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ligoo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oligood

博文

碰上这样的“极品”之人,怎奈何! 精选

已有 13881 次阅读 2015-4-24 07:00 |个人分类:留学生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科研, 德国, 逆境, 极品

念当初出国之憧憬,意气奋发,怀抱理想,大有一番作为之态势。

现如今,左右为难,该何去何从!

背景:

13年9月份来到的德国,当初之所以来到这个课题组,原因有两点:

1,有自己非常感兴趣的仪器设备。

2,大老板手底下有二三国人同胞,想必对中国人还是相当信任。

我研究的方向主要侧重尖端仪器的应用,因此,当初来到课题组,大老板让我自己寻找一个方向做下去,前后花去半年的时间熟悉环境,看文献,撰写研究计划,一切似乎都在按照计划进行中。

初入课题组,大老板基本属于高高在上,不过问科研。带我做实验的本应是一位非常资深的中国博后,可是由于其手上没有我感兴趣的仪器,再加上同课题组的一位德国研究员(接下来皆用“A”表示)热情的给我抛来橄榄枝,而他也接下来我需要“吐槽”的对象。

事情大致脉络:

由于,我一心想尽快融入课题组的研究队伍中,快速出成果。即使在同组的一位师兄建议不要接受A的邀请的情况之下,我最终还是选择跟随A学习。开始的时候A对我还是严格要求,实话实说,我在他手底下学会了我想学的仪器的基本操作。而至于涉及到仪器核心部分的拆解组装,A都会拒绝教授,无非就是搬出仪器贵重等说辞,在最初的几个月,我也尝试着做一些打杂之事,希望能让他教我一些我想进一步学习的知识与实际操作。可是,A一直在涉及到仪器核心层面的时候就会有意无意的支开我,或者是趁我不在实验室的间歇完成需要做的动作。这让我对其人品与做事的风格有些许微词,但我还得客客气气,生怕落人以口实。或许是A觉得应该还是得让我做一些事情,不知道他从哪找来一些样品,稀里糊涂的就让我研究,这在国内恐怕都难以出现,我当然也会询问关于样品的一些信息,以及需要研究的信息。虽然明知道这个样品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结果,但是也是就是趁着做集中做实验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我对仪器的一些性能也慢慢有了自己的一些心得。至于A让我做的样品无疾而终。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偶然的一次跟不同专业的一个中国博后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他急需一种手段来表征他的样品的结构,而我想,我可以帮他解决他的问题。因此,在帮A打杂之余,我于是利用仪器空闲时间把需要研究的样品做完,和之前的中国博后共同把文章写了出来,投了稿,A也利用他说是我指导老师的名义捡了一个通讯作者。而此时的A对我的态度开始有了转变,可是偏偏这期间,课题组来了一位印度博后,人家是带着文章过来的,A为了能在印度博后的文章中挂上名字,便让印度博后取代了我在使用仪器的位置,A对我也爱答不理了。俗话说得好,爱拼才会赢,我给自己默默地鼓励,我心想,我一定要做出出色的成果。因此,在课题的研究方向,我选择了课题组鲜有人尝试的方向,在第一年结束的组会上给老板报告了自己的想法,当初老板还是非常鼓励我尝试去做。

由于课题组不能做合成,不得不麻烦国内的同学按照自己的想法合成样品,给我寄到德国。我非常清楚自己已经踏上了注定困难重重的道路,独自建立实验方法,摸索实验条件,请教课题组工程师。我自大的认为,没有A的帮助我一样可以把我的研究做下去,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小半年的摸索,证明了这个实验的可行性。这无非极大地鼓励着我,我相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过半年,我就可以把该做的样品都给做了。可也就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A先是找借口推脱我的实验时间,后来甚至找到老板那,说我的研究方向不对,希望老板勒令停止我的研究方向,而转向更为简单地一些实验为主。插句题外话,我承认我一直对A提出的研究计划就颇有微词,原因是我认为A让我做的方向没有深度,不足以作为我博士毕业论文。由于A所提供的样品偏工业化,这样的样品让做基础研究的我实在有些无言以对,用课题组中国博后的话:给本科生做做,写写实验报告还可以。如果你要问我大老板是什么态度,很简单,他选择相信A的片面之词,打电话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第一次被老板召唤),A也在场,我心想该不会A跟老板说了一些什么吧,果不其然,大老板的意思就是:A是你指导老师,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有疑议。我努力控制着情绪,告诉自己不能让A得逞。我委婉的跟大老板把整个事情解释清楚,当时,A一直低着头,老板也似乎察觉A在工作重带着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可是人家毕竟是老板的学生,而且又是德国人,我解释清楚之后,老板让我在完成A交给我的任务之余,可以继续我的方向。A被老板叫住留了下来,我看事情基本解释清楚,便从老板的办公室退了出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A在这件事情之后更加的变本加厉,在实验室分配任务时,我基本是属于体力活最重的:搬钢瓶,打蒸馏水。这些事情完全是义务,虽然我能看出A是针对我来的,我也不能跟他翻脸,毕竟人家拿着鸡毛当令箭。前两天A给我发邮件,不好意思,你的实验机时需再推迟,具体时间不定。

解决办法:

另辟蹊径,在实验室现有的资源条件下,避开A的势力范围,尽量的多做事情。我坚信,人生在世,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它出现的理由,我相信在与A的相处过程中我有做的不足之处,但我做到无愧本心。事情有好有坏,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强大自己,终有一天可以笑着面对这一切。


请科学网的各位老师,朋友不要吝啬你们的意见。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5162-884724.html

上一篇:德翼黑匣子显示结果---万万没想到
收藏 IP: 95.222.31.*| 热度|

16 蔡小宁 黄永义 陈智文 吴跃华 刘洋 佟正堂 谭瑶 王丽 方震 彭真明 jlx1969 dachong99 seeker99 shenlu tuner w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9 07: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