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迎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ychan 学医的,知道很多病治不了;做科研的,发现真理很难找......

博文

脚痛医鞋 精选

已有 17553 次阅读 2013-8-20 10: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医生


话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果痛去看医生,医生会一堆可能原因,建一堆检查方法,提供一堆可能治疗的。可眼下头一点都不痛,问题是脚痛,是与全身病无任何关系的脚痛,自下诊断单纯性脚痛(勿在文献中查寻),没想到看脚痛比看痛麻

多年前在日本见别人穿尖高跟鞋起来走路挺胸扭腰婀娜多姿好生羡慕,便自己了一双量上乘的高跟鞋,一上脚果然双脚顿显秀气苗条,站起来地位平白无故地提高三寸,配上西服套裙就去参加会议了。没想到穿了没半小腰腿开始酸,要命是鞋前面空窄小了,脚趾被挤压的生疼!在会议中我无法脱掉鞋只好硬着穿下去。人家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我是一步一个脚痛地向前走。俗话说:十指连心。我理解是:十趾也连心。会场上我是脸在微笑脚在哭,模糊记得回到家时高跟鞋是拎在手上,打着赤脚还磨破了皮,那个狼狈样不说也罢,反正高跟鞋从此与我永远88了。

本人双脚看起来貌似正常,不大不小,不肥不瘦。唯一问题是小趾有点弯,穿鞋需要一点点外空间。没想到就是这一点点外空间,给我带来了没完没了的痛苦。市面上卖鞋子尽管是千般不同万般花样,标准化却是没商量的相似。弯曲的趾在标准的鞋里受到挤压,开始还可以忍受,时间一长就磨成了茧需要定期除掉。问题到此还好,后来居然发展到小趾与它的生磨擦,形成了第二道茧。为了消灭这些不断冒出的小茧,俺没少买什么Corn Remover 去涂搽包扎。同时为了寻找可容我弯曲趾的鞋,所有以舒适著称的鞋都个遍。在美国可以到加型鞋,可趾那么一点点弯曲让整个脚在宽码里游晃晃也不是件事儿,因此多年来我就在鞋和茧之间纠缠,纠结,纠斗

两月前悲痛地发现我脚上的突破了第二道封锁链,开始向第三趾展了,痛得不能走路,能穿露趾鞋(open-toe shoes)但工作的地方不允穿open-toe shoes。一怒之下我下决心要底解决问题——开刀将弯曲的小趾拉直或者切除弯曲组织(不起,俺手医生出身的人比较倾向刀杆子下面出政权)预约医生没想到美国治头痛的医生大把抓,医脚的医生却是毛麟角,找了半天本市能做脚手的就两位,而且一位医生近乎退休。俗话说顾头不顾脚,我高度怀这就是针对医生行业的。法,好说让预约上了唯一那位女医生,去看医生那天我是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勇气,坚决要求手术。一去先拍X光片,然后掌握生杀大权的医生来了,她左看右摸那双让我痛苦的脚X光片反复琢磨了会就对我说:这个刀我不能开!Why? 她说:“如果给所有脚趾打分话,你的脚在人群中属于最好的10%之内 (Top10%),骨骼笔直间隙正常,脚趾的弯曲度合适,脚弓弧度美,我很少看到么正常的脚部X光片……”,天哪,如果不是知道脚有问题,我真会被她忽悠的飘飘然了。

我一点儿不昏头,坚问道什么脚会么痛?她:原因是鞋子!鞋子空间过小。我说试过宽型鞋但依然不行。她说:不需要宽型鞋,你需要的是特定鞋,在小趾地方特定做宽松点的鞋。她还说:尽管你很勇敢想手术解决问题,我不可能给你做——你的问题无需手术就可解决,找医生不如找鞋店。说着她给了我一张可接受定做鞋的公司名单和那些牌子的鞋比较舒服就想打发走人。看到我很失望的样子,医生为了说服我,拿出几张跳芭蕾舞女孩脚的X光片,OMG,尽管我不是足科医生,那骨骼的异常一目了然,难怪说芭蕾艺术是一种残酷的艺术。想想幸亏我小时学芭蕾梦止于最初步的足尖训练阶段(练了半天脚尖就磨出了血泡),想做美丽仙女的基础就是职业性脚痛,真希望她们不是常人而是轻盈如羽的飞天。

言归正传,话说脚痛医脚,医生给我的处方是脚痛医鞋。怎么医啊?美国专业修鞋匠少且价格昂,定做就更了,很普通的一双定做鞋需要二百刀以上,漂亮点的就高的离谱了,上千刀的都有。怎么办?  上网寻找中文的特定修鞋店——不是一般的修修补补的鞋店,是给特定脚修理鞋的手工作坊,结果除了台湾还有几家外,类似靠家传手工鞋匠基本找不到(可能有但没有上网宣传?)

如何医鞋?除了定做鞋,有什么付小趾需要的一点点外空? 感万能的互网,真找到了。一位美国老鞋匠建用鞋楦,一种戴铁铆头的鞋楦,专门撑大鞋子特定部位,大约20-50刀一个,左右脚可互用(见图)。我是病急乱投医,订购一个试试——真有效果!用此鞋楦撑一晚上,金属铆头在鞋的对应地方给小趾弯曲处撑出了所需要的一点空间,一月下来,脚痛再也没有折磨我了。

 

常言说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可世上难有绝对合适的鞋,脚和鞋的磨合从来就存在。虽然大致鞋子尺寸自己可以掌握,一些不合适地方虽然细微,累积起来可造成很大麻烦,所以有问题,哪怕很小也要早点处理,而且不能削足适履,要改履适足,不是吗?

本案有几个没想到:1)貌视正常脚却难适应标准鞋;2)脚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3)脚痛要医鞋4)医鞋很简单。还有,此事让我这个心无大志的人有了个小愿望:如果能重新选择医学专业,我希望做个足科医生;如果不学医,那就去开个专科级的修鞋店,尽管科学网不让打广告,俺还是想提前广而告之:欢迎需要医鞋者N年后请来光顾。哈哈!



(第一张照片来自网络,仅供欣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4301-718262.html

上一篇:不该逝去的生命——再说为医者医为先
下一篇:没有葬礼,怀念永存 (No funeral, memorial forever)

64 孙学军 罗德海 陈湘明 王芳 刘全慧 刘钢 汤济鑫 王晓明 罗帆 杨正瓴 陆俊茜 曹聪 武夷山 黄洪宇 刘洋 徐晓 李永丹 李汝资 牛文鑫 吴吉良 贾伟 虞左俊 李土荣 杨志和 高应波 赵序茅 张忆文 杨远帆 许培扬 袁海涛 廖晓琳 李宇斌 林涛 唐凌峰 吴云鹏 庄世宇 李伟钢 陈敬凯 张全成 袁君云 鲍海飞 曹裕波 董欣欣 崔全顺 俞强 何士刚 孟津 李欣海 王锟 晏祥辉 赫荣乔 陈筝 杨金波 王号 anran123 qqlisten zhuhong yiduzhe tianyuthu haoye camry uneyecat aliala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