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其人生有限,修而知之道无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xiaotao 观取莲叶净,应知不染心

博文

As I May Think (1)

已有 3243 次阅读 2011-4-26 20:0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情报学, 大师, 信念, 遐想, 洞察

    19457月,美国科学研究与发展局局长布什(Vannerar Bush)发表了《As We May Think》一文,首次提出了机械化检索的设想,这一极具影响力的文献被视为情报学的开端。我把自己的遐想仿照这篇鸿文进行命名,将来面对自己的学生或子女时,便可以这样回忆:“……20114月,我撰写了《As I May Think》一文,首次提出了我对情报学的遐想,这一不着边际、逻辑混乱的文献可视为我真正投身于情报学研究的开端……。”本着“弄斧就要到班门”的精神,现在我将这篇遐想呈现到邱老师面前。

1 情报学家——与牛顿、爱因斯坦、霍金比肩的大师

根据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理论,整个宇宙可以分为物质世界、(主观)精神世界和(客观)知识世界。对这三个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世界的图景进行整体把握和科学描述,是科学家的本职工作。若有人能同时描述这三个世界并揭示各世界间的相互联系与作用,想必就能攀向人类智慧的巅峰,成为全人类的导师。

牛顿、爱因斯坦、霍金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描述了物质世界的图景这个世界整体性的深刻把握,指引了人类对物质世界的认识;

释迦牟尼、老子、耶稣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描述了精神世界(或者还包括其他两个世界?)的图景对这个世界有整体性的深刻把握,指引了人类对精神世界的认识;

人类对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认识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但对知识世界的认识却才刚开始,尚未诞生与牛顿等人同级的大师。

情报学的基本目标和任务是将知识和信息组织序化,以人们认为方便的形式提供有效利用,知识世界及其与精神世界的相互作用是情报学研究的重点。揭示知识世界的图景,对这个世界拥有整体性的深刻把握,指引全人类对知识世界的认识,这是情报学的伟大使命。能做到这一点的情报学家,便是可与牛顿、爱因斯坦、霍金比肩的大师。实现了这一使命后,情报学才能真正地成为社会科学的基础,就如同物理学成为自然科学的基础一样。这样的大师现在还没诞生,但谁能说以后不会出现呢?……

2 情报学家的信念——让天下没有难用的知识

令社会各界困惑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我觉得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现在的学校只能灌输知识,却无法树立信念。没有信念往往就容易在权力的奴役、利益的驱使和生活的琐碎中疲于奔命,逐渐迷失从事美满探索的自由心灵,丧失不断克服自身不足和环境限制的激情与勇气,于是科研沦为一种技艺,科研工作者和操作熟练的流水线工人没有了本质的区别,最后成为钱老所说的“杰出人才”的可能性就越来越低了。

没有伟大的信念,就难以造就伟大的情报学家;没有伟大的情报学家,情报学就难以成为一门伟大的学科。如今情报学不断膨胀、泛化,学科内核却日益模糊,情报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必要资质正在逐渐丢失,令人不知所措(尤其是对我这样的初学者而言),因此非常需要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来凝聚人心、指明方向。

马云“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信念广为人知,这个信念不仅为他提供了精神支撑,还使他获得了众多精兵强将的拥戴与合作伙伴的支持,帮助他打出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天下。情报学的基本目标和任务落脚在对知识的利用上,那么是否可以参照马云的信念,将情报学的信念概括为“让天下没有难用的知识”?这样的概括可能并不准确,也不全面,但却能让研究者牢记情报学的宗旨,无论扩张、泛化到了哪个学科、哪个研究领域,都能在具体的语境中实践、检验和发展情报学的理论体系。而且同时还能吸引其他学科的研究者加盟情报学研究,壮大情报学研究队伍,扩大情报学的社会影响和知名度。

若能将情报学界的志同道合者广泛地凝聚起来,进而形成情报学共同体和公认的研究范式,集中的优势力量对情报学的学科内核进行攻关,相信情报学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情报学家离牛顿、爱因斯坦和霍金的距离也将越来越近。

3 情报学的洞察——元素周期表与知识地图

1869年俄国科学家得米特里·门捷列夫(Dmitri Mendeleev)首创了现代化学的元素周期律,他将当时已知的63种元素依原子量大小并以表的形式排列,把有相似化学性质的元素放在同一行,建立了元素周期表的雏形。利用元素周期表,门捷列夫成功的预测当时尚未发现的元素的特性(镓、钪、锗)。元素周期表向人们揭示了物质世界的基本组成成分及其内在联系,近代化学史上的一个创举。

