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yingx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yingxiao

博文

论文录用,喜忧参半 精选

已有 17911 次阅读 2011-3-7 03:36 |个人分类:宗教|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论文, 版面费, 核心期刊, 技术文章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都是相似的:收到了论文录用通知。坏消息则各有各的不同。


在各个老教授的简历上都只有十几、二十几篇论文的年代,核心期刊是属于让人仰止的,所以我只敢投技术文章。


第一次投核心期刊是刚工作不久,舍不得邮费,好不容易找到接受Email投稿的核心期刊。投完后收到录用通知,引用最新规定要收版面费,于是很郁闷。


但年轻时有冲劲,给编辑部写了封信,大意是说自己纯粹是凭着兴趣在做研究,没有项目也没有经费,如果论文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那么为了鼓励青年教 师,应该对特殊情况不收版面费。信发完如石沉大海,以为没戏,但后来论文却突然刊登出来了。当然,知道自己不会一直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免版面费,所以以后 再也不敢投核心期刊,只投普通的技术文章。


读博士时发表论文有导师出钱,再加上毕业的硬指标要求,于是强迫自己转变价值观,又开始写学术论文了。那时对国外的门道还不熟悉,从核心期刊开始练 笔,逐步对写核心期刊论文从容自如了。但核心期刊再多也只是绿叶,学校只认可那三四种国内权威期刊。感觉像千军万马挤独木桥。饱受权威期刊退稿的煎熬,为 能否毕业揪心。


写论文似乎也是看运气的,看了很多RFC文档做了很多无用功后,突然找到两篇有意思的论文,然后有了比他们更好的想法,做出了更好的实验结果。然后 一边写论文一边分析数据,发觉自己能提出一些理论来很好地阐述这些数据结果。结果越写越兴奋,感觉非常圆满。投到权威期刊后,很快有了评审结果。其中一个 评审意见说这篇论文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典范。在经历之前多次权威期刊退稿的打击后,能看到如此正面的评论还是大快人心的。自我感觉这篇论文算是自己的一 个高度了。


不幸的是,论文没派上任何用处。决定博士能否毕业时录用通知还没到手,是靠了另外几篇档次低点的权威期刊论文毕了业。评职称时,这篇论文还算数时工作年限还没到。等工作年限到了,环境变了,国内权威期刊不算数了,得数EI、SCI了。


那时还不知道国外很多EI、SCI检索论文其实很好发表,不光比国内权威期刊论文容易,甚至比有些核心期刊还容易。更有一些EI检索的国际会议,只要写得像个论文都会录用,呜呼哀哉。


博士毕业了,没人出版面费了,更发觉其实按照学术规范,论文不是越多越好,没有太大意义的论文叫“垃圾论文”,于是写学术论文的热情就备受打击,一般的Idea不敢再写论文,只等自己有了像相对论那般突破性的思想再去写学术论文。


又做错了,在高校工作而不写论文是极度危险的事情。而且多年以后才悟到:没有机会主持或参与科研项目,再不写论文的话,人就失去了在科研上不断进取 的动力和感觉。从这点上说,哪怕写档次低一些的所谓垃圾论文,总比什么也不写好。封笔几年后,压力越来越大,而且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参与的科研项目了,终于 开始适当灌了点水,不过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最高点还是读博士期间。


国人终于把EI、SCI指标弄烂了,EI,SCI成了浮云,于是开始划分Rank了。软件工程方向划定的国际会议还算多的,四个Rank 1, 六个Rank 2,还有Rank 3和更多不计其数的没有Rank的会议。很悲剧地发现自己灌水的论文都属于最后一类,白写了。


出国了,又有了导师了,写论文有导师出钱了,不用考虑经费问题,于是写论文的热情又开始高涨了。


离开国内的琐事,几个月泡图书馆看蓝天白云,Idea频出。先写了一个副产品,被拒。本来导师希望我投一个录用率百分之十几的ACM会议,把握很大 方向也很吻合,但可惜这个会议不在学校的Rank里。思量之下,吸取读博士的教训,不成功,则成仁,不成精品,宁可把论文扔掉,绝不低就。


