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博文

人民教师种出的水果,会有什么样的灵魂?

已有 769 次阅读 2024-2-5 15:12 |个人分类:建言新农村|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明辨是非】生态农业在非主流的前提下,经过千百万人的努力,越来证明生态农业不是梦,生态农业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是完全可行的,化学农业是导致当今农业、健康、环境、全球变化、生物多样性等系列问题的总根源。吴诗廷是一位人民教师,任教于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高板中学。他十年如一日,实践生态农耕之路;一开始不被人理解,甚至都不敢跟人说自己的果园没有上农药化肥,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甚至受到很多人嘲笑。如今,他用事实回应了人们的嘲笑——他的“六不用”果园成为当地的亮点,他本人经常应当地政府部门邀请介绍常年坚持的生态农业做法。吴老师以一名生态农夫而感到自豪,他的自豪来自他的实力。当然,他的生态农业之路还很长,在劣币驱逐良币的今天,要彻底告别农药、化肥、除草剂、地膜、激素、转基因种子,必须经济上可行,即生态农业必须成为产业。

 

人民教师种出的水果,会有什么样的灵魂?

吴诗廷

原创 生命食物团队 生命食物

我叫吴诗廷,今年58岁,我有两个身份,因为我既是一位现任的中学高级教师,同时又是一位从事种果多年的新农人,我业余种植柑桔已有三十余年,践行生态种植也已十年有余。说起新农人和老农民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其间的酸甜苦辣,历经的坎坷却是一样的,个中滋味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十年前,我的父母先后因癌症离世,短短一年时间内痛失两位至亲,我悲痛欲绝,静下心来细细思考,平时并无病痛的父母为何会因癌症离世,尤其是父亲还是白血病。其间我也咨询过多位医生,他们都一直认为与当今化工农业脱不了干系。

因为近些年来农业生产中化工产品的大量投入,残留在农产品中的有害物质通过蔬菜水果等载体直接进入人体,同时化工产品大量的投入到农业不仅污染了土壤,水源和空气,最终的结果就是有毒物质直接或间接地危害人体健康,人体就成了大量有害物质的终点站、处理场,身体好的、人比较年轻的就安然无恙,年纪大、身体差的就缺乏有效的抗体,最终就以一些怪病,甚至不治之症——癌症直观的体现出来,因此农残这个罪魁祸首成了我下决心要消灭的第一个敌人。

身在农村的我耳濡目染,更加深了化工产品运用在农业生产中给人类带来危害的直观认识。父母的离世,让我痛定思痛,暗下决心一定要走出他们不一样的人生——走生态种果之路。

生态种果,首先就要从少打农药、少用化肥做起。刚刚开始的头两年,病虫害简直泛滥成灾,结出的果子外观简直不忍直视,但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口感却很不错,就连见多识广的水果批发商都说:“吴老师你种的果子的确甜,但不好看啊!”我说:“我的果子可是没有打过农药的生态果啊!”批发商戏谑地说:“吴老师啊,我又不是买来自己吃,是要拿去卖来赚钱的,没有卖相,你让我咋个整嘛!”。

近年随着果园生态系统良性化,种出的生态果外观大为改善,但似乎与别人的化工果漂亮的外观依然有不小差距,批发商看了不无感慨地说:“你是老师,时间有限,少打了几次农药,能有现在这种效果已经不错了!”我也赶紧附和说“就是,就是!”心里却有些无奈和懊恼,为什么我不敢直接说我没有打过农药,我种的是生态果,难道我是怕他们笑话我,说我是个“改巧子”农民,不懂种植。

“改巧子”农民不正是我们这些新农人的特征吗?新农人不就是要敢闯敢干、勇于创新,不怕失败吗?我到底在怕啥呢?这难道不是我们生态农人的悲哀吗?因为原来都依赖农药控制病虫害,现在突然不打农药了,病虫害的猖獗和危害程度就可想而知,果子比不上化工果那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虽然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是倔强的我仍心有不甘,决定要一条路走到黑。

其次,随着除草剂的停用,园子里的草就茂盛地生长了起来。开始也想人工除草,但工作量太大,最终放弃了,同时看到草里面出现了大量瓢虫、草龄、螳螂等有益生物,当这些有益生物出现后,果树上的蜘蛛,蚧壳虫,蚜虫等有害生物虫明显下降。没想到我一时的懒惰却阴差阳错地把果园的良性生态系统以草为媒介就这样地建立了起来。于是我就特别注重草的生长,不仅注重草的生长量,同时还注重草的多样性,除恶性杂草外一律让它自然生长,偶尔还会专门给草施极少量氮肥,让它长年生长茂盛。