元素周期表揭示了物质世界组成的基本规则和秩序。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居然只由一百多种元素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秩序组合变幻而成,这样的宇宙更加让我感到神秘和敬畏——这种规则和秩序就是天道的体现吧?知识世界是否也是由一些基本的“知识元素”按照某种规则和秩序组合变幻而成的呢?是否也能用相应的“知识元素表”来揭示其规则和秩序呢?知识地图的发展和应用让我看到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知识地图由情报学家布鲁克斯最先提出。他对情报学的远景做了十分宏伟的规划,指出情报学的真正任务应该是组织、加工和整理客观知识,绘制以各个知识单元为节点的知识地图。知识单元是相对于文献单元和信息单元的概念而提出,是知识的最小组分,是有实际意义的知识基本单位。知识地图揭示知识单元及其相互间的关联,达到知识单元的有序化和知识关联的网络化,最终以地图的形式展示出来。

知识世界的知识单元就类似于物质世界的原子或分子,对知识单元的语法、语义和语用及其内在结构和规律进行分析和总结,可能就会发现知识世界基本元素的种类和组合规则,将知识元素间的关联揭示出来,就能得出“知识元素表”,进而按照知识元素间的关联,根据已知的知识元素推断出未知的知识元素,甚至根据人类的需要按照规则创造出新的“知识元素”,就如同人们根据元素周期表创造了从93号元素到109号元素一样。如果做到这一步,人类就得到了真正的知识源泉,掌握了知识世界的钥匙吧?

4 情报学的探索——知识单元的运动规律观察

要观察知识单元在情报空间中的运动规律,就需要寻找出合适的情报空间的现实载体,设计知识单元运动的模型,从而根据现象和经验总结出其内在规律。情报空间的载体可分为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次:社会情报空间、组织情报空间、个人情报空间。

在初期观察中,知识单元越少、知识运动过程越简单、干扰因素越少就越容易分析和总结,社会情报空间和组织情报空间都太复杂,只有个人情报空间最适宜于观察。成人知识基础各有不同,对知识的组织、传递和利用都相差悬殊,受主观精神影响较大,而婴幼儿的知识世界几乎是一张白纸,知识运动的过程较为简单(可能最简单的恰好就是最根本的),所受干扰也较少,因此婴幼儿可能就是最佳的观察对象。人们组织、传递和利用知识的规律很可能会从对婴幼儿学习的观察中取得突破。

另外一种较为适宜的观察对象可能就是禅定有成的修行人(或称宗教徒、神秘学家?)。根据宗教典籍尤其是佛经的描述,他们在打坐(冥想、禅定)中的精神状态是完全超越了狭隘和主观的,就如同镜子一样能照见外面的景象,但自身不会产生任何主观偏见。他们的精神世界对知识世界的影响可能是最低的,他们的知识世界的发展变化过程可能更能体现知识运动的规律。

5 情报学的序化——有序性原理与从心所欲不逾矩

    “序”是宇宙之魂,是万物之灵,有序性原理是情报学的基本原理。要让知识得以有效地利用,不仅要序化知识世界,还应序化人的精神世界,消除狭隘小我和负面情绪对利用知识的影响。也许人类精神世界和知识世界的协同序化就是情报学家的最终追求?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如果孔子是一位情报学家,那么他上面这句话就可以这样演绎: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我十五岁选择了情报学专业;

三十而立:三十岁形成了对情报学的坚定信念,确立了自己的研究范式;

四十而不惑:四十岁看破了情报学的各种流派渊源,对情报学的理论体系一目了然;

五十而知天命五十岁深刻地认识到了情报学的有序性原理,看到了“序”在宇宙人生中的广泛存在;

六十而耳顺:六十岁主动地适应和把握“序”,不再主观地排斥或改变,自身的精神世界也逐渐序化;

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七十岁知识世界和精神世界均序化完成,终于能做到随心所欲而行,且所为都能合于“序”的规范,所有思想、言行皆成“序”的体现,自身与“序”合而为一。


以上就是现阶段我对情报学的一些遐想。虽然很有些意犹未尽,还有一些想法的片段不时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以我目前的知识结构似乎还不足以将这些想法转化为合乎逻辑的文字,要等积累更多的知识后再来尝试了。我会坚持把《As I May Think》写下去,希望日后能有幸得到您的批评指正。



读书荐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1419-437603.html


下一篇:漫画科学网情报学博主的社会网络

3 樊振佳 王启云 EroControl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7 13: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