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迎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ychan 学医的,知道很多病治不了;做科研的,发现真理很难找......

博文

​为医者医为先 --记一位美国医生的离去 精选

已有 23235 次阅读 2013-7-24 14:2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 医生, 临床, 病人


萨特娜要走了,要回到她先生的边远家乡小城。帮她做完最后一个动物手术后,我挥手向她告别,她眼里流露出不舍,我心情也有些难受。是的,她是一名很努力的研究者,即使知道自己很快要离开医学院,也不放弃完成她的科研计划。在这最后的两个月里,她全力以赴抓紧安排了每周要做的实验工作。在实验中,我看到了她认真的科学态度,体会到了她良好的协调能力,最重要的是欣赏她对做科研的一片热情。

 

然而遗憾的是,萨特娜不是一名好医生!作为一名手术科室的专科医生,她不称职,她是被医学院礼貌而坚决地请离开的,是被离去的。

 

两年前当萨特娜加入眼科成为青光眼专科医生时,前途被众人看好——毕业于莫斯科著名的医学院,在美国有完整的住院医生和专科培训,有一份漂亮的科研成绩简历。为了让这位年轻的医生很快建立她的临床人脉,眼科的各位专家将自己的病人介绍给她,包括需要做手术的病人。大家不仅对她的临床工作给予支持,在没有实验室的情况下,系里对她的科研是出钱出力,并靠挂于我们实验室以便给予具体帮助。

 

科研上,萨特娜顺利开始了她第一个课题,不过临床医疗上的问题很快来了。如果说内科医生尚需要一段时间了解其水平高低的话,手术科医生基本没有混的空间。萨特娜一进入临床就暴露了其临床经验和基本训练不足,她的手术频频出现问题,甚至很简单的手术也被她做砸了,给病人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甚至永久的视力丧失。

 

美国医生的培养一般很严格,且不说医学院入门门槛高读书时间长,毕业后住院医生训练极其严格,除了早起晚归看病人,还必须逐级通过全国医生普考以及专科考试。进入专科医生(fellow)训练阶段后,一般有资深的上级医生负责带领,考核也是多方面的。以眼科手术训练为例,必须在上级医生严格把关下完成一定数量和难度的手术,对各种术前术中术后复杂问题都有手把手的言传身教和考核。只有专科医生训练考核结束后,方可成为一名专科大夫(Junior Specialist),即能独立看病人做手术了。


萨特娜作为一位年轻的青光眼专科大夫,虽然不能要求手术零失败,但基本手术的培训考核已经完成,做白内障和青光眼手术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两年平均下来,她的白内障手术术中和术后出问题率高达20%,而正常行内规定是低于1%。青光眼手术更离谱,萨特娜出问题率高达80%,对比行内低于10%标准,这么高的失误率绝对不能接受。What’s wrong? 负责指导她的上级医生发现她理论上头头是道,书本背的亦不错,但基本手术技巧不过关,临床处理问题的经验缺乏,更要命的是她自以为知识足够了,听不进指导。可怜的是病人,因为相信大医院名医院慕名来求医,结果事与愿违,遭受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没办法,后来科主任不得不亲自出面,将她过去所看的病历逐个进行分析,告诉她哪里错了如何去改,并希望她的上级医生密切注意她的手术。临床医学训练非一日可成,特别是手术技能那能立竿见影见效果?何况有些基础没打好,改也难啊,类似错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她的高失误率不仅给病人带来痛苦,那些为她擦屁股的其他医生也深为其难。尽管暂时没有病人与她打官司,医院顾其声誉,不得不礼貌而坚决地停了萨特娜手术权,同时不再转病人给她并不准她接收新病人,这么一来,辞职离开就成了萨特娜唯一选择。

 

医院很无情吗?这个决定其实下的不容易,为了给萨特娜改进的机会,科里足足等了两年!一位资深医生花了大量时间帮她解决手术失败后的善后工作,替她分析手术出问题的原因,教她手术的窍门等等,可众人努力收效甚微,萨特娜的手术依然很烂。面对无端倒霉的病人,这位上级医生终于忍无可忍,找到系主任明确表达了应该到此为止(That's it!) ,不能再错下去了。该医生后悔地说:“我早该说No了,可看她还年轻,一旦说出来她的医生生涯就岌岌可危,我真不想做这个恶人!可当我看到同样的低级错误她一犯再犯,看到继续有病人遭受痛苦失去治疗良机,我不能沉默了。”


