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开放获取及其前进方向

已有 2543 次阅读 2022-6-15 13:37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A.J. Boston               译者:廉子晴               校译:贺琳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2/04/26/guest-post-open-access-and-the-direction-moving-forward/

 

S联盟”(cOAlition-S)在开放获取方面操之过急已然成为一次客观的教训,当资助者在一个问题上进行协调时,他们权力的主宰者。在资助者的推动下,研究机构一直在签署转换协议,这些协议促进了以开放获取的方式发表的文章的增长。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一场反对这些协议的意识形态运动已经兴起(例如,Dave Ghamandi的《转换协议和图书馆出版:一次简短的审视》[Transformative Agreements & Library Publishing: A Short Examination]Camille Marcos Noûs的《来自基层的信息》[Message from the Grassroots],以及由一群图书管理员和研究资助者发表的《转换协议:破除六大神话》[Transformative agreements: Six myths busted]),而这些运动发起人是支持开放获取的。这些批评以及更广泛的相关论述的一个共同主题就是:公平。

我们要注意在过去四年来,国际开放存取周(International Open Access Week)的主题一直都包含这个根源性的词语,即公平。开放存取可能正在兴起,但诸如文章出版费和转换协议的机制是否将公平问题纳入这种转变的讨论?Ross-Hellhauer最近提出,开放运动中的许多人都“宣称公平是一个目标,但他认为如果没有更多的批判性思考,开放科学可能会仅仅成为特权的延伸Ross-Hellhauer的想法是正确的,因为目前许多开放获取(和开放科学)的迭代需要与个人或机构的付款能力挂钩。事实不一定非要如此,实际上,事实更不应该如此。那么,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在哪里失误了


错误的方案

最初的BOAI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倡议)提出了一个目标,即通过自我归档或开放获取期刊,使同行评审后的期刊文献可以免费在线获取。自我归档途径的复杂性可能难以向作者解释,也难以说服采取行动。虽然转换协议不易达成,但它们确实能帮助机构消除版权、期刊选择和资金方面的一些模糊性。此外,转换协议使机构能够高尚地满足全球公民免费阅读文献的需要,特别是那些由该机构产出的成果。

虽然这可能会减少模糊性,但是填补这一空白的可能是强制督促,让机构中的研究人员做出他们认为受到了各方约束的出版决定。更广泛地说如果签署这些协议的机构认为自己是领先的机构,它们就会期望其他机构来效仿它们。从长远来看,这条道路的逻辑终点是资源丰富的机构不可持续的开放危机。而在短期内,我们牺牲了公平,因为不依附这些赞助机构的全球公民更难免费地出版自己的作品。

 

路线更正

也许是认识到了这种状况,BOAI指导委员会用其最近的“20周年建议”来帮助澄清开放的目标,指出“首先,OA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达到其他目的的手段,文件继续表明OA是为了促进研究的公平、质量、可用性和可持续性。可以说,在开放获取的法律条文之外,这份文件提醒我们BOAI文件的精神也是为了包含公平、质量、可用性和可持续性。

经过六年对学术交流的思考,我开始思考需要做些什么来改善这个系统,而我认为这与BOAI 20的高阶总结建议是一致的。我坚信:

1)任何作者都不应付费

2)任何读者都应该能够访问文献

3卓越的概念应该与排他性、人为的稀缺性或任何其他与学术活动的健全性无直接联系的手段不相容

4)作者的一些行为应该得到奖励,比如在适当的时候提供可用的数据,参与蓬勃发展中的实验性报告或交流的模式,或者展示出学院同行反馈。

在这篇专栏文章中,我希望为资助机构和研究机构提供建议,作为上述当前路线的替代方案。我相信我的建议不仅将有助于解决研究人员缺乏访问途径的问题,还能解决其他必须解决的彼此缠绕的问题:在复制现有研究方面的大量失败;交流研究发现的速度相对缓慢;仍可改善的同行评审制度,以及与之相伴的评审员训练不足和奖励不足的问题;研究评估和职业晋升之间有害的互动关系;以及基础设施的日渐私有化,这导致学术界控制力下降,最终导致价格上涨。我相信,在这个节点上,资助机构和研究机构是合适的引领变革的权力杠杆。至此,让我们来探讨一下这些建议。

 

对资助机构的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针对资助机构的:制定政策,以重新分配目前误置的精力(和资金)。虽然目前软硬兼施的配置可能允许一些人采取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的行为和工具(如预印本服务器、数据和协议托管选项以及开放的同行评审系统),但光明的道路仍然指向在被认为拥有高影响力的期刊上最大限度地发表文章,无论是否选择开放获取,往往很少考虑项目出版后的发展。

因此,首先要使同行评审的期刊文章去中心化。这并不意味着必须禁止研究人员在期刊上发表文章,只是把它从等式中剔除。通过使期刊文章去中心化,可以把作者的精力从使研究内容与某个出版商的想法相匹配中转移出来。如果能够更有意识地强调合作和同事间的讨论,将不只是被动地允许,而是积极地鼓励研究人员发布关于他们研究发现的开放获取报告,同时提供符合“FAIR”原则(指满足可发现性[Findability]、可访问性[Accessibility]、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可重用性[Reuse]要求)的数据和清晰的解释,并承诺定期、实质性地、友善而尊重地回应同行的评论。

