCI (Arts and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 艺术与人文引文索引)

ESCI (Emerging Sources Citation Index, 新兴资源引文索引)

目前上述带星号的索引所收录的期刊有影响因子。从2023年开始(2022年的影响因子),AHCIESCI中的期刊也将获得影响因子。有影响因子的期刊会被纳入JCRJournal Citation Report, 期刊引证报告)。

 

关于ESCI

2015年,科睿唯安推出了ESCI。它最初被描述为一个新兴期刊的索引——指的是新期刊或在小众领域中影响越来越大的知名期刊索引。在推出时,出版商被告知入选ESCI的期刊可能会在几年内获得影响因子。

几年后,ESCI的模式似乎发生了转变,从2015年开始就收录在ESCI中的许多期刊,现在仍然没有影响因子。事实上,科睿唯安收录的索引期刊内容可追溯到2005年,因此当它推出时,数据库中显然有刊龄超过10年的期刊。

科睿唯安报告称,ESCI有超过7800种期刊,300万条记录。超过三分之一的记录是开放获取记录。

上述四个索引的收录标准包括24项质量标准和4项“影响”(impact)标准。那些符合所有28项标准的期刊被SCIESSCIAHCI收录。那些只符合24项质量标准的期刊则被降级收入ESCI

今天宣布的这一变化表明,不符合4项影响标准也可以获得影响因子。

 

关于4项“影响”标准

WoS核心合集收录的24项质量标准包括你所预期的一切——ISSN(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编号,International Standard Serial Number)、同行评审政策、出版及时性、作者和编辑委员会的从属关系、道德声明以及期刊内容和引文与期刊既定目标和范围之间的一致性。

再次强调,任何满足上述24项标准的期刊都有可能被纳入WoS核心合集。我说“可能”是因为最终决定由真人组成的编辑委员会做出。

4项影响标准包括:

·比较引文分析(Comparative Citation Analysis):引用的数量和来源——引用了候选期刊文章的优秀期刊,且持续了一段时间。

·作者引文分析(Author Citation Analysis):大多数在候选期刊上发表文章的作者应该在其他索引期刊上有“可识别的”发表历史。

·编辑委员会引文分析(Editorial Board Citation Analysis):入选候选期刊的大多数编委会成员应该在其他索引期刊上有“可识别的”发表历史。

·内容意义(Content Significance):内容“对其目标读者和WoS数据库订阅者应是有趣、重要和有价值的”。

符合24项质量标准,但不符合4项影响标准的候选期刊很可能只被纳入ESCI

 

ESCI带来了什么好处?

科睿唯安的WoS数据库正在与爱思唯尔的Scopus数据库展开激烈竞争。Scopus在接纳期刊方面历来有更大的包容性,这使它比WoS更具内容优势。ESCI的推出使WoS降低了收录标准,接纳了数以千计的期刊及其回溯期刊,并仍只对符合更高标准的期刊授予影响因子。

WoS的核心合集和爱思唯尔的Scopus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重复的。在争夺图书馆订阅的过程中,两者都新增了“一篮子指标”。

没有影响因子的期刊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尽管一些团体几十年来一直试图摆脱对影响因子的依赖,但作者还是非常关心影响因子。那些标题中没有“Nature”或“Lancet”字样的新期刊可能需要等待数年(至少3年——有些情况除外),甚至几十年才能获得影响因子。

注:一些全新的期刊被授予部分影响因子,因为仅根据标题和编辑隶属关系,它们就被认为对该领域很重要。

期刊被核心合集收录,即使只是在ESCI中,也意味着该期刊的内容可以在WoS数据库中被搜到。这也表明期刊已经符合了质量标准。最重要的是,它向潜在的作者发出信号:你可能会在某个时刻获得影响因子。出于这一目的,ESCI确实有益于收录的期刊。也就是说,这就是炼狱问题之所在。

 

处于炼狱中的期刊

期刊可以在ESCI中停留很长时间,甚至永远。这便带来了一些问题。

期刊不可能永远“新兴”,它要么兴起,要么不兴起。期刊入选“新兴资源(引文索引)”表明在不远的将来它将在某个时间点得到提升。然而,据我所知有几本期刊从2015年或2016年起就被纳入该索引中。我指的不是2015年推出的期刊,而是ESCI推出第一年就收录的旧期刊。

为了使“新兴”名副其实,在过去7年中那些被冠以“新兴”之名的期刊如果没有一直被认为是“新兴”的,它们要么被淘汰,要么被提升。这就像让一个人当了十年的实习生一样——它不再是一种荣誉。

根据科睿唯安网站信息,ESCI中的期刊如果其预估影响因子能进入学科类别的上半区(Q1Q2),就可能获得影响因子。同样,我知道有一些期刊达到了这个标准,但仍在ESCI中。

科睿唯安不会想通过淘汰他们已经认定符合24项质量标准的期刊来减少索引收录量。根据他们声称的,在ESCI中,他们可能会淘汰相当数量的开放获取期刊、小众地区期刊和来自“南方国家” (Global South,与第三世界含义相近,泛指发展中国家)的期刊。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惩罚期刊,因为他们的作者和编辑不够知名。