萨特娜就这样离开了,我替她惋惜,但更替那些信任她并将自己宝贵眼睛托付给她的病人难过。不过有一事我想不通,华大医学院名列前茅,想进眼科决非易事,既然萨特娜手术这么烂,她是怎么进来的?后来方知原来一是有位著名的教授为萨特娜写了一封极好的推荐信(此教授的信誉也因这封不实推荐信而破产了),让人误以为萨特娜医疗水平优异;二是萨特娜有不少研究文章,以国内时髦话说SCI文章数量漂亮,眼科当然希望能招到即能文又能武的人才,因此她的临床的考核没经过多方求证就顺利给offer了。


在与萨特娜一起做实验最后两个月里,我也直接问过她的临床训练经历,她很坦率告之,从中不难发现她的临床训练如蜻蜓点水般肤浅--在俄国做住院医时想方设法出国,根本没有扎扎实实的做眼科临床工作。到了美国开始不能行医只能去实验室,边做研究边考医生执照,眼科难进就频频更换大学直到有医院愿意接受她,待到她再做住院医时年龄偏大,放不下架子与刚毕业的住院医生一样学习,她的科研优势也掩盖了临床经验的不足,在一直有上级医生庇护下她侥幸考核过关,可到了必须独当一面时就无法滥竽充数了。其实,比起那些来去匆匆蜻蜓点水似做研究的临床医生,萨特娜无疑更合格做研究而不是做手术。但作为医院,萨特娜的首要任务是看好病人做好手术,为医者医为先,医生的首要职责就是治病救人,做不到这点就不配做医生,就有负于医者天职。


此事给双方都带来了教训,更为惨痛的教训是那些无辜的病人。这个发生在眼前的事让我想到了目前国内重科研轻临床,重SCI文章轻基本医疗职能训练,医学院只要博士毕业生,而博士一毕业就很快的升主治医生,其住院医生训练多为蜻蜓点水般走过场--医学是要人命的专业,如果不能将临床和科研两方面都顾好,至少,不,必须先将临床医学的基本功学好,将医生的本职工作做好。为医者,医为先!


(本文内容基于身边的事实而写,但真名隐去,请勿查询追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4301-710273.html

上一篇:池塘,野鸭,少女,抑郁症
下一篇:不该逝去的生命——再说为医者医为先

115 陈小润 李学宽 曹建军 方唯硕 虞左俊 杨正瓴 李宇斌 秦雪梅 喻海良 陆俊茜 刘旭霞 程南飞 曹聪 张焱 施玉梅 李伟钢 孟津 李毅伟 孙平 杨海涛 徐明昆 刘玉仙 庄世宇 李超勇 李世春 庞永奇 陈湘明 陈沐 林青 张弛 傅琳琛 刘蓉晖 林涛 关法春 徐晓 黄永灿 王国强 杨远帆 梁洪泽 罗德海 苏红 汪晓军 褚昭明 肖重发 吉宗祥 武夷山 张成岗 吴云鹏 陈学雷 周长华 杨宁 任胜利 陈珍珠 王敏 吴明火 廖晓琳 王锋 田云川 王善勇 李天成 王育华 曾泳春 王桂颖 翟自洋 吴江文 彭思龙 麻庭光 李治 李土荣 唐凌峰 张忠国 杨月琴 黄齐林 丛远新 黄育和 卢湘岳 王守业 徐迎晓 夏伟梁 姚晓 耿小昭 陈润哲 胡孙铃 张亮生 吴怡 陈智文 谢强 文克玲 赵凤光 余昕 何宏 刘波 崔建国 聂广 王府民 罗帆 杨金波 王号 qqlisten cloud020 anran123 techne lily201307 Kaji leafmedicine monodrama biofans yiduzhe yinxiaotang yunmu rosejump Fanear liuzhan001st kokococo changt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