研究人员开展的工作应该是资助评估的重点,虽然可以通过发表的期刊文章来了解这一点,但最好还是通过其他报告方法来了解,这些方法可以是与研究者的受众进行直接、持续和公开的交流。我们在决策中都会包含某种程度上的代理,所以我们应该谨慎地使用这些代理。不要只是将期刊去中心化,禁止在资助申请中加入基于期刊的衡量标准。相反,要求资助申请者展示明确的合作服务、同行评审以及工作的真诚反馈的回应。如果需要一个跳板,将这一理念贯穿于更新的政策,我试着起草了一些资助者政策和准则,我确信资助机构可以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

如果资助者把资金从出版费中调整出来,这将留下一些非专用资金的盈余。但是,不要把资金完全从基础设施支持中抽出来,这样做可能过犹不及。把这些钱转到研究人员可能会因这里描述的新的激励结构而变得更加活跃的领域中。不要只是支持任意基础设施,而是要支持开放的基础设施。过度依赖大型商业供应商的外包也是一种错误。

 

对研究机构的建议

第二条建议是针对研究机构的:停止签署转换协议或支付个人APC。如前所述,这些交易体现了结构性不平等。放弃这些扩大使用权的途径,并考虑将资金用于这些替代方案: S2OSubsribe-To-Open从订阅到开放,在S2O提议被接受的年份,不需要作者或读者付款),基于大学和图书馆的出版(有条件主办钻石开放获取期刊),以及R&LRRead & Let Read,为订阅机构所支付的文章下载费用设定下载上限,允许其向机构外的研究人员提供使用)。这些举措将以有利于全球研究界的方式研究机构的用户服务。

S2O “允许出版商每期一年将期刊从付费访问转为开放获取,只要有足够的订阅者参与该提议,就可以为现有订阅者提供继续访问的优惠。S2O不是一个钻石开放获取模式,但在已发表的文章被开放的年份,作者和未订阅的读者都不需要付费。在提议达成的年份,S2O以一种平等的方式实现了开放获取,因为作者不需要付费,或者已经单独获得了赞助商的付费。

对使用S2O模式的期刊的支持提供了确凿的证据——由学会独立运营的期刊除了被大型商业出版公司(很少甚至没有形成作者方不付费的出版模式)收购外,还有可行的、可持续的开放获取途径。这可能是一个越来越少的期刊群,但在以边际收益的逻辑(即每次或在某方面进行微小的改进,累积起来将取得可观的进步)取得了改善。

尽可能多地用基于大学和图书馆的出版来满足对新期刊的需求。来自学术界内部由具有使命感的学者主导的出版服务,可以满足一些对新刊物的需求,并使用钻石开放获取模式来发展这些新期刊。尽管最近的图书馆出版目录(Library Publishing Directory)报告并没有反映出对无需APC的开放获取期刊100%的收录率,但与向利益相关者报告的商业运营项目相比,这些项目更有条件提供此类服务。大学出版社的情况也是如此,研究机构应该通过将资金投向这些项目,并将资助与钻石开放获取成果挂钩,从而增加钻石开放获取在开放获取文章中所占的总体份额。一个得到良好支持的图书馆或大学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可以扩大对研究新兴子类学科的学者的宣传,在这些学科中最有可能出现新期刊种类的增长。

批量购买文章下载量并向机构外用户提供保障。根据R&LR合约,研究机构或者图书馆每年根据机构用户在前一年下载的文章总数并乘二,向出版商预付一笔基本费用。这预付了一个机构在下一年从合作出版商那里获得的估计的文章使用量,同时也向机构外人员提供了同等数量的文章使用权。更具体地说,如果加利福尼亚大学实施了R&LR,它将在下一年为自己的用户购买1100万次文章下载,并为全球公众同样购买了1100万次文章下载,两者相加价格与加利福尼亚大学和爱思唯尔目前的协议大致相同。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非正统的策略,因为它实际上并没有实现开放获取。相反,它只是实现了访问,足够一个机构自己的用户使用,再加上世界其他地方的同等份额。R&LR允许读者访问无论附属关系为何的作者的文章,不给任何人以特别的引用优势。

在可能的情况下,应优先考虑将期刊过渡到无作者付费无读者付费的模式。这里所描述的方法是研究机构在不引发即刻的公平问题的情况下,在一系列期刊类型中支持这一变革的三种可行方式。

 

演出必须继续

在戏剧表演中,重要的不是简单地将对话传达给观众,而是其传递的质量。同样地,开放获取可以传播研究成果,但如果这种传达方式使舞台上的其他演员更难被听到,那就不好了。一个优质的演员会以一种观众可以从他们所坐的位置上立即解读并复制的方式来表达情感,这也让其他演员产生反应,这正是我们的研究环境应该鼓励的那种结果。

虽然研究人员是所有这些讨论中最重要的角色,但正是资助机构和研究机构搭建了舞台,提供了房子,并给出了许多重要的提示。这两个团体所做的选择不一定决定了研究人员将做出的选择,但它们确实决定了许多可供选择开始的选项。通过为我们的舞台设置大量公平的开放获取交流工具,并不能使研究人员使用这些工具,它只是增加了可能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343094.html

上一篇:研究领域开放数据的十年——真正的变革还是缓慢的顺应?
下一篇:科学如何助长错误信息文化
收藏 IP: 44.234.99.*| 热度|

1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