主打产品半年前写就初稿,金光闪闪。想投一个Rank 1的会议,但副导师想继续磨合加入新想法,投Rank 1的期刊。各退一步,先从里面抽一个闪光点投出去。写得很匆忙,人家匿名评审也是火眼金星:你的论文像是一个大项目中的一小部分,我们可是这个领域顶级的 国际会议,拒掉。


继续磨和,算起来从当初构思到如今的磨合,一年就磨这一剑了,但眼见着当初初稿中这么多闪光的思想不断有别人也想到并发表Rank 1的论文了,大家的智商都差不多,何况我本来起步就晚了呢。我的初稿逐渐星光黯淡,最后全都黯然无光了,正应了李连杰主演的方世玉中经典台词:“原来,收 藏武功是会贬值的。”


Rank 1还遥远,就Rank 2吧。我看中了一个Rank 2的国际会议,但副导师忙着让我写另外一个不入Rank但可以配合实验室拉项目的论文。眼见着Rank 2会议的投稿截止日期过去了,还是抽不出身来准备这个国际会议。


按照惯例,老外虽然比国人守时,但投稿截止日期往往例外,说好的日期总会一延再延。看了一下它的网站,果然延期了。天助我也!心中又蠢蠢欲动想投 稿,副导师反对匆忙投稿,但过村没店啊,适合这个我的论文方向的Rank 2会议只有2个,还不是每年都开,这次错过了不知又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于是只有问上帝了,找了女儿的布袋兔,祷告一下上帝后扔出去,脸朝上落地——是上帝让我投出去的。于是通宵改稿,按照半年前想到的另外一个创新角度来写。又像读博士时的那篇的感觉,越写越兴奋,下笔如有神。只是这次太匆忙,只叹没提前一个礼拜就全力准备这篇论文。


本来不抱任何希望的,因为太匆忙了,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让自己心安,所以心态一直很好。但到了评审截止日期,突然收到评审结果也要延期的消息,于是一下子把自己的心思集中过去了,每天忐忑起来,不管有没有用,不断祷告。尽管我没有受洗,牧师也代我祷告。


天天收邮件但没有消息,前两天正忙着编程,突然收到了通知。以前刚投稿时看通知一句句读英文总会让自己心情一波三折,如今知道如何看重点的几个词 了。开头一句:Thank you very much … 。经历多了,知道不管退稿还是录用,一开始都会谢谢我,心中波澜不惊。关键是下面一句,We are happy… 不错,不是regret,基本上有戏了,希望提升上去。开始搜寻accepted最终确认,终于找到了,正准备高兴一下,突然瞟到一句:as a SHORT paper。呜呼,又落下去了,这篇论文又白写了。如果是去年的话这篇论文估计还能算数,按照今年要求又不行了。只怪自己当初祷告时没再加一句:不要 SHORT paper。上帝是既答应了我的祷告,又继续在试炼我。


看审稿意见,三个评审人还是火眼金星的,对论文的不足看得很清楚,但对论文的创新性和进一步研究价值都是认可的,并觉得很有趣,所以审稿人还是希望在会议上看到这篇论文。看来如果当初好好准备一下,论文会有更好的结果。


想起半年前论文主体写好出去旅游时,在一个华人餐馆吃晚饭,每天的饭后点心都有一个随机的纸条,当时感觉其他人的纸条上的话都是不知所云,只有我的纸条针对性特别强,连续三天层层递进,感觉像上帝在持续给我启示,于是事后用手机放在一起拍了下来:


clip_image001


现在回头看还是蛮有道理的。不管它是不是上帝的启示,从最终结果看,如果当初我的宗教感非常强的话,就把它当作上帝的话、不顾干扰照着做下去的话, 上帝的话就会果真验证了。圣经里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翰福音》20:29)。倒有一语成谶的感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4160-419550.html

上一篇:教学和科研可以相辅相成么?
下一篇:XY不能过三八节

15 赫英 梁建华 黄晓磊 于锋 徐明昆 高建国 徐耀 毛飞跃 吴明火 梁智鹏 谢鑫 夏玉强 孙正平 zzjtcm opticssim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9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