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rmonism

博文

与秦四清教授商榷——旱震关系:预测与科学机制研究的区别

已有 2962 次阅读 2022-8-25 16:3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在秦四清教授的博文“冷眼看旱震关系”后跟帖评论了几句,结果被他骂为“不合格的学者”,还把我拉黑了。为了完整记录整个过程,现在把评论区跟帖保存如下:

  • 曾纪晴 回复 秦四清 : 统计分析或数学拟合结果,具有预测和参考意义,但与科学机制关系不大。当然,也不能说,在科学机制上说不清楚,就认为统计分析或数学拟合结果就没有参考价值。

    2022-8-25 10:151 楼(回复楼主)赞|回复

  • 秦四清 回复 曾纪晴 : 就以旱震统计关系为例,在未弄清其机制之前,根据大旱预测大震不就成了掷骰子的游戏了嘛,这能叫科学吗?注意哦,即使统计关系很好,也不能代表存在因果关系。
    我不否认统计有一定参考价值(当然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但让这种价值落到实处,必须结合机制。
    研究者的重要使命,是始终围绕事物的真实行为、机制和规律做文章,否则得出的结论难以使人信服。

    2022-8-25 11:312 楼(回复 1 楼)赞|回复

  • 曾纪晴 回复 秦四清 : 您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同意您的赝作科学机制研究的观点。但统计分析或数学拟合方面的研究,它虽然与机制研究关系不大,但对于预测还是有参考价值的。预测并非一定要存在因果关系,只要有伴随关系,出现了A则出现B,那么就可以根据A的出现预测B的出现。预测的价值在于是否准确,不在于是否研究清楚其机制。

    2022-8-25 11:563 楼(回复 2 楼)赞|回复

  • 曾纪晴 回复 秦四清 : 您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同意您要做科学机制研究的观点。但统计分析或数学拟合方面的研究,它虽然与机制研究关系不大,但对于预测还是有参考价值的。预测并非一定要存在因果关系,只要有伴随关系,出现了A则出现B,那么就可以根据A的出现预测B的出现。预测的价值在于是否准确,不在于是否研究清楚其机制。

    2022-8-25 11:584 楼(回复 2 楼)赞|回复

  • 秦四清 回复 曾纪晴 : 咱就事论事吧。地震发生时,伴随有释热,甚至有地声和地光,但此时地震已发生,来不及做出预测预报了。这说明,根据伴随现象没有时间做出预测预报。
    然而,因果关系则不同。因在前,果在后,两者往往有一定的时间间隔,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做出预测预报以采取有效措施。
    对地震预测预报而言,首先是解决预测预报的可靠性问题,然后再谈得上准确性问题。

    2022-8-25 13:175 楼(回复 4 楼)赞|回复

  • 秦四清 回复 曾纪晴 : 可靠且准确地预测预报大地震,是研究的最终目的。要做到此,必须掌握地震孕育过程的工作原理,也就是机制。弄不清机制,可靠和准确的目标不可能实现。 

    2022-8-25 13:446 楼(回复 4 楼)赞|回复

  • 曾纪晴 回复 秦四清 : 您是搞理论研究机制研究的,您的说法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您可能并不明白,预测研究或分析与科学机制研究并不相同,虽然可以有关联。比如,假设大旱或大涝之后两三年内发生大地震有强相关性,即便我们根本不了解地震发生的科学机制,我们也可以在出现大旱或大涝之后警惕大地震的发生,提前做好各项准备。您如果以没有搞清楚大旱大涝与大地震之间的科学机制为由而反对,反而可能会犯教条性错误。

    2022-8-25 14:057 楼(回复 6 楼)赞|回复

  • 秦四清 回复 曾纪晴 : 你要学会好好说话,不要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情况下,随便给我扣啥“教条主义”的大帽子。
    预测研究分经验预测、统计预测和物理预测三类。长期以来,地震学家们主要从事前两类研究,但长期的实践表明,沿前两者此路不通,共识是必须走物理预测之路,也就是基于地震物理机制的预测研究之路。这是基于血的经验得出来的共识啊!
    不管旱区、涝区还是不旱不涝区,有的当年和后几年会发生M≥6.0地震、有的多年不发生M≥6.0地震。试想根据这样不靠谱的事儿,谁敢做出预测预报。预测预报地震不是玩猜测,不是玩小孩过家家,而是基于严谨的科学。你把这么严肃的事儿当成儿戏,你还是合格的学者吗?

    2022-8-25 15:288 楼(回复 7 楼)赞|回复

  • 秦四清 回复 曾纪晴 : 我曾经与你在某群有过交往,后主动退群。从你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科学态度等多方面看,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学者。因此,我认为我们没必要再有交集,很遗憾地通知你,已把你拉黑了。

    2022-8-25 15:299 楼(回复 7 楼)

=======

image.png

    学术讨论的五大原则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021-1352628.html

上一篇:跨界研究论文如何发表?
下一篇:旱震理论是“理论创新”还是“伪科学”?
收藏 IP: 183.62.23.*| 热度|

7 宁利中 尤明庆 高宏 孙颉 张劲松 杨学祥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9 18: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