科睿唯安有两个选择——为ESCI中的期刊随意设定一个时间限制,或者给所有期刊赋予影响因子。

 

关于ESCI的未解问题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ESCI是否会被取消。科睿唯安有可能保留ESCI,只在它所包含的每个标题旁边加上影响因子。这有可能成为一场公关噩梦。

期刊对影响因子的关注有两点——数字和排名。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由于语料库的变化、计算内容和时间的变化以及巨大的环境影响(如全球疫情),影响因子总体上会有很大的波动。如果同类期刊的影响因子大小都在上升或下降,排名就是让你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下一个方法。

有影响因子但仍在单独列表中的期刊出于提升的目的将自己划分到有排名的列表中。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去年推出的JCIJournal Citation Indicator, 期刊引用指标)已经造成了混乱。JCI字段将期刊的引文影响力规范化,并为核心合集中的所有期刊提供一个指标数字,即使它们没有影响因子。

JCI的引入受到了一些质疑。长期以来,影响因子因缺乏透明度而受到批评。在过去几年中,科睿唯安提供了一些新工具来揭开影响因子的神秘面纱。

JCI似乎走的是相反的方向。事实上,科睿唯安是这样描述的:“虽然JCI背后的计算很复杂,需要相当大的计算能力,但最终结果很简单:一个易于解释和比较的单一值,补充了目前的期刊指标,并进一步支持可靠的用途。”

也许给核心合集中所有期刊一个影响因子会缓解有些期刊有一个指标而其他期刊有另一个指标的困惑。据推测,现在核心合集中的所有期刊都将有一个影响因子和一个JCI

也有可能ESCI会继续存在,但收录的期刊数量会大大减少。也许那些成立不到3年或没有获得足够引用(也许是一个门槛)的期刊将留在ESCI中,而其他期刊则进入对应的索引中。

从理论上讲,今天宣布的这一变化将加快大多数期刊获得影响因子的速度。这个平均等待时间将是多少?符合24项质量标准的期刊会在第3年自动获得影响因子吗?

目前如果期刊不再符合影响标准的条件,科睿唯安将把它们从SCIESSIE转移到ESCI。如果ESCI被取消,这些期刊会不会只是停留在JCR中?还是说我们会看到期刊随着其影响力的变化而在不同索引之间移动。

 

影响因子的小数位数会如何?

今天的第二个重大消息是,随着2023年版本的发布,科睿唯安将只“显示”影响因子的小数点后一位数,而不是三位!

科睿唯安表示,他们希望“鼓励用户在比较期刊时考虑JCR中的其他指标和描述性数据”。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关心期刊影响因子的人都能访问JCR。那些没有访问权限、仅仅依赖多位数影响因子和排名的人,将失去一些独立评估期刊的能力。

长期以来,影响因子精确到千分位一直被嘲笑。之前给出的理由是,这对于确定排名是必要的。这无疑是正确的。在任何类别的中间位置,你经常会看到一些期刊与它们最接近的竞争者之间仅有0.10.01的差距。这几乎是一个平局——好吧,现在真的是平局了!

将影响因子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会降低排名的重要性,而更突出实际数字。这对期刊来说可能会更难做。

更大的问题是,有多少期刊,尤其是ESCI中的期刊,影响因子为0.0。我不知道最低的影响因子是多少。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未注明日期的列表说0.017是最低的。一个一年发表20篇论文的小期刊只需要被引用一次,其影响因子就可达到0.05,四舍五入为0.1。但如果他们发表了23篇论文,就会陷入0.0的境地。

那些影响因子为0.0的期刊会怎样?它们会被踢出名单吗?还是它们实际上会被显示为没有或几乎没有引用次数?

 

人文艺术学科

我并不是故意忽视这个事实:AHCI中的期刊从未有过影响因子,而现在将获得它们。我不知道这对那些期刊意味着什么。它们想要影响因子吗?

我在网上能找到的大多数言论表明,一些人文学科的人认为影响因子中的两年引文窗口并没有用。人文学科的论文要长得多,同行评议要花更多的时间,而且被引高峰期并不在两年影响因子期附近。

我很想知道,AHCI期刊认为获得影响因子是一种好处还是一种祸害。

 

结论

很明显,影响因子将继续存在,而且科睿唯安似乎也在回应对影响因子的批评,奇怪的是,却是以发放更多影响因子的方式。自2015年以来,ESCI期刊的引用被计入影响因子,拥有更多具有影响因子的期刊不应对已经具有影响因子的期刊产生负面影响。

更大的影响是这对评估期刊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明确ESCI的情况以及JCR的收录标准是否会发生变化。同时,处于炼狱中的期刊可以庆祝一下,等待它们即将到来的影响因子。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355434.html

上一篇:同行评审危机
下一篇:衡量学术交流的挑战
收藏 IP: 43.227.137.*| 热度|

1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