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ress

博文

原来英文授课还可以这样

已有 5592 次阅读 2011-10-15 09:20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英文

2010-04-23 09:39 于新加坡国立大学
 

 来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将近三年,结识了很多高人。 Lee Tong Heng就是其中一位。这位剑桥大学的学士、耶鲁大学的博士曾经是国大的副校长,也是我们研究方向的head. 他总是面带笑容,有很强的亲和力。最让我惊讶的是,他总能在很短的时间记住人的名字。无论是听他上课的学生,还是任何见过他一面的人。据说当年拿破仑就有这个本事,他见过一面的士兵,第二次再见面就能叫出士兵的名字来。我刚到国大的时候,他请我吃过一次简单的午餐。他说:我虽然是这个方向的head,但我是“无为而治”。很快,我就能感受这种管理方式的好处,工作感觉不到任何束缚,因为工作是为了自己,浪费的时间和精力也是自己的,而与老板和别人无关。

听过几次他参加的研究生讨论班。许多研究生在做presentation的时候,习惯于将幻灯片做得很花哨,他这样告诉学生:我们更重视内容,那些形式如果不能增强你表达的效果,那么就去掉。他就是这样一个实在的人。听说他是李显龙总理弟弟的同学,但他从不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显摆。在他的英文邮件末尾签名和地址之后,竟然有许地山《落花生》中的句子:“小时候父亲教育我们说:‘所以你们要像花生,它虽然不好看,可是很有用。’”

有一次在实验室碰到Lee, 他叫住我,让我看他电脑上的教学讲义。有幸拜读一位曾做过国大副校长,又是这个方向的head的讲义,自然是高兴不过的事情。只见第一张slide, 赫然写着清朝刘开的“學與問相輔而行者也”,:“君子之学必好问,学与问,相辅而行者也。非学,无以致疑;非问,无以广识。--(清朝17841824)刘开”。

这样的做法让我觉得很新鲜,原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用英文讲授工程类的课程,还可以用这样人文的方式开始!

Lee又给我看了他过去的讲义, 虽然是电子化的PPT文件,但却是从Lee亲自书写的笔迹扫描而来,其中一页的开始竟然是他父亲小时候用来教育他的“路是人走出来的!”。没有仔细看其他的内容,难道是想说明"事在人为"的道理? 在我从前的印象里,用英语讲述理工科的课程,使用的PPT一般都是打印体,不会插入这些中国化的内容,因为听讲的学生里面有很多不是华人。仔细想想, 这些人性化的做法又未尝不可呢?比起那么沉闷的打印体和刻板的讲课方式来,这些做法让人感觉亲切、舒服多了。

 Lee让我觉得他是一位好的老师,更是一位教育家。一个好的老师,讲课总有2条线:一条是“授业”;另一条则是“传道”和“解惑”也。

 



导师与学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3139-497002.html

上一篇:Desensitization: 一种有趣的生物学现象
下一篇:流动的狗脸和笑脸(对流与扩散)
收藏 IP: 202.118.75.*| 热度|

16 尤明庆 李学宽 崔庆彬 虞左俊 史晓雷 罗帆 牛丕业 栾信杰 刘建兴 曾新林 张彦斌 单博炜 邵忠 强涛 朱杰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8 22: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