其间也从网络上查找到不少宣传生草栽培的文献资料,从而让我更加全面的知道了草对果园的重要性,益草不仅为有益生物提供栖息的生活场所,还可增加土壤有机质,不仅冬天为果树抵御严寒,而且对果树的根具有保护作用,夏天抵抗高温干旱,对土壤具有蓄水固土的作用,尤其为微生物繁衍提供优良环境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良好的微生物可养活土壤里对植物有用的元素,这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但又能从果树的生长和成熟的瓜果的外观上真实的感受得到。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从事生态种植十来年,没看到你对果树施过任何微量元素,却没有缺素症状。其实我从这么多年的种植中悟出了一个道理:生态种果最重要的就是要营造果园良好生态环境,而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最需要的就是耐心。要培育完整的生态链最关键的要素就是草,父辈的命运让我意识到要想身体健康就必须走一条与他们不同的路,一条与化工农业不同的自然农法的生态之路。

虽然,这条路有太多的坎坷和波折,但是,自然农法的生态之路也带给了我很多惊喜和奇迹。当然,当今生态农人也在走另一条生态之路:酵素,不知它是否能更快更持续建立起良性生态系统,我也正准备尝试,无论成功与否,我都将无怨无悔!

其实在从事生态种果的过程中也曾被误解。首先最难过的是家人关,头两年我的爱人曾因为我不打药,她就以不疏果不套袋相要挟,外人也因为我不除草而笑话我,甚至还有人说我教书有工资,果儿卖不卖钱也无所谓。甚至说我晚上撒肥料,根本不懂科学,我则戏谑地说:“我总不可能晚上打农药吧!”后来邻居们也知道我的确没打过农药,也没施过化肥,同时看到我种的水果产量也不比他们差,反而有的更大更甜,还无公害,吃起不仅放心,吃了也更健康,而且投入的成本和劳动力又比他们少得多,于是他们就慢慢接受了我这种“六不”的生态种植方法。

我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生态种植方式方法一一传授给他们。由于我的“六不用”生态种植方法卓有成效,村镇农业部门还常请我去传授生态种果法,当然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我也是乐于去做的,被人认可让爱人的心里美滋滋的,也越发的支持我的工作了。

但遗憾的是现在能真正接受这种生态种植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大果园业主,想必他们是非农人也或者是生态种植的外行,也有可能是受农资商的忽悠中毒太深吧!

在此特别建言愿意走生态种植的新农人,不仅要有一颗为他人之心,持之以恒,切不可浅尝则止,朝三暮四,一旦找准方法,则多多学习,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同时要打消生态种植投入会更多,产出更少的错误观念,相反生态种植效益会更好。如果打通了生态产品的销售渠道,产供销相结合,相比化工种植不知效益要高出多少倍。

在生态种果中也有一些困惑,比如:天牛在没有农药的控制下会更多,难道就没有它的天敌吗?生态农产品如何找到它的销路?生态农业何去何从?我想这需要专业团队才能办好这件事,种植和销售要捆在一起,互惠互利才会是双赢。

由于多年来在生态种果上有了正确的目标和方向,因此更加坚定了我在生态种果路上信念,生态种果路上人虽少但我不感到孤单,在网络上我认识了像陈光、唐世荣、刘社洪等一批有着共同理想和追求,从事生态种植的先行者和引路人,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更多生态种植的理念、方法,更加坚定了生态种植的信心。在我们这群新农人看来:种出的生态产品自己吃了放心,别人吃了舒心,何乐而不为呢?

生态种植不仅符合当今人们对健康的需求,同时也使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土壤更肥沃变为现实,同时生物更具多样性,生态链也更加完善。当然生态种植同时需要顶层设计,并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同时也需要广大农业从业者共同努力才能得以实现。生态之路漫漫兮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生态之路任重而道远,生态之路也需要我们每个生态新农人来践行!

成都人民教师的果园.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5-1420674.html

上一篇:我国早在2000多年前就记载过杂草防治办法
下一篇:《生态农田实践与展望》连载之一:前言
收藏 IP: 144.52.131.*| 热度|

5 王涛 尤明庆 杨正瓴 郑永军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3 1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